新用户0184Yvoz / 待分类 / 被骂“女拳头子”的她,今天被写进了《中...

分享

   

被骂“女拳头子”的她,今天被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简史》

2021-10-21  新用户018...
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的第一百四十一个老长安

今天不聊感情了,聊聊一个伟大的女性

之前也说过,我这里不仅是“谈情说爱”的,也会聚焦更多、更深的女性话题

也希望大家能从中汲取力量,得到更好的成长


— 听首歌,搭配今天的文 —

说一个好消息。

今天,有网友发现,张桂梅校长被写进了最新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简史》

忽然觉得很感动。

关于张桂梅校长的事,以前我专门写过一篇文,没看过的点这里:《看到几个明星一夜间全被“封杀”,我却想到了她》

简单说,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伟大女性。

她几乎以一己之力奔走呼号,创办了全国第一所免费的女子高级中学——云南丽江华坪女高。

2008年建校,截止到2020年,她把超过1800名女孩子送出了大山,接受高等教育。

也帮助、激励着无数女性,通过读书、工作去改变自身的命运,找到真正可靠的自我归属。

她已经64岁了,身患大大小小十余种疾病,双手贴满膏药,今年6月份绶颁“七一勋章”,需要他人搀扶着,才能走进会堂。

但她还是坚持站在教育的第一线,为华坪大山里一代又一代的女孩子们奉献自己的一切。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青史留名的奇女子,在某些男人口中,却成了“女拳头子”……

46年前,生在黑龙江的张桂梅,离开东北远赴云南支边,成为了林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

支边14年后,她辗转考进了丽江教育学院中文系深造,也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她的爱人。

但婚后没几年,丈夫不幸患癌离世,原本在大理任教的张桂梅,申请调职,孤身一人去到了位于大山深处的华坪县。

本来她是想在这里继续执教,同时慢慢抚慰自身的伤痛,却发现这里的孩子们,尤其是女孩子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名老师

华坪山区,长期以来都存在着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潮和教育缺失,女孩子往往13、14岁就要被逼着嫁人。

其实远不止华坪这个地方,所有重男轻女思想盛行的地区,女孩子被迫辍学都是不少见的事情,哪怕是现在。

结婚、生孩子、被丈夫家暴、生更多孩子、一辈子走不出大山,是她们唯一的命运。

就算不被卖了换彩礼,也要放弃学业回家种地,或者早早出去打工,赚了钱寄回家,供哥哥弟弟们读书。

知乎有一位答主,男友出身自云南一个贫困县,两个人聊起张桂梅的时候,她男朋友也说,山区的女孩子真的很惨,他同学16岁就嫁人了。

于是张桂梅想帮这些女孩子们建一所学校,一所能让她们接受更好的教育、摆脱生育机器这份宿命的学校。

她坚信,“女孩子受教育,可以改变三代人”。

为了这所学校,她四处奔走筹集资金,求着别人帮忙,“一块两块都可以”

最后到了2007年,一位记者报道了她的故事,才给她的梦想带来转机,政府两次拨款,帮助她成功地在2008年建立起了华坪女高。

这所学校的成就,上面已经说了,就不再提了。

建校以来,它只招收家境贫困的女孩子,坚持全免费,遇到就算免费也不想让女儿接着上学的家庭,张桂梅一个个上门劝说,直到女孩的家里人同意。

十几年时间里,她走过十多万公里的家访路,捐出了自己几乎全部的收入和奖金,就为了让学校可以办下去。

哪怕已经64岁高龄,她依然坚持这么多年来她的习惯。

每天早晨5点15分,到教学楼为学生们开灯。

高考当天,亲自护送高三考生们赶赴考场,风雨无阻。

就像她说的,这一切,真的是她和学校的老师们“用命换来的”。

所以她授颁“七一勋章”、被写进共和国的历史,大部分人都觉得很感动,“她值得”。

只是在有些人那里,她成了“自私自利”的代表。

今年上半年,一个名为“李新野”的男人,突然在知乎上相关讨论下攻击张桂梅。

他自称清华大学高材生、长期旅居美国、“月薪百万”。

在他的回答里,直截了当地称呼张桂梅为“思想极端的女拳头子”

说张桂梅自己没生活小孩,“断子绝孙”,所以反婚反育。

说张桂梅把女孩子们送出大山,是对大山和大山里男孩子们的歧视,是一种罪过。

他也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男人,在部分男人口中,张桂梅俨然是个“剥夺了农村男人找对象机会”的老巫婆。

“女人走出大山就成了城里男人的性资源,那农村的男人怎么办?”

“女娃都走了,男娃还有动力奋斗吗?”

还有人认定,张桂梅的学校只招收女生,就是对男生的不公平。

我心想明明还有那么多学校,怎么,男生不上女校就读不了书了??

后来想想,他们嘴上说的是公平、大义,内心其实无非就是害怕,女孩子读书多了、眼界宽了,就不好控制罢了。

李新野曾经在知乎另一个回答里公然声称,“下崽比读书重要”。

也有不少和他一样龌龊的男性,不断宣传,“女孩子不需要多读书,早点儿嫁人才是正经事”。

“女孩子进大学就是跟男人抢资源,学出来也没什么用,反正最后都是结婚生孩子。”

这些人当然害怕张桂梅了,没有张桂梅,山区里的女孩子就永远可以是“山区男人的性资源”。

这些人当然害怕大家宣传张桂梅了,没有张桂梅,女性的整体觉醒就会更慢,他们就永远可以享受性别上的红利。

所以他们频繁出击,要把张桂梅和“女性应该多读书多关注自己”的思想压下去,让男人永远可以轻轻松松娶到老婆,让女人永远抬不起头。

看着这些人四处蹦跶,我反而更觉得,张桂梅校长做的事,是真正正确的。

她改变的不只是华坪山区里女孩子的命运,而是全体女性的命运,是所有认为自己不重要、结婚生子才重要的女性,共同的命运。

女性学历高一点、知识多一点,就能在自身发展上多一些选择和底气。

多一个女性看到自我的重要性,就多一份改善这个世界的力量。

这么简单的道理,有些人不是不懂。

他们是不想让女人懂。

女性主义学者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中提到过,大层面上来说,男性对结婚的需求和欲望是远大于女性的。

为什么?因为男性通过婚姻,可以天然实现自身的“权力欲望”。

不管他在男人的同性竞争里处于多么弱势的地位,只要有一个比他地位还低的老婆,他就可以扬眉吐气,挽回自己的自尊心。

所以长期以来,男性总是强调,女人不如男人聪明、不如男人理智,女人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同等的待遇,待在家里带孩子就是最好的出路。

所以很多男性恐惧于女性通过读书、工作掌握话语权,让他们失去在家庭中的主导地位。

从古到今,他们屡试不爽的一个手段,就是把争取地位的女性统统划为“女拳”,甚至“丑女才打拳,争女权都是老丑妇女干的事儿”

所幸一直以来,都有张桂梅校长这样的“老丑妇女”,为了女性能多向上走一走,付出了全部的努力。

19世纪的英国,为了争取平等的受教育权,女性强行冲进大学要求旁听。

20世纪初,为了争取妇女的选举权,以潘克赫斯特为首的“激进女性”们公开抗争,罢工、绝食,甚至以生命为代价,换取发声的空间。

女性地位有今时今日的发展,是这些伟大女性用自己的身体摸石头过河,硬生生趟出来的一条道路。

这才是张桂梅校长可歌可泣的地方,她也许没想那么远、也许没考虑那么多,但她和这些女性先驱们一样,为当代女性、以及未来的女性,奋战出了更光芒的人生。

“妇者,服也。

“男人发号令,女人听命令。”

这些中外男性发明的“口号”,离我们现在的时代其实并不远,有了张桂梅这些女性,才有了改变的可能。

至于那些想梦回大清的,该哪儿的滚回哪儿去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