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宝玉的两段偷试云雨情,极其隐秘,脂砚...

分享

   

贾宝玉的两段偷试云雨情,极其隐秘,脂砚斋称之为“怡红细事”

2021-10-22  君笺雅侃...

《红楼梦》是世情小说,以贾宝玉和王熙凤其实是贾琏的两条线,描写了贾府的败亡,其中不可避免地谈到风月。

贾琏那边大开大合,很多羞于笔端的描写,曹雪芹也很克制。

贾宝玉适逢青春期,不免儿女蒹葭之情。从梦游太虚幻境到初试云雨情,曹雪芹用细腻的笔触,写出青春期的荷尔蒙气息,行文意境非常美。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后,知晓了男女之事。醒来后拉着袭人要领略警幻所训之事。

这里要注意个前提,光是贾宝玉是不能成事的,如果袭人无心,换成晴雯绝不可能有什么“初试云雨情”。

所以,看袭人的表现最是精彩,且意味深长。

(第六回)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

贾宝玉“遂强袭人同领”,在于袭人的表现让他情不自禁。

贾宝玉醒来后出了丑,袭人替他换衣服时问明情况。丫头要随时掌握主子身体情况,避免出现问题不知道。这件事袭人背后一定要向王夫人汇报,只是贾宝玉不能知道罢了。

贾宝玉嘴里说着“一言难尽”,却也原原本本和盘托出,是对袭人的信任和依赖。

此时袭人的表现很关键。按说丫头虽然与主子不以男女分,到底也是女儿,应该羞得转身离开。过了尴尬期就从容了,更不会有什么初试云雨情。

可袭人的表现耐人寻味。她不但不跑,还“羞地掩面伏身而笑”,注意这八个字,将一个少女羞怯之态完全刻画出来。不但外在,还包括内心。

袭人虽羞却不走,还“掩面”,遮住脸不看是少女常有的动作,问题是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子,掩面代表一种默许。

袭人不光“掩面”,还“伏身而笑”。“伏”和“俯”差别可大了。“伏”指趴向某个目标。比方伏在床上,伏在桌上,伏在墙上,或者伏在贾宝玉身上……

贾宝玉见她如此,岂有不“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

曹雪芹三言两语刻画出贾宝玉情窦初开,袭人欲拒还迎,欲说还休的神态。将一对青春期的小儿女的情感迸发都述于笔端,且点明袭人的小心思,实在是高明。

无独有偶,还有更含蓄的故事。

袭人自从与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后地位直线攀升。但纸里包不住火,终究其他几个丫头都知道了。晴雯无心也不在意,只当是笑话。但有心人则不一样,比方麝月,她与贾宝玉发生的一件事更有意思。

(第二十回)麝月道:“你既在这里,越发不用去了,咱们两个说话顽笑岂不好?”宝玉笑道:“咱两个做什么呢?怪没意思的,也罢了,早上你说头痒,这会子没什么事,我替你篦头罢。”麝月听了便道:“就是这样。”说着,将文具镜匣搬来,卸去钗钏,打开头发,宝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

麝月被贾宝玉说成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就是指她对袭人的仿效。不但性格、行事做派,包括伺机与贾宝玉“偷试”。

袭人生病,别人都出去玩,只有麝月留守,就等来与贾宝玉独处的机会。她说“越发不用去了,咱们两个说话玩笑岂不好”,我不去你也不去,制造二人独处机会。

随后贾宝玉提议给她“篦头”,正中麝月下怀。

古代女儿梳头有大寓意。女儿十五岁及笄之年代表成年。如果定亲了,就要梳头配簪子。没定亲要等到二十岁。

女儿出嫁前,要由家中儿女多的长辈替她梳头、开脸,预示即将成亲做妇人。母亲或者族中老人,也会教授夫妻之道,周公之礼。

而“梳拢”更是古代青楼女儿第一次接客的代名词。不解释。

麝月与贾宝玉孤男寡女梳头,代表二人平时有暧昧,所以晴雯闯进来撞见后,马上讥讽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

脂砚斋【庚辰侧批:虽谑语,亦少露怡红细事。】意思就是梳头是表象,实际暗示麝月与贾宝玉背后也有“偷试云雨情”发生。

“怡红细事”就是贾宝玉日常隐私,曹雪芹写得委婉。既是对少年男女的隐私保护,也是对女儿的尊重。读来不觉声色只是美好。真乃妙笔生花。

文|君笺雅侃红楼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