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母派琥珀去安慰平儿,有好几层深意,王...

分享

   

贾母派琥珀去安慰平儿,有好几层深意,王熙凤不明白才酿成悲剧

2021-10-22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81:含屈受辱,平儿理妆怡红院,喜出望外,宝玉如愿心意足

话说贾母号召全家筹钱给王熙凤过生日。不在钱多钱少,而是这份荣耀是对王熙凤最大的支持和宠幸,成了她的高光时刻。

可惜乐极生悲。王熙凤最开心的时候,却被丈夫贾琏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贾琏“醉后”将奴才鲍二家的唤进家中鬼混,被凤姐和平儿堵了个正着,捉奸在床。

王熙凤固然气得一场大闹,最终贾母做好做歹平复下去。可老太太一句话却将此事定性为无所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哪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

贾母的话很严重,那时候的媳妇被长辈批评“吃醋”,是最重的话。贾琏在高光时刻打了她狠狠一耳光,很难说不是故意为之。他的行为就很反常。

第一,没必要将鲍二家的叫进家里。

第二,派两个小丫头看门,并不靠谱。

第三,他与鲍二家的苟且后,还有心情聊天“拖延时间”。

第四,被捉后一反怕老婆模样,舞刀动剑要杀王熙凤将事情闹大。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贾母说“吃醋”,是隐晦表达对王熙凤妒忌不满。

贾琏此举等于将夫妻关系上升到家族问题,并为后文偷娶尤二姐,休妻王熙凤埋下重要伏笔。不提。

王熙凤和贾琏床头打架床尾和,却苦了通房丫头平儿。平儿因为鲍二家的一句“凤姐死了,把平儿扶正”的话,被王熙凤连着打了好几次,她气得去打鲍二家的又被贾琏打,夹在中间成了出气筒,实在可怜。

王熙凤这边受了气,有贾母、王夫人等安慰,平儿挨打又受气却被李纨等拉进大观园。

贾母开始听了王熙凤的话,误以为平儿“狐媚魇道”,尤氏说明是两口子打架,拿平儿“煞性子”,贾母才知道她更委屈。“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象那 媚魇道的。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因叫琥珀来:“你出去告诉平儿,就说我的话:我知道他受了委屈,明儿我叫凤姐儿替他赔不是。今儿是他主子的好日子,不许他胡闹。”

贾母这时抬举平儿,既是给王熙凤面子,也是给王熙凤指明一条路。

王熙凤守着平儿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丫头,却让贾琏在外头脏的臭的胡搞,就是本末倒置。

既然平儿已经是贾琏的通房丫头,就要给她信任和权力,与王熙凤一起拴住贾琏。

王熙凤妒忌要有一个度,不能影响贾琏纳妾生子。贾琏是荣国府嫡长孙,年近三十还没有儿子,王熙凤又几年生不出来,何妨放权给平儿试试。

平儿从小就跟着王熙凤,主奴一心不二,王熙凤却放着不用白便宜别人,根本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贾母在忙乱中派琥珀去安慰平儿。既表达出对王熙凤妒忌的不满意,也是对王熙凤维护,更是给王熙凤支招。

奈何王熙凤一叶障目,被妒忌蒙蔽了心,太自私任性,并不听从贾母的委婉提醒。最终一错再错结局悲惨。

平儿这边哭得委屈,还是薛宝钗替她分辨一二,到底琥珀进来转述了贾母的话,才让平儿脸上有了光辉。可心中委屈也不去前边伺候,被贾宝玉拉去了怡红院。

袭人接了平儿,两人是闺蜜,也不过还是劝她那几句话,平儿也将委屈说出来。不敢怨怼王熙凤,只说鲍二家的不该“拿她凑趣”,又说贾琏不辨是非倒打她……说着又哭了。

平儿难,难在她是王熙凤的工具。凤姐虽然待她好,却只将她做丫头,并不真心将她给贾琏做妾。尤其王夫人曾经利用周姨娘的成功,让王熙凤将平儿利用到极致。她不生儿子,不会允许平儿与贾琏在一起。

可惜王熙凤没有王夫人命好,生不出儿子,她还连最亲近的平儿都信不过,固然是平儿的悲剧,也是王熙凤在自毁前程。

贾宝玉平日与平儿常见,到底是“叔嫂”,不能够像其他女儿那样言笑无忌,就像香菱一样不得尽心尽力。偏生平儿与香菱还都是极优秀的女儿,又都得不到“丈夫”珍惜。常让贾宝玉引为憾事。

如今平儿在自己房中垂泣,宝玉更生不忍之心,就说要替贾琏道歉。自己既然是弟弟,替兄长道歉也是一片心。

这就是贾宝玉与其他男子的不同。他对女儿极为包容,认为千错万错女儿无错,总是男子的错。固然是优秀的品质,却也不免以偏概全。有些事的对错并不如此绝对。

贾宝玉难得见平儿在面前,可以有尽心的机会,自然要全面调动起来。于是平儿真正体会了一把女儿可以被男子这样的宠爱。

(第四十四回)宝玉又道:“可惜这新衣裳也沾了,这里有你花妹妹的衣裳,何不换了下来,拿些烧酒喷了熨一熨。把头也另梳一梳,洗洗脸。”一面说,一面便吩咐了小丫头子们舀洗脸水,烧熨斗来。

平儿的衣服乱了,穿着不雅,正好借了袭人的衣服换了。这里叫人拿熨斗熨平了再穿,避免在主人跟前不得体。平儿哭了几场,早都花了妆,也需要重新洗脸上个妆……

这些袭人也能想到,但贾宝玉却先都想到了。平儿今见他这般,心中也暗暗的敁敠:果然话不虚传,色色想的周到。

(第四十四回)宝玉一旁笑劝道:“姐姐还该擦上些脂粉,不然倒象是和凤姐姐赌气了似的。况且又是他的好日子,而且老太太又打发了人来安慰你。”平儿听了有理,便去找粉,只不见粉。

都说贾宝玉不明理,看他在平儿面前尽心,样样都是道理,让人不能拒绝。替平儿考虑的色色周全,又能兼顾其他人,哪里“不中用了”。

随后曹雪芹笔锋一转,写起了大观园女儿的“化妆品”。

(第四十四回)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拈了一根递与平儿。又笑向他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肌肤,不似别的粉青重涩滞。然后看见胭脂也不是成张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面盛着一盒,如 倒 膏子一样。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

怡红院用的化妆品,只说那“粉”是用紫茉莉花种,研碎了配制,比之市面上的铅粉强了太多。敷在脸上“轻白红香,四样俱美”。

早年间女士的化妆品仍旧少不得这等“散粉”,又叫“颜粉”,多是茉莉粉一类,比之贾宝玉手工制作的不可同日而语。

而他们用的胭脂,也不是常见的那种“成张”的放在嘴里一抿既成。而是一盒如唇膏一般。每次使用只要一点,化开了涂在唇上,其余就做了腮红,“鲜艳异常,甜香满颊。”

贾宝玉房中的粉是手工制作,独立包装,一盒十根,一次用一根的玉簪花棒形状的紫茉莉花粉,胭脂也是自己掏澄制成,十足的高级。

第九回贾宝玉上学,还不忘叮嘱等他回来再做胭脂。而第十九回他脖子上带着一块胭脂去找林黛玉,还被数落了一顿。

不提贾宝玉如何制作化妆品,只说贾宝玉的精致生活和对美的追求,出于天然,高于天然,至美!真是洗个脸都与别人不一样!

(第四十四回)宝玉又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与他簪在鬓上。

洗了脸、梳个头、换了衣服、化了妆,贾宝玉又不忘给平儿戴上一顿并蒂秋蕙,更是花增人色,人比花娇。

要注意这棵“并蒂蕙”有夫妻之意。极可能影射平儿日后心想事成与贾琏成就一对贫贱夫妻。

贾宝玉这边用“竹剪刀”撷了花,也是讲究。竹剪刀剪下来,花朵更能保鲜和持久。真是处处有学问。

平儿这边刚打扮好,李纨那边叫人唤她去了。这里贾宝玉躺在床上,由于对平儿尽了心,一扫早上祭奠金钏儿的郁闷,反而怡然自得起来。又想起平儿无父无母夹在琏凤之间的薄命,竟然比林黛玉还苦,又伤感起来。

不提贾宝玉如何,只说李纨叫去平儿什么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