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喵画生活 / 待分类 / 国画 | 水墨青天,白雪人家

分享

   

国画 | 水墨青天,白雪人家

2021-10-22  红喵画生活

我经常赞叹文人笔下的烟雨江南,也分享过关于江南的许多作品,可以说,我这个大西北阳关外的人,比江南之人更热爱江南,毕竟从小我就读着那些描写江南好风景的诗句长大,怎么能不向往江南?“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看沙鸥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爱杀江南!

但是我今天要分享的,却不是关于烟雨江南的水墨画,而是雪后江南的至美风景。江南是少雪之地,但偶然下一次雪就会很大,四季常青的地方忽然落下大雪,那美景自然与北方的大不相同。我还在南方读大学的时候,每年冬天都会下一次大雪,绿树红花都顶着白帽,漂亮极了!

我曾经给小伙伴们分享过几次钢笔画的雪景,在钢笔画里,压在树枝上屋顶上和道路上的白雪是通过适当的留白表现出来的,在水墨画里其实也是通过留白来实现的。不过我还知道有一种用白颜料上色的方法去表现白雪。

江南的白雪难得,来的猛烈,去的又快,落在屋顶的尚且能留两天,落在水里的很快就化了,所以这些作品里,虽然屋顶上都有白雪,但是小河里还在行船,这与北方的雪后绝不一样。我这里但凡是条河,大冬天的零下二三十度,早就冬的死死的可以在河面滑冰了,那还能行船。

所以,这么可爱的江南,我怎么会不喜欢不向往呢?“家住江南,又过了、清明寒食。花径里、一番风雨,一番狼籍。红粉暗随流水去,园林渐觉清阴密。算年年、落尽刺桐花,寒无力。庭院静,空相忆。无说处,闲愁极。怕流莺乳燕,得知消息。尺素如今何处也,彩云依旧无踪迹。谩教人、羞去上层楼,平芜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