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胎瓷艺术家 / 未存 / 林风眠先生与诸家谈艺

分享

   

林风眠先生与诸家谈艺

2021-10-22  绞胎瓷艺...

摘自翁祖亮

《杰出的探索者林风眠》

2020-08-28

文章图片1

林凤眠像

林风眠,原名林凤鸣,广东梅县人。解放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常务理事。是享誉世界的绘画大师,是“中西融合”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1926年受中华民国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之邀出任中华民国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1927年林风眠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西子湖畔创办中国第一个艺术高等学府暨中国美术最高学府——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任校长。后来隐居于上海淡泊名利,于70年代定居香港,1979年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取得极大成功。

与诸家谈艺

与苏天赐谈艺

他多次谈到水墨中用色之难。他认为传统的水墨画只有淡彩,“强烈的色彩是加不进去的,齐白石成功地使用了大红”。
先生曾说:“艺术是智慧的事情。”
记得50年代初年,先生曾画过两幅100号左右的大幅油画。一幅是一个织布的农村妇女,另一幅是描写提着花灯欢庆新中国成立盛典的群众。表现手法虽然也是以线为主,但是这些线都约束在厚实的形体之中。我曾问过先生:“这是否是一种迁就?”先生说:“不,这对我很有好处。回过头来再从生活和自然中多要点东西,只会使我更为充实。”

摘自苏天赐《回首仰望高峰》

文章图片2

渔舟 66x68cm

与裘沙谈艺

林先生送我出门,指着满院生机蓬勃的瓜果花草对我说:“我很喜欢劳动,每天都要在院子里锄锄草,浇浇水,种点东西。无论鸡冠花还是苞米,我都喜欢种一点,它们都是我作画的模特儿,有的画完了还可以吃,自己种的东西吃起来特别香。”

摘自裘沙《深沉的大海》

文章图片3

鸢尾花 67x67cm

与朱怀新谈艺

林先生指着墙上挂着的两幅严肃、极为细致的古典的宗教画,告诉我:“这是杭州艺专赵无极同学早期临摹的油画,赵现在是画抽象画,但基本功学习时,是非常认真严肃的。”当林先生知道我与俞云阶在抗战期间,考入前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学习,师承徐悲鸿、吕斯百先生,而毕业后俞云阶却工作于国立艺专(即前国立杭州艺专)时,他认为:“能多去几个艺术环境是好事,多看些不同画派,不同画风的画,善于吸收他人之长,不狭隘、偏见,艺术才能有高境界。”……忽然林先生像发言小结似的说:“一个艺术家的一生,像茧儿吐丝、结茧,然后自己咬破茧丝,美丽的彩蝶才能出茧自由地飞翔。”
……围着观看学习的人中有人提出:“林先生,怎的您在画过的地方,反复覆盖修改,画上却一点不污?反而更好看!”林先生听清意思后,肯定地说:“不会污。画画是个人感受,反映个人的思想感情,感到画面需要修改时,有目的地改,大胆地一笔笔画(改)下去,就是为了使画面有更丰富、更生动的效果啊!”

摘自朱怀新《平畴交远风》

文章图片4

帆影 51x52cm

与朱膺谈艺“画要讲味道呢!”是林师生前常说的一句口头语。
60年代初戏曲人物也成了他喜爱的题材,人物造型更夸张,线、色也都更泼辣大胆,挥写自由。北京举办其个展,褒贬不一。有人说什么“中不中,西不西,像花纸头”。也有人著文批评它“是穿祖母的衣衫”。他都一笑置之。他跟我说:“要创新就会挨骂,我就是被骂出来的。”“要说穿祖母的衣衫,那么油画中彩色照片加笔触,技法上明厚暗薄形成一统的程式,又是谁的旧衣衫呢?”他反而作画更勤。
当时美术馆安排模特儿写生练习。林师总是带着铅笔、小本子,兴冲冲地用线勾画轮廓,把柔美的曲线画得极有味道,但又不作深入刻画。他说:“人体动态,把自己的感受,作最生动的表达,作为创作素材已足够,可以不及其余。”
他发现我为油画民族化十分苦闷时,便要我向民族遗产作多方面的吸取。他指着墙上挂着的民间灶神画和民间木雕说:“这些不是都很有味道吗?”还要我常去博物馆观察古代陶瓷和其他器皿上的纹刻。

摘自朱膺《“艺术要讲味道呢!”》

文章图片5

风景 48x67cm

与翁祖亮、陈积厚谈艺

林先生常说,他的画有些是改好的。改画的过程可能经临意外的经验,有利于发现新的表现方法的因素。
他常说:“没有像一把火在燃烧的激情,是画不好的。”
我们曾向他提问过对一些国外画家的看法,当谈起法国画家卢奥时,他说过:“卢奥的东西很厚重。”
林先生对我们说过:“画画的英文是叫 painting,字根的含义是刷。”
摘自翁祖亮、陈积厚《林风眠与卢奥》

文章图片6

千帆图 37x40cm

50年代,林先生曾看过一次周昌谷的画,指出他还是画得太准。他的意思是太追求外形的准,从而削弱了对形式结构和艺术语言的独特追求。林先生讲过:“画画不能不要模特儿,但模特儿又是一种参考。”
摘自翁祖亮《林画探魂——画出“自己想画的东西”》

你如骗艺术,艺术也会骗你的!没有自己的感情,在清规戒律里面打圈子,即使有技术,连事物的外形也不会描写得有生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