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母话里有话,贾琏听后心里有底,王熙凤...

分享

   

贾母话里有话,贾琏听后心里有底,王熙凤没听懂,丢了儿子又丧命

2021-10-23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82:夫妻失和,贾母训斥贾琏,重归于好,凤姐安慰平儿

王熙凤和贾琏因为鲍二家的一场大闹,苦了平儿左右不是,反被两边责打。李纨将她拉去大观园,又被贾宝玉请去了怡红院。

贾宝玉平时限于身份不好在平儿面前尽心,难得有今日,让平儿领略了一番女儿应有的呵护和关爱。

这里平儿梳洗好后,李纨那边又派人来叫。贾宝玉躺在床上先是怡然自得,后又替平儿不值得。觉得平儿无父无母,夹在凤姐之威,贾琏之俗中间难得周全,比林黛玉还薄命。

这里要注意贾宝玉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一直认为林黛玉过得不是那么的差,起码强于平儿。却不想主奴有别没有可比性。林黛玉虽然不像平儿一样遭逢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可“一年三百六十日,东刀霜剑严相逼”的煎熬,只比平儿更难过。

林黛玉若真是样知足,哪里会夜夜煎心不如意,数着时辰到天明。又哪里会为了宝黛爱情磋磨的憔悴人独憔悴。

所以,贾宝玉不理解林黛玉,也就提供不了黛玉最需要的帮助。从始至终林黛玉都比贾宝玉更加的煎熬,就在于有心和无心。不提。

这边一夜过去,贾琏独自在家也是无趣。邢夫人第二天就过来将贾琏叫到贾母跟前。这是她做“母亲”的责任。

邢夫人虽然只是继母,却也有义务操心儿女的事。贾琏犯错闹得那么大,邢夫人必须在贾母跟前表现出母亲的担当,不能放任不管。也要表现出儿媳妇的责任,以身作则。

贾琏去到祖母跟前跪下认错。贾母的表现特别耐人寻味。

(第四十四回)贾母啐道:“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凤丫头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昨儿唬得可怜。要不是我,你要伤了他的命,这会子怎么样?”贾琏一肚子的委屈,不敢分辩,只认不是。

贾母嘴里骂着嫡长孙“下流东西”,实际却并没有骂贾琏不应该与坏女人厮混。

她骂贾琏有两点:第一,喝醉酒没有“安分守己挺尸(睡觉)”,第二,胡乱“打老婆”。

贾母就像她与王熙凤说得那样,认为贾琏偷情不是错,错在不应该为此欺负媳妇。

这句话反过来还有另一层意思,贾母认为王熙凤悍妒,不让贾琏纳妾生子是错的!

贾母说王熙凤那么要强,却“唬得可怜”,同样一语双关。王熙凤本质是不怕的,但男人就要立得住才让女人敬服。贾琏昨日固然不可取,但对强势王熙凤就要表现更强势。贾母话里有话,对贾琏的“刚性”是赞同的。

回过头贾母又说真要“伤了她的命”,今天就该后悔了。王熙凤作为妻子是好人选。没道理将错就错闹得家破人亡。这也是提醒贾琏适可而止。夫妻有矛盾可以解决,而不是打打杀杀。

贾母的睿智是生活的积淀。夫妻矛盾终究要互相退让一二。她对贾琏在王熙凤生日这天领鲍二家的回家是有怀疑的,才提醒贾琏适可而止。也是为和不为分。

(第四十四回)贾母又道:“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若你眼睛里有我,你起来,我饶了你,乖乖的替你媳妇赔个不是,拉了他家去,我就喜欢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敢受你的跪。”

贾母说王熙凤时带着平儿,既是给贾琏听,也是给王熙凤听。

王熙凤用平儿做幌子让贾琏看得碰不得,谁不知道?贾母这里抬举平儿,也是告诉贾琏,想办法抓住平儿,她会给撑腰。

同时也是提醒王熙凤,想要贾琏不偷鸡摸狗,就要利用好平儿,双管齐下拴住贾琏。

贾母话里有话,两边提醒,实在是“操碎了心”。尤其她指责贾琏不应该“脏的臭的都拉了屋里去”。脏的指多姑娘,臭的指鲍二家的。

贾母的意思很明确,贾琏就算要找女人,也不应该“饥不择食”,要有大家公子的品味。

注意贾母这句话,等于是给贾琏吃了定心丸。后面偷娶尤二姐,就因为贾母没有苛责他出轨,反而说了“品味”。那找个好人家的,岂非代表贾母就会接纳支持他?只看贾母反应就明白。

贾母虽然对贾琏私生活没那么清楚,却不是一无所知。她这么说就表明她始终有关注嫡长孙的生活。

同样,贾母对王熙凤的行为也清楚,这就是王熙凤的危机而不自知。

凤姐悍妒成性影响贾琏子嗣,贾母此时能容忍,终究有容忍不了的时候。毕竟贾琏才是她的孙子。

最后,贾母说“我饶了你”实在是笑死人。老太太从头到尾就没对贾琏疾言厉色过,谈何“饶了”?

她不过就是在打马虎眼,在和稀泥的表相下面,隐藏着对贾琏的提醒和对王熙凤的劝谏。

贾母仍旧是希望孙子和孙子媳妇能够一双俩好。但世事难料,贾母的心王熙凤终究辜负了。所以要严重注意贾母最后说的这句话。

(第四十四回)贾母笑道:“胡说!我知道他最有礼的,再不会冲撞人。他日后得罪了你,我自然也作主,叫你降伏就是了。”

王熙凤是最有“礼”的,可妒忌又是最无“礼”的。贾母这“有礼”还是在提醒王熙凤“女德”。并且最后撂了狠话,如果王熙凤日后得罪了贾琏,贾母就要做主让贾琏降伏。

听话听音,贾琏犯错不过就是道个歉,王熙凤犯错就要被“降伏”,贾母进一步暗示贾琏,只要占住礼,她就支持!王熙凤没听明白贾母的意思,才会将尤二姐接近荣国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并最终酿成悲剧。她被休,一定是贾母做主了!

贾母的意思表达完了,贾琏当然不会不同意。他闹起来的目的,就是要让贾母等长辈关注到他的婚姻问题和家庭情况。如今老太太表白了,全家也注意了,就要看王熙凤如何做了。他该做的都做了,认个错有什么?

所以,贾琏干脆痛快地向王熙凤和平儿诚恳认错。于是一家三口也就重归于好。

不过,王熙凤这边却并不知足,回去后又质问贾琏:“我怎么象个阎王,又象夜叉?那淫妇咒我死,你也帮着咒我。千日不好,也有一日好。可怜我熬得连个淫妇也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来过这日子?”

她始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是最可怕的。试问她要是贤妻,哪里会有如今这份难堪?

或许有人觉得王熙凤追求婚姻纯粹也不错。但在那个时代,贾家那个家庭,贾琏又是嫡长孙,年近三十无子,王熙凤的所作所为就是千错万错,足以要命了。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要非常注意。王熙凤闹了两天,“也不盛妆,哭得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

根据后文,王熙凤此时应该已经怀孕。肚子里还是个男胎。如果她能够宽心保养,把孩子生下来,她的问题将迎刃而解。奈何王熙凤太要强,凡事都要趁她的心,却终究不能称心如意。

她此时“黄黄脸儿”,固然有怀孕的因素,何尝不也是病态体现。而且她有身孕还那样闹腾,气大伤身,劳累伤体,日后流产可不就是自作自受?

不管如何,王熙凤这不顺心的生日终究过完了。整个篇幅其实中心点就一个:王熙凤妒忌。此时算是重要伏笔,随后她身上发生的一系列故事,都将围绕王熙凤的妒忌展开,我们将眼看着王熙凤一步步众叛亲离,最终惨淡收场。

这边闹剧结束了,一切回归正常,王熙凤就迎来了李纨带着姐妹们来找她闹,那么,究竟又发生什么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