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乎 / 待分类 / 唐末五代宦官张承业为何能名留青史?

分享

   

唐末五代宦官张承业为何能名留青史?

2021-10-23  写乎

作者:许云辉

唐末五代,宦官监军张承业主管的泉府(储备钱财的府库)内丝竹悦耳,酒令声忽高忽低。晋王李存勖“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专程到此宴请张承业。

李存勖趁着酒兴,令儿子“为承业起舞”。

张承业早已识破李存勖用意,把自己的玉带和宝马送给李存勖之子。李存勖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指着一堆钱狮子大开口:“宝马有啥用!我儿子没钱用了,您就把这堆钱赏给他吧!”

张承业微笑回答:“令郎为我歌舞,我以自己的俸禄回报,两不相欠!府库中的钱财,是大王您为支援三军所用之物,我岂敢将公物当私礼送人?”

李存勖当场撒酒疯,训斥张承业不识好歹。张承业毫无惧色:“臣是个没有子孙后代的宦官,所作一切只为大王成就恢复唐室大业。您要取钱赏赐别人,臣没意见!只是,如果将来财尽兵散,您就一事无成了!”

李存勖恼羞成怒,拔剑要斩张承业。张承业拽住他的衣袖泪流满面:“我承蒙先王看重,曾对先王发誓,一为本朝诛叛臣,二替王府管财物。您要杀我,我自问'死亦无愧于先王,今日请死!’”

李存勖的心腹拉开张承业,喝令他退下。张承业把满腔怒火发泄到他身上:“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先依附叛贼朱温,归附晋王后不曾进一句忠言,现在居然敢阿谀奉承!”他出其不意一记猛拳,将对方击倒在地。

曹夫人得知儿子借酒闹事,立即派人将其召回。李存勖酒被吓醒大半,磕头向张承业谢罪:“七哥,刚才酒后失德得罪了您,太后必定怪罪我。请七哥也喝上两杯,就当是咱们哥俩酒后失言,替我分担一下责任,可以吗?”

他一口气满饮四大杯,张承业却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滴酒不沾。曹夫人召回李存勖后,派人告诉张承业:“小儿胆敢忤逆先生,我已将其用竹鞭痛打一顿。请先生先回府第。”

次日,曹夫人带李存勖一起到张承业府上拜访,“慰劳之。”

张承业仅是唐王室派往河东的宦官监军,他为何敢如此托大?

(一)托孤重臣

张承业自幼净身入宫,长大后因通晓军事,得以出外主持地方军务,回朝后获赐紫衣,升任内供奉。此后,他因多次奉命出使渭北,被唐廷任命为晋王李克用的监军。他与李克用相互尊重,结下深厚情谊。不久,宰相崔胤出于个人目的在京城大肆诛杀宦官,又命各地节度使将当地监军宦官悉数诛杀。“晋王怜承业,不忍杀,匿之斛律寺”,且杀死罪囚献上首级蒙混过关。

公元907年,朱温篡唐称帝建后梁,“下制削夺李克用官爵。”李克用“老虎推磨----不吃这一套”,依然沿用唐朝年号,且以复兴唐朝为名与后梁对抗。张承业被李克用重新任命为监军,竭尽心智为李克用排忧解难。

次年,李克用壮志未酬身先死。病逝前,他遗命张承业与弟弟李克宁等人辅佐其子李存勖,“言终而卒。”李存勖悲痛欲绝,拒不接见众人拜谒。张承业心急如焚,入内劝慰哭得泪人儿般的李存勖:“继承祖宗基业,才是真正的大孝!哭有何用!”他把李存勖搀扶到大殿,接见文武官员,使李存勖正式“袭位为河东节度使、晋王。”

(二)辅佐晋王

李克用尸骨未寒,李克宁便企图夺权篡位,“举河东九州附于梁”,并“执晋王及太夫人曹氏送大梁。”李存勖得知叔叔阴谋后,召张承业商量对策。李存勖左右为难:“我与叔叔是至亲,岂可骨肉相残!我愿意主动避位,把叛乱消灭在萌芽中!怎么样?”

张承业坚决反对:“李克宁想把大王母子扔入虎口,这样的叛臣如果不除,天理何在!”他积极联络效忠李存勖的心腹们,暗中加强戒备。一切就绪后,奏请李存勖在王府宴请诸将,当场擒拿李克宁等人。李克宁等人中计赴宴被擒,当日即被处死。

张承业立下平叛头功之后,又凭卓越的军事目光,请求李存勖亲率援军驰援战略要地潞州(今山西长治)。李存勖在夹城大败梁军后,“深感其意,兄事之,亲幸承业私第,升堂拜母,赐遗优厚。”他还想给张承业加官进爵,张承业“拒而不受”,只承认自己唐朝旧臣、河东监军使身份。

李存勖在柏乡(今河北柏乡)与梁军交战时,当时,梁晋两军营垒相距不远。大将周德威虑及两军营垒相距过近,为防止梁军发起猛攻,请求李存勖后撤三十里。李存勖怒斥他胆小如鼠,“不听,垂帐而寝。”诸将不敢进言,集体请求张承业代表大家入帐劝谏。

张承业“遽至牙门,褰帐而入”,直言不讳对装睡的李存勖道:“晋王,此刻绝非您安寝之时!周德威是身经百战的老将,洞察军事,他的话绝对不可忽视!”李存勖如醍醐灌顶,翻身起床,当晚下令全军后撤。

张承业凭借卓越的军事才华深受李存勖信任,被派往幽州前线协助周德威讨伐自称大燕皇帝的燕王刘守光。刘守光“被围经年,累战常败”,无奈遣使求见张承业,“请以城降。”张承业因其反复无常,拒绝受降,并建议李存勖亲率大军继续征讨幽州。李存勖遂令张承业留守太原,全权代理河东军府事务。

李存勖消灭刘守业后,率主力部队在魏州(今河北魏县)与后梁军队鏖战十来年。他将太原的军国政务全部委托给张承业,张承业不负厚望,“积聚庾帑,收兵市马,招怀流散,劝课农桑”,为前线提供源源不断的兵员及物资。

太原城内王妃和亲王们有时倚仗地位尊贵,对张承业指手画脚或横加指责。张承业顶住重重压力,一概不予理睬,并严惩违法乱纪的王公贵族,使得“贵戚敛手,民俗丕变。”

李存勖在与后梁交战中愈战愈强,逐渐产生取而代之想法。朱温可以称帝,刘守光也能自立,自己兵强马壮,亦可改朝换代。于是,他试探性地承制授张承业“开府仪同三司、左卫上将军、燕国公”职位。张承业识破其投石问路之心,“固辞不受。”

(三)劝谏称帝

公元921年,张承业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当他得知李存勖答应诸将劝进即将登基为帝时,不顾一切地令人把自己抬到魏州,苦苦劝谏李存勖:“先王与您与梁贼征战三十年,为的是雪国家之仇,恢复大唐社稷。如今元凶未灭,您却欲自立为帝。您这样既失去匡扶唐室的初心,又令天下人大失所望。万万不可!”

李存勖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此诸将之所欲也。”

张承业直接打脸:“不对!逆梁是大唐与晋王的仇贼!晋王确愿为天下人消灭逆梁,报朱温篡唐的深仇大恨,就应在拥立唐室后代。有唐室子孙继位,谁敢有野心?假使唐室已无子孙,天下有谁可以与您抗争?臣,仅是唐家一个老奴而已。臣的最大心愿,便是亲眼见到您恢复唐室成功。那时,臣愿退隐田里。当百官送臣出洛东门时,'令路人指而叹曰'此本朝敕使,先王时监军也。’如此,岂不是臣主俱荣?”

李存勖置若罔闻。“承业知不可谏,乃仰天大哭”:“晋王执意自立为帝,枉费老奴一片忠心啊!”

张承业乘轿回太原,一病不起,“以疾卒于晋阳之第,时年七十七。”曹夫人惊闻噩耗,立即赶至张府致哀,并身穿孝服行子侄之礼;张承业死后次年,李存勖称帝建后唐,追赠张承业“左武卫上将军,谥曰贞宪。”

宦官作为一股特殊政治力量,在历史上的祸患“如毒药猛兽,未有不裂肝碎胆者也。”而知恩图报的张承业,却是个奇迹般的存在。他对李克用瞒天过海的活命之恩感激不尽,竭尽忠诚侍奉两代晋王;他对唐王朝忠心耿耿,自始至终都以唐王朝监军自居,对唐王朝表现出无限忠诚。作为个人,他用生命报答晋王不杀之恩;作为臣子,他用忠诚表明知遇之恩。正因为他始终以一颗感恩的心善待恩人和朝廷,才使他得以青史留名。

可见,无论身处哪朝哪代,唯有始终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才是做人的根本!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