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楼台月 / 待分类 / 慰安妇韦绍兰:被日军凌辱3个月后怀孕,生...

分享

   

慰安妇韦绍兰:被日军凌辱3个月后怀孕,生下的孩子结局令人心酸

2021-10-25  旧时楼台月
三连一下,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抗日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的苦痛是无法用语言来衡量的,时至今日,日本政府对于曾经的所作所为依然置若罔闻,身为受害者的我们不应该忘记,也不会忘记曾经的苦痛。

抗战结束后,依然有不少中国人沉浸在痛苦当中,对于曾经的经历她们心惊胆战,对于明天的生活她们不抱希望,她们就是慰安妇。

截止到今年8月份,中国大陆幸存的慰安妇数量仅有14位。从曾经的22万到如今的14,数字的减少并不会减轻日军的罪恶,日军给她们带来的影响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轻。

她们不单是一群被脸谱化的悲惨女性,而是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一段又一段不同的人生。她们中有这样一位,在战争时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出于母性又无奈生下日军的儿子,可这对未出世的孩子来说,这是一段悲惨人生的开始。

1944年9月,日军向已经被收复的南宁再次发动攻击,在日军的炮火下,11月24日,南宁再一次沦陷,这对于南宁百姓来说,是又一次苦难的开始。

和之前一样,南京城被攻破后,日军如丧命之徒般奔向各个城镇村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日军来到村庄时,韦绍兰刚刚生下了一个女儿,得知日军扫荡的消息后,她连忙和丈夫一起带着出生不久的女儿,逃出了村庄。

但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从日军的枪炮下逃跑呢?在出城时,日军对他们进行了搜查,最终一家三口还是没能逃脱日军的追捕。日军把她带到了营地的一个小黑屋里,韦绍兰的心中十分害怕,她知道迎接她的将是怎样的命运。

没过多久,小黑屋的大门被打开了,进来几个日本兵,他们二话不说就开始撕扯韦绍兰的衣服,韦绍兰大哭,喊着“我还有一个女儿,求求你们放了我吧”,但日军怎会理会她的哭喊呢?在被接连几十个日本兵羞辱之后,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这段时间里她也想过自杀,可她放不下心爱的丈夫和出生不久的女儿,为了他们,她坚持了下来,渐渐的日军以为她已经妥协,于是便放松了警惕,之后她趁日军换班时逃回了家中,此时距离她被抓足足过了三个月,这三个月地狱般的生活让她像是变了一个人。

回到家中之后,她变得少言寡语,总是呆呆的。婆婆丈夫和她说话,她也常常没有反应,家人也渐渐知道了她经历了些什么,也没有细问。

在这段时间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去世了,这对于韦绍兰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祸不单行,很快韦绍兰发现自己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凌辱自己的日本兵的。

性格老实温顺的丈夫得知之后,坚决要她打掉这个孩子,在丈夫看来,这个孩子代表了妻子曾经所受的屈辱。但韦绍兰却觉得孩子是无辜的,刚刚失去女儿的她没有办法再失去另一个孩子,所以便祈求丈夫允许自己留下腹中的孩子。同为女人的婆婆,能够体会她的这种切肤之痛,于是便去向儿子求情。

很快她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作罗善学,他从小就感觉父亲好像是不太喜欢自己,在村子里的风言风语下,他也渐渐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在年轻的时候,他也曾怨恨母亲为什么要生下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的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当中。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罗善学敏感且自卑,也因此他这辈子都没有娶妻。他们这一生的悲惨都是由于曾经日军的罪行,他们希望日军能给自己一个道歉。

他们一家的故事渐渐被一些媒体知道了,在媒体的帮助下,2010年罗善学去了日本,他要求日本政府向母亲和自己道歉,可日本政府负责怎会承认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呢?此后罗善学也曾多次向日本政府要求道歉赔偿,可直到他2019年离开人世也没能等到。

显然,日本政府认为,只要这些慰安妇去世之后,曾经的历史就会被人遗忘。但中华民族是一个牢记历史的民族,对于曾经的伤痛我们无法忘怀。即使慰安妇的人数越来越少,即使有一天这个数字会变成0,我们也永远会为这些历史的牺牲者寻求他们应有的权益。时间不会抹杀历史,日本必须要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