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繁星 | 木刻荷

分享

   

繁星 | 木刻荷

2021-10-26  圆角望

图片


那条路像一条幽深的隧道。
  
两边高大的杨树,伸出巨大的枝丫,相互纠缠抬抵,合抱交错。绿色的枝叶,层层叠叠,遮住了天空。只在树枝的缝隙,洒下些许阳光,抑或,月光。
  
光线稀稀疏疏洒下来,树枝斑斑驳驳地印在白色路面上,像一幅水墨扎染花布。白天的亮丽一点,夜晚的幽暗一点,都有一种素静的美丽。
  
这条幽深的隧道旁边,有一条河,河水清冽,长长的水草随水流摇曳,有菖蒲和芦苇浅浅地点缀其间。河岸边,停泊着一只很小的水泥船,它每天停在同一个河码头边。小小船舱内,满满地种着荷!
  
鲜翠的荷叶,亭亭玉立。高高低低满载着一种清幽的雅致。忽然有一天,那只装满荷叶的小船,就在那条河面上行走起来!荷叶中间开了一朵瘦瘦的白色荷花。一点也不肥硕,跟荷塘里的荷相比。它好像没有得到足够的养分,大概,船主人放进船舱内的淤泥,太少了。
  
尽管如此,一点也不妨碍它的美丽。它像白木头雕刻出来的,有很分明的轮廓和很清晰的竖式纹理,使它看起来非常坚挺,一阵风吹过,它的花瓣甚至也没有一点点颤动。它就那么默默地孤独地开着,很忧郁的样子。
  
一位神情阴郁的瘦削老人,撑着船,在碧绿的河道上缓缓前行,让人怀疑,他是有意在这条河上招摇,为了那朵,辛苦培育的荷花。
  
这时,有一条打鱼的小木船,也划了过来,船身漆着明亮的黄。男人坐在船头收着河里的丝网,不时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扔进船舱。鱼儿划过一道银色弧线,刷一声,落进水桶里。船尾的女人慢慢划着桨,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坐在她旁边。
  
“妈妈!快看!它开花了!小船开花了!”孩子的小手,指着老人的船,惊喜地叫喊起来!“哇,它好漂亮啊!白色的哦!”
  
母子俩将那“木刻”的荷花,毫不吝啬地大大夸赞了一番。听到有人夸赞,瘦削老人阴郁的脸上,有了些许笑容。
  
“大伯,这船里的荷花,是您老栽的?”女人问老人。
  
“我孙子种的。春上的时候,忙了两天呢!挖河泥,栽藕……”
  
“好漂亮的小船啊!您孙子呢?上大学去了吧?”
  
瘦削老人沉默了许久,轻轻叹息:“走咧……高考结束去镇上查分,几个孩子游泳,溺水了……”
  
停了一会儿,瘦削老人又自豪地说:“我孙子争气呢,考得好,前些天录取通知书到了,南京的大学呢!小孩不错的……”
  
女人不知怎么安慰老人:“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唉……”小男孩瘪瘪嘴,要哭。女人一只手把男孩搂紧了。
  
两只小船擦身而过,河面上一片默然。只有船桨划水的哗哗声。
  
那朵木刻似的白荷花,安静地开了几天,就凋谢了。远看着,只留下一枚瘦小的莲蓬。
  
秋天的时候,船上的荷叶枯败了,船主人并没有拔去那些残破的叶子,就让它一直泊在那里,像一幅静止的画。
  
也许,那个老人会在某个秋雨绵绵的下午,穿着雨衣静静坐在船头,听着雨声细碎地落在河面上,落在枯黄的荷叶上,追忆逝去的光阴,也期盼春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