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eb_YN / 电影 / 苦等大半年,这部日本新片果然没让我失望!

分享

   

苦等大半年,这部日本新片果然没让我失望!

2021-10-26  Daweb_YN

前言


监狱,是让犯过错的人得到应有的刑罚,同时也提供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他们出狱,重新回到社会后,又有“谁”愿意接纳、给予他们重新来过的机会呢?

虽然以“黑道”为题的日本电影不在少数,但刚好在今年2021 年,藤井道人和西川美和分别拍出《家族极道物语》、《美好的世界》,将镜头对准大时代下“现代黑道的生存之道”。


前者是横跨二十年的黑道兴衰史,在暴戾、阳刚之气中带出义理人情与家族之间的羁绊;

西川美和的《美好的世界》则是透过更生人的处境,反映现实社会的无情、辩证善恶的真伪。


不管是藤井道人的刚中带柔,还是西川美和的柔中带刚,两部电影无不道出黑道与社会之间,剪不断理还轻的复杂关系。

然而,与较为煽情且同情黑道处境的《家族极道物语》相比,《美好的世界》则一如西川美和过往的调性,游走于道德和正义间的灰色地带。

《美好的世界》


这也不是西川美和第一次挑战类似的题材,

回顾她历年作品,不管是描绘看似和谐家庭背后崩坏的《蛇草莓》与《吊桥上的秘密》,

还是夫妻之间复杂情感的《卖梦的两人》与《漫长的借口》,

亦或是批判偏乡医疗问题的《亲爱的医生》,西川美和的镜头总是若有似无地触碰“家”、“人性”与“死亡”。


不同于是枝裕和,西川美和故事中的主角,大多是颓废且不合乎社会常理的男人,

而她笔下的“家”,是将特定群体放到一个大环境下,以各式角度描绘人类脆弱的情感,试图在疏离的人际关系中,寻求归属感。


西川美和的电影总很像“暴风雨前的宁静”,没有高潮迭起的戏剧化,

而是透过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检视人性的多样性,伴随着希望与勇气,等待拨云见雾的那天。

看完《美好的世界》之后,比起激昂的情绪,更多的是需要让人“静一静”的省思。



“你还有大把时间可以重新来过”

电影改编自佐木隆三1990 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身份帐》,主人翁的原型更是以真实的杀人犯田村义明为原型。

2021 年,西川美和取得授权改编成电影《美好的世界》,时间设定也从昭和搬到现代的令和,

影片描述前黑帮成员三上正夫在监狱待了13 年,出狱后第一件事情是想找寻从小失散的母亲,另一方面也想重新在社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


身份帐,是监狱内用来记录犯人的罪行与判决内容,同时也包括其生平、坐牢时态度的档案。

电影中,身份帐就像是别人帮三上正夫所写的“人生大纲”,是出狱后唯一可以作为自己存在过的证明。

而收到身份帐的电视导播津乃田,也因为这本册子决定重拾写小说的梦想,写下三上正夫重新做人的故事。


不管是身份帐、摄影机,还是津乃田笔下的小说,属于三上正夫的自传,都只是第三者视角下的各式样貌。

因此,完全可以理解为何西川美和会以《美好的世界》取代原著小说的书名。


对于三上正夫来说,真正可贵的并不是“活着”这件事,而是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从中体会“生命”的美好。

但事实证明的是,这个社会一点也不友善,即使你有大把的时间,世人对于更生人的歧视,远比“身份帐”的评价来得严厉。

出狱后的自由,换来的是“也许”没有那么美好的世界。


“活得这么没面子还不如回牢里算了”

1977 年山田洋次的《幸福的黄手绢》,描述因过失致死的杀人犯,出狱后仍能够遇到愿意重新接纳自己的人,这样的情节早已成为过于浪漫的幻想天方夜谭。

日本的黑道,也早已不像60 年代的日本电影一样,是集雄性风光于一身的存在。


2006 年后在日本政府全面扫黑下,黑道人数已从八万多人锐减至一半,更制定即使退出黑道后,五年内不得办手机、开帐户、租房的五年规则。

这也等同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即使他们是真的想要金盆洗手,社会的歧视也不容许他们成为真正的普通人。


因此,不同于日剧《有隐情的人齐聚的合租屋》与吉田大八的《羊之木》,《美好的世界》镜头对准的不是“当他人发现身旁的人居然是杀人犯”后的人性抉择,而是杀人犯出狱后的万劫不复。


从入狱的青壮年,到出狱后患有严重高血压的壮年,三上正夫面对的是医院的不留情面、电视台的嗜血、超市店长与社工的歧视,

种种遭遇也让他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作“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被赶出去的地方,或许只有监狱了。”


本片更点出最实际的问题:出狱后他们该靠什么维生?求职处处碰壁,只能依靠社会福利的补助金救助,还只是初阶问题;

西川美和透过“考驾照”,将“努力”与“金钱”直接化作一条不等式。


因为日本的驾照是出了名的难考,除此之外如果要报名驾训课程,至少要缴纳约台币十万元的费用,而社会福利也无法补助驾训班的学费。

对于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前进、考驾照、找工作的三上正夫来说,又再次落入鸡生蛋、蛋生鸡的死胡同。


“出了监狱,什么事都要忍,忍了也不会有好事发生。但外头才有广阔的天空,别让一切成空。”

本片邀来曾参与《怒》、《恶人》、《蓝色青春》等片的笠松则通担任摄影。

电影透过大量的“框架”,体现三上正夫与社会大众之间疏离的关系:电影开场由窗外大雪,逐渐拉近至窗内监狱内的伸缩镜头。


之后,框架构图仍无所不在地捕捉人物缩身于电话亭的无助、驾训班车内的暴走、公寓窗外那件没有被收进来的吊嘎,都象征三上正夫即使出狱后,仍是这个“美好世界”的外人,无法融入其中。


框架之外的,是海阔天空。

当三上正夫在孤儿院与孩子们踢完足球、千辛万苦找到工作,以及接到前妻打来的电话后,镜头最后都转向了上头那片晴朗的天空。

即使社会一点也不友善,但只要抬起头来,人生依旧充满了希望,一如他眼前所见的那颗“北极星”。


“别被社会给孤立了,一定要和人有所联结”

西川美和的电影一直以来都是“拒绝二分法”,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

不管是《漫长的借口》的衣笠幸夫,还是《美好的世界》的三上正夫,他们都是在与“人”接触后,原本明显可见的缺点,开始慢慢被优点掩盖。

相较于衣笠幸夫在妻子过世后,没有留下一滴眼泪的小恶,

或是《亲爱的医生》里没有执照的冒牌医生,却医治全村民身心灵的冒牌医师伊野治,

此次,西川美和选择让“恶”的面貌原始化。


三上正夫出生后就被母亲抛弃、在黑道的世界里长大,认为只有“以暴制暴”才能解决问题,最后因防卫过当、过失致死入狱。

但换个角度来看,三上正夫之所以无法顺应世人眼中的文明,在于他太过于“纯粹”,不会去思考对和错之间可能的复杂性,

所以只要看到有人被欺负、做坏事,就会不顾一切出手“开打”。



他的恶,来自原始的暴力。

然而,包括律师、店长、导播、社工等人,只要抛开歧视、实际相处过后,最后都会被他的纯粹影响,发现他的优点。

大波斯菊的花语是“纯粹”,三上正夫的单纯却像极了暴露在暴风雨中的大波斯菊。那位和三上一起在养老院工作,有智能障碍的同事,也是如此。


“善良人被欺负,就是你所谓的美满人生?”

暴力是什么?好人与坏人又是什么?

电影透过数场三上正夫面对暴力、不公义的状况,不断反转观众心中正义与公义的量尺:不是只有坐过牢的人才是坏人,多数的人们都只是躲在摄影机背后,只会批评且不愿主动去解决、了解问题的人。



越是纯粹,越容易被欺负,所谓的“人性”只是人类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逐渐被磨平的加工品。《美好的世界》其实一点也不残酷,因为它距离现实一点也不远。

西川美和此次找来役所广司饰演中年出狱的更生人,不仅是完美的选角,也为电影增色不少。

更不用说近几年突飞猛进的实力派新星仲野太贺,在本片中同样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美好的世界》挑战的是观众对于人性的想象,虽然电影节奏略为平淡,仍不失一丝幽默感,而后半段急转直下的剧情与后劲十足的收尾,也非常有西川美和的风格。

毫无疑问,西川美和再次交出一部上乘之作。

《美好的世界
剧情/犯罪 |126分钟| 日本 |2021年 
导演: 西川美和
编剧: 西川美和 / 佐木隆三
主演: 役所广司
豆瓣 8.2    IMDb 7.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