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6618 / 实用偏方验方 / (三)柴胡桂枝汤——牙痛,鼻炎,咽痛,...

分享

   

(三)柴胡桂枝汤——牙痛,鼻炎,咽痛,癫痫病

2021-10-27  阿美6618

19臼齿作痛——张志民医

患者女性,三十六岁。左侧臼齿作痛四天,并见头晕、眼花,耳鸣,口苦咽干,胸闷鼻塞,肢倦等证,舌尖微红,苔薄白,脉浮弦。昨觉少腹胀痛,形寒微热。经汛较上月提前十天,色浓,间挟血块。与本方治疗。上午服头煎,下午牙痛及余症均大减,月经续来,量较前多,腹不痛。舌苔薄白,舌尖反不见红,脉浮,续服一剂而愈。本方原不治牙痛,此次发病前无牙痛史,证由感冒所致,故治其外邪,牙痛亦随之而止。《伤寒论方运用法》

论:都是阳火不降之象,都是胃气不降之象。另外就是少阳不降,胆胃互贼。胆胃者,土木也,合则两利,斗则两伤。阳明病,胃气不降,则少阳贼克,少阳病,经气不降,则克胃土。

20鼻渊——刘渡舟医案

钟某,男,21岁。患慢性鼻窦炎5年,每因外感而诱发,发则头痛,流涕黄浊而腥臭。此次发病已两周,饮食及二便皆正常,但恶风寒。舌质淡苔白,脉弦。《素问*气厥论》说:“胆移热于脑,则辛頞(安页)鼻渊,鼻渊者,浊涕下不止也。”恶风寒者,营卫不和之故。

   柴胡12克黄芩9克桂枝9克白芍9克生姜9克半夏9克党参6克大枣5枚炙甘草6克 

   服三剂药后复诊,诉说服药后覆被须臾,即周身微有汗出,每次服药都如此,三剂服尽,则头痛、浊涕霍然大减。五年来服各种中西药都没有这样好的效果,因于上方内加黄连3克,续服三剂而愈。《经方临证指南》

21亚急性甲状腺炎——闫云科医案

郭某,男,46岁。半年前因发热(39℃),右颈剧烈疼痛,原平市医院诊断为亚急性甲状腺炎。日服强的松30毫克、消炎痛6片热退痛止,减至5毫克病复发。后赴京301医院就诊,亦让服强的松,嘱控制症状2周后逐步递减。当减至5毫克,病复起,复倍量。前日减至10毫克,甲状腺微痛发胀,于2008年4月17日来诊。

望其满月脸,色暗红,额颊丘疹甚多,舌淡红润,苔薄白。询知病初,甲状腺右侧持续疼痛,牵引右头、耳、牙痛.咀嚼、吞咽益痛。今微胀痛,神疲乏力,时发热,汗出,恶寒。胃纳可,口干苦,不思饮,不欲冷,大便日二行,里急。摸其颈,甲状腺肿大发硬,触痛明显。切其脉,呈沉弦。诊其腹,右胁下痞硬,当脐悸动。

肿痛于少阳之域,复见恶寒,发热,汗出,此邪伏太阳、少阳也。邪在太阳当汗之,在少阳当和之。总须据其部位,因势利导驱散之。关门打狗,不与出路,只能令邪蜇伏,延长病程。从本案之治看激素,用则治愈无望,弃则狼烟四起。用东皆非,何以处之?仲圣柴胡桂枝汤可胜任之。

柴胡15g 黄芩10g 半夏10g党参10g 桂枝10g白芍10g 甘草6g葛根15g 生姜3片红枣6枚,五剂。

二诊:胀痛止,摸之仍痛,然较前为轻。太阳中风症亦减。大便日三四行,此邪外出之象也。满月脸,长丘疹,为激素之副作用也。原方加土茯苓30g 剂,停强的松。

    10月19日,其妻因梅核气来诊,云药后肿痛随失。《经方躬行录》

论:半年前发热,颈痛,这是外感病。本案又是穿着马甲的外感。

上条小柴胡汤,有亚甲炎医案,我还没弄懂亚甲炎是什么病,本案一看全称就知道了,叫亚急性甲状腺炎。

22小儿扁桃体炎——张志民医案

患者为一小儿,得慢性扁桃体炎急性发作,治疗数天未愈。症见寒热往来,体温入夜高达40℃,口苦,头晕,咽干而痛,不欲饮水,厌食,四肢烦痛,欲呕,有时食入即,大便不畅,微咳,舌尖微红,苔薄白,脉浮弦数。符合柴胡桂枝汤证。因其证兼热象,乃去桂枝加生石膏、牛蒡子、玄参、薄荷。两剂后,证减热除,胃纳转佳,大便畅解。《伤寒论》第101条:'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验之临床,确属如此。本例在初病时,已见柴胡桂枝汤证,倘及时服用本方,病可早愈。今其证仍在,故仍服本方而获愈。方中虽未用泻药而大便得通,此即书中所说,“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溅然汗出而解。”《伤寒论方运用法》

论:本案可以三阳合治。也可以小柴胡合大青龙汤。

图片

23咳嗽——刘永军医案

张某,女,59岁,2015年3月22日初诊。素有慢性支气管炎史,每于冬春季急性发作并加重,中西药治疗效果不显,长期咳嗽往往持续到天气变暖。3日前受凉后出现咳嗽、咳痰、胸痛等症状,自服药无效,特来诊治。症见咳嗽咳痰,痰色黄白相间、量多,胸痛,鼻流清涕明显,咽痒必咳,口苦口干,面部官窍发痒,往来寒热,出汗,浑身酸痛,背寒冷如掌大,舌红,苔白腻,脉浮略滑。中医诊断:咳嗽(外邪内饮,肺逆不降)。治则:双解太少之邪,温化痰饮止咳。处方:

柴胡15g,桂枝12g,半夏12g,黄芩10g,党参10g,白芍12g,生姜6g,大枣6g,炙甘草6g,茯苓15g,白术18g,厚朴15g,苏叶10g,苏子10g,3剂,水煎服。

3月25日二诊:药后诸症大减,多年的背寒冷如掌大明显好转。效不更方,4剂。

电话随访,全身无不适,咳嗽大减,不想服药,自行调养。《经方临证实践录》

论;表不解则肺气不利,所以成了所谓的慢性气管炎。3日前受凉,这是典型的太阳伤寒,三日少阳。肺逆之老病,加少阳之新感,都是气逆不降,所以脉浮略滑,此有肺有痰象,小柴胡汤,有半夏生姜,此是小半夏汤,再合苏叶与苏子荡痰,再合茯苓白术之温燥,以治老病之留饮,4剂即愈。

如不是老病之痰饮,此脉滑者,可以合小陷胸汤。如不是有少阳经证,那此受凉,就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也未尝不可。素有气管炎史,此也可以理解成喘家。

   《金匮》卷十四,痰饮四;夫心是有留饮,其人背寒冷如掌大。

24咳嗽——刘永军医案

郭某,男,58岁,2015年4月27日初诊。1个月前受凉感冒后咳嗽,恶寒,经本地卫生院输液、服中药效不显,特慕名来诊。发病以来精神差,现天气明显转暖仍穿棉服,夜间咳嗽严重常常无法入睡,无欲貌,饮食一般,二便可。症见咳嗽胸闷,咽痒,有痰、色白,恶寒,后背发凉,出汗,头有沉重感,口苦,口干,喜饮,舌暗红,苔水滑,脉缓。中医诊断:咳嗽(三阳合病,内有寒饮)。治则:清解三阳,温化内饮。处方:柴胡15g,黄芩9,党参15g,炙甘草6g,白芍10g,桂枝10g,石膏45g(先煎),陈皮15g,杏仁10g,半夏15g,桔梗9g,细辛6g,生姜9g,大枣9go4剂,水煎服。

4月30日二诊:药后胸闷、口苦、口干、喜饮消失,仍恶寒、汗出,咳嗽痰多。已无少阳阳明证,辨六经为太阳太阴合病,为小青龙汤方证。处方:细辛6g,炙甘草6g,干姜9g,五味子9g,杏仁9g,桂枝9g,白芍9g,枇杷叶15g,半夏15g,桔梗9g,陈皮18g。4剂,水煎服。

5月4日三诊:药后症状改善明显,继服二诊方4剂。《经方临证实践录》

25咳嗽——闫云科医案

智某,女,32岁,六家庄人,1986年5月5日初诊。外感咳嗽一周,夜间较甚,痰清稀有白沫,时发热,自汗出,微恶风寒,胃纳不振,恶心呕吐,二便正常,口苦,咽微痛,不思饮,舌淡红润,苔薄白,脉象弦缓。脉症分析:发热、汗出、微恶风寒,为太阳病中风桂枝汤证;不欲饮食、恶心呕吐、口苦脉弦,乃少阳病小柴胡汤证。由是观之,病属太阳少阳合病-柴胡桂枝汤证也。然其咽喉疼痛,又时在五月,桂枝辛温,宜与不宜?察其不思饮、苔白不黄,知热象不显,故不属忌也。遂拟柴胡桂枝汤加味治之:柴胡15克,黄芩10克,半夏15克,党参10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杏仁10克,桔梗10克,生姜10片,红枣6枚,炙甘草6克,二剂。仅进一剂,咳嗽即止,二剂后胃纳醒,呕恶止,诸症尽失。(《临证实录》《经方直解》

按;本案所以喉痛者,为喉部血运水运不畅所致也。桂枝、半夏为当用之药,即半夏散也,故无须疑虑。临床余每用上方治本案类似之病,其效极佳。近代名医魏龙骧也有类似之医案:某人发热更甚,至39℃以上,同样为发热必微恶寒,且见左耳后有核累累,大如鸡卵,小如蚕豆,按之亦不甚痛,用上方后,热退汗少而耳后之核也渐消。

论:从本案咳嗽,夜间较甚,此是夜则相火不入,所以刑肺,燥而更咳。为何又痰清稀,此与肺燥,不是矛盾吗?咳为气逆,不能化津而下降,所以上逆为清稀痰,此也是气逆之象,肺为水上之源,上逆不降,即为稀痰。痰稀白沫,实为气逆之象。口苦为火,咽痛也为火,,咳嗽为气逆,次为肺燥,小柴胡加五味子与干姜,为何加干姜?有点看不懂?

26癫痫——陈宝田医案

张某,女,73岁。1980年1月10日初诊。发作性左侧面肌和手抽搐1周。每次发作均从左侧口角开始抽搐,随之左拇指、手、臂抽搐,持续约2分钟,24小时内发作13~16次。发作时神志清楚,无尿失禁,无肢体麻木。检查:神志清楚,语言流利;眼底视网膜动脉变细,反光强,交叉征+,视网膜动脉硬化11度;发作间歇期神经系统检查均正常。诊断为局限性运动性癫痫,原因可为动脉硬化所致。某医院曾予抗癫病药治疗1周,症状未改善而来诊。经检查,其症同上,但有胸胁苦满、少寐、口苦、时腹痛、脉弦。投加味柴胡桂枝汤合甘麦大枣汤:柴胡12克、桂枝10克、半夏10克、白芍12克、党参10克、黄芩10克、甘草6克、生姜3片、大枣7枚、浮小麦30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钩藤30克(后下),水煎服。

复诊:连服6剂,其症有减。再投4剂,其症大减。连服26剂而愈(在服中药期间停西药),追踪2年未复发。《经方临床应用》

论:本案准确的说是抽动症,此属肝风之病。

图片

27癫痫——兰景宽医案

刘某,女,19岁,1988年9月12日初诊。诉5年前因生气后出现典型癫痫大发作,后反复发作,在多家医院检查,诊断为原发性癫痫,经用中西医各种疗法无效。刻诊:癫痫3~5天发作一次,轻度口苦,两胁胀,舌梢红,苔薄黄,脉略弦数,脑电图有位置不定的零散棘波。证属肝气郁结,化火生风,上扰神明故发癫痫,治以疏肝解郁,降逆散结。

柴胡15克,桂枝、半夏、党参各10克,白芍20克,黄芩15克,甘草5克,生姜3片,大枣5枚。水煎服,每日1剂。共服150剂而愈,其中服60剂后癫痫10天发作1次,余症消失,至90剂后一直未发作,查脑电图未见棘波,又服60剂,巩固疗效,随访一年未复发。[辽宁中医杂志1990,(5):36]

按:癫痫:日人相见三郎介绍用柴胡桂枝汤治疗癫痫四百三十三例,其中治愈一百二十五例,加上发作明显减少者,合计有效一百九十四例,另二百三十九例由于各种原因中途停药。在脑电图改善方面,四百三十三例有一百八十一例接受过脑电图检查,其中一百二十三例作了与临床症状对比观察,当发作停止后,脑电图的癫痫波完全消失者占46%,仍残存者占38%。《伤寒名医验案精选》

论:柴胡桂枝汤的提纲,明确是治疗外感少阳,太阳不解的外感方。为什么也能治癫痫?如不读医案,不会有更大收获。本案用本方,还有改进的空间,癫痫病,终属阴寒重症,可以合并扶治法。

28癫痫——矢数道明(日本)

仓某,12岁,女。由母亲陪同,自近郊县来东京就诊。体格、营养、面色一般,无特殊可标记项目。初诊1987年8月6日。经问诊得知,2年前在学校突然感到情绪不好,但据周围目睹者介绍,曾出现30秒左右的意识丧失。经病院诊查及脑波检查:诊断为癫痫发作。其后1年间,虽服用了抗痉挛药物,但仍屡屡出现类似癫痫发作时的意识茫然状态;4月再进行脑波检查的结果,与一年前所见比较,几乎未见改善。因腹诊有胸胁苦满,故投给柴胡桂枝汤提取物粉末剂2g,1日2次。患者及家属均相信汉方,故坚持服药不停。11月复诊时称,自服药以来,前述癫痫样发作未再出现,情绪良好。10月17日第三次脑波检查结果,与4月份相比,已有明显改进;腹症亦好转。摘自:矢数道明,汉方临床治验精粹[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2:54.《经方治验精神神经类疾病》《汉方治验选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