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钓鱼的官腔(微型小说)

 半墨草堂主人 2021-10-27

图片

李老根有两个绰号。

一个绰号就是李老根,人们给他起的这个绰号,大概是因为他城里有点根把的原因吧。根把是土话,意思就是根子门子的意思,也就是说他是个身后有背景有硬后台的人。李老根的根字,取的可能也就是这意思。李老根,是人们称呼他的老绰号。

另一个绰号,是人们新近刚给他起的,就是现在人们叫的,李钓鱼。

关于后来这个绰号的来历,据说是与他进了趟城,在城里住了那么十天半月有关系。在这十天半月的时间里,他不仅学会了钓鱼,而且还爱好上了钓鱼。同时,他还把钓鱼这种爱好带到了他的乡下老家。

原来他的大儿子在城里工作。他大儿子不仅是一名公务员,而且还带点官衔,是某局的秘书,秘书前边还加了个级别正科级,属正科级秘书。

每年夏天,大儿子都要用车回村接他到城里住上一小段时间。为此,他很自豪很骄傲,也很神气。偏偏他这种自豪和骄傲又太过于外露了,村民们不是说嫉妒,其实也就是嫉妒,再加上他那种目中无人盛气凌人的神气劲,就更让人背后对他指指画画,议论纷纷,于是人们就给他起了先前那个绰号,李老根。对于他,人们不是刮目相看,而是鄙视和鄙夷。

这年夏天,他从城里大儿子那里回来又有了重大变化。

在大儿子家里住的那段时间里,他结识了几个城里老头。几个城里老头个个都会钓鱼,他也经常跟着去看那几个城里老头钓鱼。就这样,跟着三看两看,就渐渐地也喜好上了钓鱼。大儿子呢,也还算孝顺,就给他置备上了各种各样的钓鱼工具。他呢,也就用起了这些钓鱼工具,跟着城里那几个老头学起了钓鱼。城里那几个老头也非常乐于教他,他也就学得非常快,不仅学会了钓鱼,还迷上了钓鱼。在离开城里之前,他还跟城里几个老头说,他老家村前有一条小河,河里鱼很多,回去有的是时间钓鱼……

过去,由于大儿子混得好的原因,他在村里也就不再种地了。每天只是牵着一头牛,到山野里去随便放放牛,这一天也就算是过去了。用他的话说,整天没点事做做也不好,放牛也就是一种消遣,一种乐子。

现在他又学会了钓鱼,迷上了钓鱼,每天的日子过得就更加潇洒了。每天早饭后,他都会牵着牛,身背钓鱼包,有的时候他昂首阔步,有的时候他悠哉游哉,来到村前小河边上,把牛在有草的地方拴系好以后,就什么也不管不顾,只顾钓鱼去了。

 当然,他身上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人们表现和流露出的对他的看法,还远远不在于他学会钓鱼并爱好上了钓鱼这种事情上。因为村里也有很多爱好钓鱼的人,村里人对于钓鱼这种事情,并不是有什么反感,也并不认为钓鱼是一种不务正业的事情。人们对他的鄙视和鄙夷,而是源于和体现在他从城里回来后,所表现和流露出来的言行举止上,以及他对待人的态度上。

不说他走起路来倒背着双手,昂首挺胸,目光仰视,单单说起来话来,就变得与众不同,也与以往的他自己大不相同。每每与人说起话来,每句话的起首总是爱带着句我说,当然还不止这一句。与乡人说话是这样,与亲戚朋友更是这样,总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更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还有一种说不出是什么味道的感觉。

原来,他在城里大儿子家住的那十天半月的时间里,在一个星期天被在某局当局长的大舅子给请到了家里,吃了个便饭。饭间,当局长的大舅子免不了要接几个电话。电话里大舅子不时地带着句我说,如,我说,你还是找找办公室王主任;我说,这事还是开个会研究研究再说……

他听后,就老觉着大舅子说话很不一般。毕竟是局长说话么,与常人说话就是大不一样,尤其是那句我说,更是彰显特色。于是,他便跟着学会了。平日在家里,跟小儿子说话,我说,你能不能麻利一点;对老伴说话,我说,你能不能不婆婆妈妈的啊;对孙子说话,我说,你能不能乖点;给人打电话,我说,你怎么才接电话呢……总之,该用我说和不该用我说的话里,他能全部都给带上。

回到村里后,我说,简直成了他的口头语。

一日,他牵着牛,背着钓鱼包,昂首阔步至村外,与正在地里用牛耕地干活的林老汉搭上了腔。

“我说,大清早就出来干活?”

林老汉没有回言,仍继续干活。

他又继续问道,“我说,吃早饭了?”

林老汉仍不言语。

他仍继续说道,“我说,你这耕地的牛长得很壮么。我说,比我这头不干活的牛还要壮么!”

林老汉依然不言语。

不料,地里林老汉那头正在耕地的牛,却仰天哞地长吼了一声。

他吓了一大跳,随即便冲着那正在耕地的牛说道,“我说,你怎么叫了呢?我说,你叫什么呢?”

不料,那耕地的牛又仰天哞地长吼了一声。

他对牛大声说道,“我说,你叫个啥呀?我说,你是耕地耕累了吧!”

岂知,那耕地的牛紧跟着他的话,就又仰天哞地长吼了一声。

接下来,他说一句,那耕地的牛就仰天哞地长吼一声……

最后,他好像有些说累了。也真奇怪,他闭口不言语了,那牛也就不再仰天长吼了。

他看看林老汉还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刚要离去,林老汉却站起了身,对着他说道,“明白了吧,说话不伦不类的,不腔不调的,连牛都烦……”

岂料,他还真跟林老汉杠上了,“我说,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说,你怎么骂人呢?我说……”

就在他跟林老汉连珠炮一样杠话的同时,那牛伴随着他的杠话,也连珠炮一样仰天长吼了起来,哞,哞,哞……

林老汉见状,对他连连摆手,不耐烦地说道,“你快走吧,该钓鱼就去钓你的鱼吧。别在这里我说我说的了,你想把我的牛累死啊,牛耕地干了一早晨的活儿,已经够累的了……”

“我说,牛不懂事,瞎叫唤,你怎么也不懂事?我说,你这毛病要好好改一改!我说……”

在林老汉的怒目之下,他极不情愿地丢下一串我说,倒背着双手,昂首阔步地离去了……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