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虫 / 待分类 / 私学盛行,造就枫桥的书香气质

分享

   

私学盛行,造就枫桥的书香气质

2021-10-28  弘虫

古代学校分官学和私学。官学是官方开办的学校,如县学、府学、州学太学(国子监)等教授四书五经,为朝廷培养人才。私学是私人开办的学校,分私塾(义塾、族塾、家塾、书屋)和书院,以儒家思想为中心,实现“有教无类”。私塾的教学内容分“蒙学”(儿童启蒙)和“经学”(四书五经),书院的教学内容与官学相似。枫桥古代并无官学,而私学的盛行则是枫桥文化的一大特色。

枫桥私学,是培养枫桥人才的摇篮。“枫桥三贤”就是从私学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王冕童年“牧牛垄上,窃入学舍”,“学舍”就是元代长宁乡的一个学塾,后“八龄入小学”,读的也是此学塾。杨维桢年轻时与从兄维易、维翰在大桐山苦读,缘于伯父杨实创办了家塾,并聘请后陈村泉溪先生陈稼轩为经师。陈洪绶“年四岁,就塾妇翁家”,是在山阴张尔葆的家塾,后张尔葆女儿早夭,婚约废除,陈洪绶返回枫桥,于是有“余十岁、兄十五岁时,读书园之前搴霞阁中”的经历,此“搴霞阁”就是开办在宝纶堂的陈氏家塾。

枫桥耕读文化鲜明,书香门第众多,名贤墨客群星璀璨,正是得益于枫桥历史上私学的盛行。据不完全统计,宋元明清四朝,枫桥历史上出现了如下有名的私学:

寄隐书院这是枫桥最早的私学,始于南宋绍兴二十年(1150,由翰林经谕陈寿构建,地址在今陈家西埂船坊基。陈寿寄隐草堂为书院,传播理学,著书讲学,历时二十余年,四方从学者甚多。南宋著名金石学家王厚之,兄弟四人皆中进士,都出于陈寿门下寄隐书院是传播理学的摇篮,一开枫桥私学之先河。

义安精舍。这是朱熹讲学之地,故也称紫阳精舍。朱熹,南宋哲学家、教育家,曾任提举浙东常平茶盐事及秘阁修撰等职。他于淳熙五年(1178)、淳熙九年、庆元四年(1198)、庆元六年,多次来枫桥访友讲学,对枫桥理学之兴盛影响极大。明代时,枫桥里人在紫阳宫内建四合院式平屋三楹,额“朱子讲道处”。

梯山草堂。元初陈北辰的讲学之所,址在陈宅埠。陈北辰与兄弟分家时“各得屋四十二间”,陈北辰“题其所居曰梯山草堂”。陈北辰是陈寿的四世孙,家学深厚,祖上数世以理学传家。父亲陈国,“于诸子百家无不研究精微”,诏拜翰林文字。陈北辰继承祖志,因宋元之交世事多乱,便遁隐山林,传播理学。

惜阴书屋。元末陈策的授徒之所,址在陈策旧屋之西,时在陈策任稽山书院山长前。陈策,字汉臣,号惜阴,陈北辰幼子。初受业于安阳韩性,后为许白云入室弟子,“学日宏而名日著,远近从游者日众”。陈策以文学著,绍兴路总管泰不花称其“治经有本,亚西汉之名儒;悃愊无华,实东方之杰士”。

西岩家塾。元代枫桥魏姓义塾,址在长宁乡石灵庵,由元广东宣慰使、里人魏友敬创办。

存诚轩。明代陈奭为子孙所筑的读书之所,创办于明洪武年间。陈奭,字叔芳,号存诚。持守不阿,立心维正,一言之出,终身可复,故自号“存诚”。时陈奭之婿王钰为翰林院修撰,“倡士大夫皆为吟咏,以彰其美,一时名公皆为吟咏”。大理寺少卿吕升、陕西按察使佥事虞以文,皆自谓其学出自枫桥陈氏,盖因明代陈氏私学极盛。

联芳世院。明代陈良佐的课子之所,在陈家恩荣堂东北,创办于明万历年间。陈良佐,字敬峰,号继峰。立心正大,言笑不苟,不谐于俗,谨饬自好。他自言:“当今之时,言语不可不慎,以'饱谙世务慵开口,识尽人情只点头’之可耳。”与兄辈捐资赎祖墓、建宗祠、修族谱,慷慨乐助,尤竭力教子,期以上达。

南山书院。陈经济为其子孙所筑的读书之所,创办于明万历年间。陈经济,字宏道,号浙泉,又号无咎。“经济公初置此院,以为后人读书之所”。书院原在世科第,后因子孙繁衍,陈经济父子移居至鹞子岭右孝芝里。其子养乔(号东望)生而颖悟,读书思缵先业,后因目瞽,无缘科举,唯以催耕课读以启后为事。

朝阳书院俗称文武书房,清康熙年间杨村(今阳春村)生员郭永捐资兴建位于阳春村书院依山而筑,宇宽敞,内有亭池水榭,环境清幽民国三十一年(1942)永宁乡刘神庙小学遭日机炸毁,学校迁入朝阳书院。建国后,朝阳书院更名为栎江完全小学19659枫桥农业技术学校搬迁至此

养正书屋。清代陈烄为其子孙所筑的家塾,创办于清嘉庆年间。陈烄,字光义,叶蕃公次子。性诚朴,笑言不苟,有大度,好济施。幼立志读书,因父亲去世,遂弃书主家政。晚年与兄弟合力,议建家塾。家塾落成,题额“养正书屋”,义取《易经》的“蒙以养正”。陈烄延请名师不惜重金,见塾师必执弟子礼。

梯山义塾创办于清嘉庆二十年(1815)9月,设在陈氏萃涣堂内。创办人陈承先(字邦泰),举止端方,见识明敏,作事务大体,不沾沾于近小”。在向绍兴知府申请办学的行文称:“兹有监生陈邦泰,念根本之攸同,视公姓为一体,捐田五十,尽入宗祠,岁延经蒙两师,永为义塾。”梯山义塾是枫桥最早的义塾。

东明义塾。创办于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为梯山义塾移址新建。址在小花墩(东明学校原址),有楼房5间,廊庑6间,回廊3间,中为天井,设有花坛两座,中厅楼上塑有“魁星像”,立有至圣先师孔子牌位。此义塾曾培育出2个进士(陈遹声、陈模)、3个举人(陈凤锵、陈俊、陈季侃)、2个贡生(陈诜、陈达夫)。义塾后改名“东明小学堂”,后又扩建为“东明学校”。

燕山书屋。清代陈殿魁课子孙之所,创办于清咸同年间。陈殿魁,字鳌占,号梅庵,邦泰公三子。“状貌古朴,身中而不甚伟,独其精神强固逾于恒人。迁有无,课农桑,兢业无少倦,以故经理家政不二十年,而田园之增以数百计”。陈殿魁筑室三楹,课子孙读书,并颜其室为“燕山书屋”。其后诸孙多博学淹通。

景紫书院光绪二十五年(1899陈凤锵、陈遹声叔侄共同创办其址原为南宋义安县。陈遹声手订书院院规,以“经史穷本源,努力谋建树”为院训,“礼仪廉耻”为教育宗旨,聘乡贤何蒙孙、陈达夫董其事。光绪二十七1901更名为景紫学堂。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廷下诏废科举,各乡私塾童生入学者日众,董事会决议拆除旧屋,重建新校舍。光绪三十三年(1907)新校舍落成,校名为“大东乡学堂”。宣统元年(1909),又改名大东公学。民国十二年(1923)更名为大东九乡联立小学。大东公学是枫桥的最高学府,办学35年,造就了金善宝、李宗武、骆清华、毛汉礼、吴中伦、杨开渠、陈礼、潘锡九等一批卓越英才,在诸暨和绍兴享有盛名。

与此同时,枫桥骆氏创办的私学在明清也盛极一时。骆氏名人骆珑,与王阳明父亲王华是同榜进士,两家世代交好。王阳明称骆珑为“年伯”,平素多有书信往来,后成为忘年交;骆珑的从孙骆骥,直接受业于王阳明之门。据传,王华曾来过枫桥骆氏书房坐馆讲学。明代骆氏子弟对阳明学说备极推崇,即源于此。

清代枫桥境内各乡均创办有书院或义塾。清末,各村义塾改称小学,枫桥有陈家东明小学、楼家开先小学、全堂崖山小学、汤村桐山小学、毛家西河小学、石砩养正小学等。民国初期,学校大多设在祠堂内,因各村多是同姓聚族而居,村中的祠堂即是祭祀祖先的场所,也是培养族中子弟读书识字的学校。

以上列举虽不能涵盖枫桥私学的全貌,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枫桥的书香气质。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