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麦肯锡结构化战略思维:在VUCA时代,以结构化战略思维笃定前行

 blackhappy 2021-11-02

这是一个VUCA的时代。

VUCA,指的是易变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

而我们正是生活在这样一个高速、易变、模糊而不确定的VUCA时代。

我们时常会在各类媒体上见到层出不穷的新概念,比方说元宇宙、比特币和区块链等等。

知识的快速迭代已让我们应接不暇,要适应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已是不易,谁还敢奢望能在VUCA时代占有一席之地。

于企业而言,如果想在VUCA时代获得核心竞争力,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一线员工,时代都对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

不仅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还需对所处的环境具有更高的商业敏感度,以及更广阔的国际视野,同时具备快速学习的跨界能力,以及创业和创新精神等。

如此一来,我们便像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既需要保证常规的运行,也需要面对软件迭代与硬件升级。

我们变得越来越焦虑,且寄希望于知识付费、跨年演讲来给自己服下一副安神汤。

如何突破身处的困境?

文章图片1

在《麦肯锡结构化战略思维》一书中,作者所阐述的结构化战略思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尝试的方向。

尤其是在时间压力大、缺乏专业知识、资源受限、无可借鉴经验、问题偏重全局或大方向、跨界挑战等情况下,自上而下的战略思维具有快速认知的优势。

01

定义问题:切

首先,明确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

战略思维是要求我们超越问题的细节,从更高层面看待所有问题可能存在的解决方案,通过“切”来分解问题。

切,即为结构化拆分,是结构化战略思维的基本功。

结构化拆分是指自上而下分析问题时,把问题逐层分解成更细节的部分,每次拆分都遵循“MECE”原则,最终以树状的逻辑结构呈现出来。

MECE是“Mutually Exclusive,Collectively Exhaustive”的缩写。

分析问题时,既是子分类相互独立无重叠;又要子分类加起来穷尽全部可能,所分析的问题需要满足“具体可衡量”的客观标准。

如果缺乏量化客观标准,“切”的时候虽可同时满足MECE的两项要求,但每次对子品类的具体归属判断都会面临模棱两可的窘境。

例如,如果以“好和坏”的道德标准作为划分维度,在“具体可衡量”层面就十分具有挑战性。

我们可以运用公式法、子目录列举法、流程法和逻辑框架法等方法解决“切”的问题。

结构化的“切”需要遵循“3-3原则”,即面对任何问题,都能用维度准确“切”分,然后再纵向深入“挖”到至少第三层的细节。

每完成一次完整的分解后,我们还要跳出已有的逻辑框架,从全新的维度再做两次或以上类似的“切”和“挖”的练习,总共建造3个或以上不同的逻辑树,每个逻辑树都有至少三层细节。

02

分析问题:四大原则

结构化战略思维四大原则分别是数字说话、洞见优于表象、MECE原则和假设为前提。

其中数字说话和洞见优于表象是科学方法和行为准则,而MECE原则和假设为前提更多是指导思路的方法论。

四大原则不仅为思辨者的日常思考、交流和行为提供了指导,更是贯穿了新麦肯锡五步法的全过程。

用数字说话。

数字虽然是以客观的形式存在,但是在使用时,难免会加入人为的主观判断。

简单来说,数字有时是可以骗人的。

比如20%的增速看起来非常可观,但对于不同的基数,含义也有所不同。

基数小的20%增长不过尔尔,如果是基数大的20%的增长或许还是不错。

于不同的行业,20%的增速可能是在行业增速的水平线上,也有可能是在水平线之下。

总而言之,我们需要从全局来纵观数据背后的意义。

惠普前总裁卡莉·费奥瑞纳曾说:我们的目标是把数据变成信息,再把信息变成洞见。

我们可以通过五个简单步骤来练习寻找洞见:

  1. 寻找数字中的规律和趋势;
  2. 寻找极端的数字及其含义;
  3. 对比参照数据并分析差异;
  4. 寻求其他相关信息;
  5. 推演并提炼洞见。

MECE原则作为方法论之一,我们可以将其运用在管理学的理论中。

比如在分析宏观环境时,我们可以运用PEST模型。

第一层分析后,我们还可以用MECE将政治、经济、社会、科技等影响因素作为第二层分析进行归类。

第二层切分后,我们还能对各类因素做进一步的切分。

最后我们要“大胆假设,仔细求证”。

如果收集到的数据和相关资料无法进行验证,则需要对假设和检验进行反复,直到整个分析形成闭环

03

综合运用:五步法

新麦肯锡五步法从项目管理的角度,串起战略项目解决从开始到交付的5个关键步骤:定义问题、结构化分析、提出假设、验证假设和交付。

1、“五步法”的前两步,即定义问题、结构化分析,涵盖了MECE原则指引下的“切”和纵深分解的“挖”。

通过SMART原则来定义问题,即具体、可衡量、能落地、相关和时间性强,与此同时,还需仔细思考问题背景、成功标准、问题边界、限制条件、重要相关人和可调配资源等六大细节。

在定义问题后,我们便可以利用切分问题的方法和技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培养严谨的思维逻辑,比如借助演绎法、归纳法等。

2、第三步提出“假设”,与结构化战略思维四大原则中的“假设为前提”如出一辙。

这一步我们可以采用“头脑风暴”的方法,与一般的研讨不同,头脑风暴需要遵循差异、平等和发散等3个原则。

头脑风暴的创造性可以打破固有的思维,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3、第四步验证假设和相关的包括实地调研在内的落地方法与结构化战略思维四大原则中的“数字说话”和“洞见优于表象”息息相关。

为信息收集而做的验证假设调研工作分为两种:案头调研和实地调研。

案头调研采用的主要是二手数据,即从互联网、行业报告、期刊等地方获得的资料。

这部分的材料相对容易获取,但我们还需要核实真伪。

实地调研则是收集一手客观数据,通过对数据的筛选,验证真伪,是结构化战略思维和实践奉行者必备的基本功。

4、第五步交付则更偏重于高效商务交流。

经过了一段时间收集问题、分析问题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或形成方案需要进行提交或展示,通过口头陈述、文档备忘录、PPT和白板演示等方式进行交流。

04

写在篇末

站在本质的角度来说,商务沟通就是“讲故事”。

麦肯锡将其归纳为3W2H,即为什么(Why),用什么(What),怎么解决(How),为什么是你(Who)和投入产出(How much)。

通过一系列的方法和技巧训练后,初步搭建属于自己的结构化战略思维模型。

业精于勤。

我们通过不断地刻意练习,在一定程度上完成自我升级,进而更有信心和能力引领这全新的VUCA时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