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说月报-2016年精品集》*****

 草根武林 2021-11-07

《苦雨斋》~叶广芩qín

女,北京人,一级作家。1968年到陕西,当过护士、记者、编辑。主要作品有《青木川》、《状元媒》等,中篇小说《梦也何曾到鹊桥》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1、我认为思路很清楚了,所缺的就是老太太最后的肯定,看来她没有认账的意思,她的缄默不言或许是初始的某种约定,是几个人一生的承诺,那个王宝贵临死不是也跟后人只字不提周宾嘛。言多令事败,器漏苦不密,一切都在藏巧于拙之中。心系一处,守口如瓶,无论时局如何变化,绝不吐露半字。

《肿瘤教案》~申剑

郑州市文联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完全抑郁》《白衣胜雪》等。

1、你捏着他们的命根子和钱袋子,你在上风口,他们当然要防你。我是从他们手里讨钱过活的,我在下风口,他们防我干什么,说句话就能让我滚蛋,犯不着跟我较真的。他们都些死到临头的人了,都对着上风口的爷爷奶奶忍了一辈子,这会儿还能不好好发泄发泄?

2、韩心智很识时务,不仅出席了婚礼,还送了个大大的红包。从前有什么风险风波都是他罩着小柳医生,以后乾坤逆转,他得靠她罩着了。就像论文强不强,有时得看导师的名头响不响;医术行不行,有时得看老师的手术刀利不利。

《总有一个怀抱》~杨映川

曾用笔名映川。在《花城》《人民文学》《作家》《小说月报》《十月》等刊物发表过小说百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女的江湖》《魔术师》《淑女学堂》和中短篇小说集《我记忆》《零食》《为你而来》《下一个是你》等。获得过广西独秀文学奖、青年文学奖、文艺创作铜鼓奖,小说《不能掉头》获2004年度人民文学奖,小说《我困了,我醒了》入选2004年中国小说排行榜。

1、外婆说,夏,助人的事从来没有说还要留一手的,这心不完全敞开对人,得到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雪花禅》~叶弥

本名周洁,苏州人。1964年出生。1994年开始文学创作。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朋友圈都是尸体的一夜》~蔡骏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最具全球畅销潜力的悬疑小说家。已出版《最漫长的那一夜》《偷窥一百二十天》《生死河》《地狱变》《谋杀似水年华》等二十余部长篇小说、三部中短篇小说集。作品被翻译为英、俄、韩、泰、越等多种文字出版。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舞台剧。

《天蓝》~方方

女,本名汪芳,原籍江西,1955年生于南京。曾当过四年装卸工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著有长篇小说《乌泥湖年谱》《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及小说集、散文集数十种。中篇小说《风景》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琴断口》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作品有英、法、日、意、葡、韩等多种文字译本。小说《十八岁进行曲》《桃花灿烂》《纸婚年》《埋伏》《过程》《在我开始是我的结束》《奔跑的火光》《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万箭穿心》《琴断口》《声音低回》《涂自强的人个悲伤》分获《小说月报》第二、五、七、八、九、十、十一、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届百花奖。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

1、我的母亲喜欢交际,她在交际中享受尊贵。但我却喜欢孤单,在孤单中独享清静。虽无母亲的名声和自傲,于我来说,这是我自己的喜欢,也就足够了。

《私厨》~阿成

中国作协第六、七届全委会委员,黑龙江省作协副主席,哈尔滨作家协会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获1988-1989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中国首届鲁迅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等。曾出版长篇小说《马尸的冬雨》、《忸怩》等,小说集《年关六赋》、《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良娼》(有法文版)、《空坟》(有英文版)等,随笔集《哈尔滨人》(有中国台湾版)、《殿堂仰望》、《和上帝一起流浪》。创作剧本《一块儿过年》(电影)、《快,的士》(电视剧)、《哈尔滨之恋》(话剧)等五十余部。作品被译成法、英、德、日、俄、韩等多国文字。

1、所谓寻味小馆,就是专门给客人预定他一生中最钟情的吃食。你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庄子《逍遥篇》就有“寻味”,“卓然标新理于二家之表,立异于众贤之外,皆是诸名贤寻味之所不得”。

2、人生就是妥协的艺术。别人都能妥协,我为什么不能妥协呢?

3、他用手点着自己的新衣服解释说,我老母亲活着的时候,总是嘱咐我说,儿子,出门在外,一定要穿得干干净净的,别让人看不起。

4、我郑重地说,人老了,一定要讲究穿戴。要精精神神的才好。没听说老女人们有一个口号吗,宁做老妖精,也不做老太婆。咱们呢,宁做老帅哥,也不做糟老头。

5、我说,老弟,咱们都老了,活好自己就好。该吃吃,该喝喝,该乐乐,该骂骂,该玩玩儿。怎么舒服怎么活嘛。就咱们这个熊样的,还能流芳百世呀?

6、他说,不用了。这上坟啊,最好是别坐车。人生再短暂,也有好多事情值得在路上好好回忆回忆呀!

7、在监狱里,流动的时间是停止的。

8、他问我,你知道旅行和流浪的区别吗?我摇了摇头。他说,旅行是有目的地,而流浪却没有回去的地方。

9、他说,对,没错。我老爹不是这么一个人,挑剔了一生,犟了一生,凿死铆子一生。在单位凿死铆子凿了一辈子,见啥凿啥,只要是不合理他就凿,没有他凿不到的地方。凿来凿去,凿到临退休才弄上了个副科,还是员儿,副主任科员。

10、他说,大叔,我这一生算没整了,在我家老爷子面前,我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错的。说白了,就是我错误地有一个错误的爹,错误的爹又生了一个错误的儿子。然后这爷儿俩又错误地生活在一起。这就是我全部错误的生活。

《印红》~何大草

本名何平,1962年生天成都,1983年四川大学历史系毕业。在期刊发表小说两百余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刀子和刀子》《盲春秋》《所有的乡愁》等八部,以及小说集《衣冠似雪》、散文集《失眠书》。现执教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

1、经历过变化的人,变化 也就是一种平常了。

2、大题小作。写窗台下,你每天浇灌的一棵树;街边露天茶铺里,喝茉莉花茶的几个老大爷;或者,你妈妈星期于炒的蒜苗回锅肉,加了太各豆豉、郫县豆瓣,座墩肉炒到起灯盏窝儿......这些细细碎碎,才构成了你的家乡的美丽。

《家天天》~普玄

原名陈闯,出生于湖北省谷城县,现居武汉。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后读北师大作家班。曾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小说月报.原创版》《钟山》《花城》等刊物发现小说三十余篇,被《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选载三十余次。曾获《当代》《长江文艺》《芳草》等杂志小说奖、湖北文学奖、新屈原文学奖、百花文学奖等文学奖项。

1、孤儿要活下去,一是要嘴甜,嘴会说,这个本事你有,另外一点,要找到你的贵人。谁是你的贵人?总在帮你的人是你贵人。

2、教一个人坏和教一个人好一閪,都必须在成长期,过了成长期以后,教一个人学好不容易,教一个人学坏也不容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