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结石疱疹 / 【朱良春:四方治泌尿系结石】

分享

   

【朱良春:四方治泌尿系结石】

2021-11-10  昊晟堂

朱良春老师治疗泌尿系结石首辨虚实,燮理阴阳,其特色乃汲取古方之严谨,经验方之灵活,民间单验方之特效,把古方、经验方、单方、草药熔为一炉。且注重“临时制宜,随症加减”,如自拟“通淋化石汤”治尿石实症,“增水益气排石汤”治尿石气阴两虚症,“济生肾气三金汤”治疗尿石肾阳虚衰症,参苓白术散加味治疗肾结石,历年来治疗各种泌尿系结石,疗效卓著,经验独到,今选析如下:


清利温阳治新病,通淋化石新方订


朱良春指出:“泌尿系结石的治疗方法较多,但总不能离开整体治疗原则,因此既要抓住石淋为下焦湿热蕴结,气滞血瘀,又要注重湿热久留,每致耗伤肾阴或肾阳。故新病应清利湿热,通淋化石,久病则需侧重补肾或攻补兼施,抓住肾虚,气化无力,水液代谢失常,杂质日渐沉积形成结石之病机。”


朱良春自拟“通淋化石汤”(基本方由鸡内金、金钱草、海金砂、石见穿、石韦、冬葵子、芒硝、六一散、桂枝、茯苓组成)。


方以清利为主,佐以温阳。

方中鸡内金、金钱草为对,一以化石,一以排石。金钱草清热利尿、消肿排石、破积止血,朱良春大剂量使用,对泌尿系结石的排除尤有殊效。

海金砂、石见穿为对,海金砂甘、淡、寒,淡能利窍,甘能补脾,寒能清热,故治尿路结石有殊效,石见穿苦、辛、平,健脾胃,消积滞,能助鸡内金攻坚化石,亦助金钱草通淋排石。

石韦、冬葵子为对,一为利水通淋止血、泄水而消瘀,一为甘寒滑利,通淋而排石,乃取《古今录验》“石韦散”之意。

又伍以芒硝、六一散为对,芒硝辛苦咸寒,有泄热、润燥、软坚、化石之功,六一散利六腑之涩结,亦有通淋利水排石之著效,尿路结石用芒硝,有通后者通前之妙,病在前,而病之机窍在后,当取反治,乃有局方“八正散”用大黄之意,医者昧于此,往往难免束手无策。

朱良春又妙伍桂枝、茯苓为对,取仲景“五苓散”之意,通阳化气行水,桂枝通阳于外,茯苓通阳于下,化机鼓荡,气化水,水化气,使全方活泼泼一片化机,盖清利之中辅以温阳,颇能提高利水排石的疗效,亦可顾扶肾气,使命火旺盛,气化蒸腾有力,水液代谢复常。乃是抓住了化石排石治法之根本,亦是燮理阴阳寒热之举,更能免除久服清利苦寒药伤脾败胃之弊。


增液益气治久病,津盈气足排石灵


朱良春指出:“气阴两虚型泌尿系结石多为久病或久服清利药伤阴所致,临床多见腰痛、血尿、手心热、尿短频、头眩、颧红、口干、盗汗、失眠、舌红少苔、脉细数等症状,治宜调补扶正。盖扶正者,治肾也,治肾者增液补气也。感染急发时祛邪为主,祛邪者治膀胱清湿热也。又因气化原由阴以育,故调气排石当育阴以化气,增液为主益气为辅,尤其是那些久治不愈,久服清利中药伤及阴津者,必须增液益气排石并用。夫欲通之,必先充之,气足则推动结石之力强,津液盈满则水深舟自浮。实践证明增液药能清、能润、能通,又能缓解绞痛,控制感染,使尿路炎症速得减轻以至消失。


朱良春自拟“增液益气排石汤”(基本方由生地、生黄芪、元参、麦冬、升麻、怀牛膝、桂枝、生白芍、鸡内金、金钱草、石韦、冬葵子组成)。


历年验证临床,屡收殊效。

方中生地、生黄芪为对,一以增液生津,滋肾,润沃枯涸,涤荡乾着,一以补中益气,实脾升陷,益胃生津,此乃甘寒补气之法。

伍以元参、麦冬为对,意清金补水,养阴增液,实践证明元参有软坚散瘀、溶石化石作用。

升麻、牛膝为对,一升一降,取其升降相因,调正气机以助气化。

桂枝、生白芍为对,取其滋阴和阳、调和气血,且桂枝和而不烈,刚而不燥,有温煦暖营、兴奋机枢之妙。可发汗,可止汗,可祛邪,可扶正,可降逆,可升陷,可通利小便,可固摄小便。

再辅以大剂量鸡内金、金钱草为对,以化石排石。

石韦、冬葵子为对,通淋止血,泄水消瘀,通利排石,

有血尿者加琥珀、小蓟或白茅根、墨旱莲。朱良春以此方治愈病例较多,疗效确切,久服无耗气伤阴之弊。

尿石阳衰古方寻,济生肾气加三金


朱良春治疗泌尿系结石久治不愈,症见怯冷、腰腿酸软、便溏溲长、自汗、脉沉迟、舌胖而润,显属肾阳虚衰者,自拟“济生肾气三金汤”,每获显效。药用“济生肾气丸”加鸡内金、金钱草、海金砂,并发肾积水者,合用“五苓散”(基本方由生地、怀山药、萸肉、丹皮、茯苓、泽泻、制附子、桂枝、鸡内金、金钱草、海金砂组成)。


方中生地、山药为对,生地凉润多液,能养血填精、益髓补肾,山药滑而兼涩,淡而微咸,咸则归肾,涩则固肾。

萸肉、丹皮为对,一以滋肝,一以清心,以上壮水润沃之品以补肾之体。

附子、肉桂为对,以化气宣阳,乃益肾之用。合为滋而不腻,温而不烈。膀胱之津,由气化而出,气者,阳也。阳旺则气化,温补即所以化气,乃塞因塞用之妙矣。

泽泻、茯苓为对,一以下引下泄,使有形之水质去,斯无形之真阴生,一以导桂附归根,不使飞扬上燔,且苓能起阴气,泽能运津液,阴升则阳降,水升则火降。

车前子、牛膝为对,车前泄而能补,牛膝降而滑利,

加鸡内金、金钱草、海金砂化石排石。乃集温阳、补肾、滋填、引导、化石、排石于一炉,面面俱到。此方治阳气虚衰、气化无力、结石久滞,关键在于附桂的鼓荡作用,盖附桂增进体温,鼓荡细胞,兴奋神经,唤起全身一切机能,气不外达者,用之可以发散;气不内敛者,用之可以统摄;气不融和者,用之可以通下。


护土助运排肾石,参苓白术散汤施


肾结石患者因误治等因致正气虚损,脾胃升降逆乱,土虚失运,临床常见服化石、排石、通淋、利水等中药百余剂未排石者,似此久治不愈、气阴两虚、寒热夹杂之症,当选甘淡平之剂,或甘缓和中之剂以调脾助运、燮理阴阳,使脾胃升降有序,气化功能复常。盖护土助运以调气机,大能促助肝胆疏泄之功能,故结石能不攻而下,此乃重视整体病机,扶正驱邪之法。朱良春常选“参苓白术散”加减药用党参、白术、莲子、扁豆各10克,茯苓、冬葵子、鸡内金、苡米、怀山药各15克,甘草、炒小茴各6克,砂仁、桔梗各3克,大枣5枚。日一剂,水煎服。有血尿者加大剂白茅根代水,尿路感染者加滑石、连翘。


泌尿系结石的治疗,新病当清利湿热、通淋化石,久病宜攻补兼施,侧重补肾护脾。此病原因肾虚、气化无力、水液代谢失常,杂质日渐沉积形成结石。然对脾虚肝郁,同样导致气化功能失常,必须深究。张景岳对肺脾肾三脏在水液代谢中的精辟论述为后世所称颂,而被广泛应用,但对肝在水液代谢中的重要作用,却未详述。朱丹溪在《格致余论》中说“主闭藏者肾也,司疏泄者肝也”。明代孙一奎提出“肝主小便”之观点。张志聪云:“肝主疏泄水液……而小便频数不利者,厥阴之气不化也。”朱良春治疗泌尿系结石喜用冬葵子,而不论新病、久病,实证、虚证或虚实夹杂,均用冬葵子通肝经之滞,使疏泄不失其职。笔者历年验证临床,对久病气阴两虚者,或脾肾虚损者尤为合拍,对久用大剂量金钱草之属伤阴者更加适合。周学海《续医随笔》云:“肝者、贵阴阳,统气血……握升降之枢也。凡脏腑十二经之气化,皆必籍肝胆之气以鼓舞之,始能调畅而不病。”肝对小便有调节之作用,肝可“泄水以助土”,肝舒则阳明气畅,小便通利,肝肾气化复常。故肝在三焦水液代谢中的作用,亦给治疗泌尿系结石的用药思路颇多启发。近年来,笔者用护土助运之法,用参苓白术散加味治肾结石,用香砂六君汤加味治胆结石均取著效,足证护土助运之法能培土生金,金水相生,使阴气行,阳自化。护土助运能调整气机,大能促助肝之疏泄,恢复脾肾气化功能,使结石不攻而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