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汶青396 / 2021.年11月文 / 口述 | 霸道弟弟爱上我,见家长时,大姑姐...

分享

   

口述 | 霸道弟弟爱上我,见家长时,大姑姐掐了我一下,全懂了。

2021-11-11  谢汶青396

图片

原创插图:喵喵夏,讲述:简婕,女,33岁

慢慢喜欢你 音乐: 莫文蔚 - 我们在中场相遇 来自QQ音乐

01

郑鹏比我小六岁,是闺蜜郑菲的亲弟弟。

他出生那年,我和郑菲还是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

至今仍记得第一次看见郑鹏的样子,那么软糯可爱的小宝宝,跟巷里的小猫一样大小。

一种保护欲,在那一小团粉嫰弱小的生命面前,油然而生。

郑菲不停地炫耀:“哇,我弟弟真是太可爱了。”

我跟着羡慕嫉妒地问:“也可以给我当弟弟吗?”

郑菲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嗯,行吧,那就算你一个,其余谁都不行。”

然后,我俩叽叽喳喳地讨论日后带郑鹏玩啥,给他买啥,有人欺负他时,该怎么办……

02

有弟弟,在遥远的1995年,是一件稀罕事。

因为郑鹏一家是少数民族,所以才有这待遇。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电视只有八点档。

于是,郑鹏就成了我和郑菲的玩具。

我俩像玩布娃娃一样,给他各种换装,拿着水彩笔给他画手表,画胡子……

说来搞笑,幼年郑鹏只要亲姐郑菲一出现,他手抓脚踹,各种桀骜不服。

但一见我就笑,任由我摆弄,乖乖就范。

再大一点,好吃好玩的,他跟姐姐玩命地抢,相差六岁还能打生死仗。

但每次我去他们家,郑鹏一准屁巅屁巅地跑过来,不是送我颗糖,就是塞块饼干。

就连他们爸妈都惊奇:“这孩子,更像是简婕的亲弟弟。”

03

只不过,幼年的郑鹏有多乖巧,长大后,就有多欠扁。

连“人口手”都不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什么是谈恋爱。

那会夏天的夜晚,大人小孩都在小区院子里乘凉。

看到有情侣手拉手地路过,郑鹏会突然跑过来牵住我的手,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大人逗他:“鹏鹏,你长大以后跟谁结婚呀?”

郑鹏一点也不害羞:“简婕。”

他奶声奶气,回答得干脆利落。

大家笑得更大声了,继续打趣他:“你个小屁孩儿,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这要是放一般孩子身上,早跑开玩别的去了,可是,郑鹏语出惊人:“我知道啊。”

然后,他指着郑菲的头发:“我最……最……最讨厌女孩儿的马尾巴。”

他用了三个最,而且不是结巴,只是强调。

接着,来个神转折:“可是,简婕梳就好看。”

结果,小院沸腾了。

叔叔阿姨们跟着起哄,问他们爸妈:“深不深刻,有没有道理?”“这孩子,天生就会谈恋爱,简直就是贾宝玉啊。”

还在上学前班的郑鹏,一语成名。

每次一放学,就听街坊四邻远远地招呼:“哎呦喂,小宝玉放学啦。”

04

而“小宝玉”真是人来疯。

别人越喊,他还越来劲。

那时候,流行一首科普儿歌:“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

他听了,好奇地嘀咕:“那媳妇的爸爸妈妈叫什么?”

大人也没在意,立即教他:“媳妇的爸爸叫岳父,媳妇的妈妈叫岳母。”

打那儿之后,郑鹏对我爸妈直接改口了。

人前人后,热火朝天地打招呼:“岳父好、岳母好。”

刚开始,我还小女生心态地呵斥他不许这样叫。

但后来,终是拗不过他的坚持,也就由着一个小孩天真无邪地胡闹。

不出意外,总有一天,我们再提起这些童年糗事,他会挠着头否认的。

05

大概是我高二那年,老城区拆迁,我家搬到了城南,郑家搬到了城西。

搬家后第三天晚上八点多,我接到郑菲打来的电话,问我有没有看到郑鹏?

“放学他就没回家,给老师同学打过电话了,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当时凭直觉脱口而出:“会不会去了老房子那里?”

最终,大家真的在老房子找到了郑鹏。

他坐在空无一人的院落里,画画,画得认真仔细,就连我家窗户上的窗花,都画得清清楚楚。

画面上,梳着高高马尾的我和郑菲背着书包走在前面,小小的郑鹏跟在后面……

直到看到我们,郑鹏才意识到天已经黑了。

他对我们说:“我要把这里好好画下来,我舍不得离开这里。”

听了这话,郑爸郑妈所有的责备都没说出口。

我心里虽然酸酸的,但害怕郑鹏挨揍,赶紧用开玩笑缓解气氛:“郑鹏,你把我画得太丑了,你看,郑菲就画的又瘦又高……”

结果,他特别严肃地对我说:“简婕,两天没看见你,真觉得好几年过去了。现在,我跟你同岁了。”

这孩子,这算术,这气氛,简直要人命。

我堂堂一个高中生,居然被这个刚上初一的小男孩给搞悸动了!

他还是那么幼稚,可是,我们却不忍嘲笑。

06

后来,郑鹏每天放学都会去老房子那画画,画完外观,画家里。

他还因此得了一个,“史上最小钉子户”的称呼。

就连我爸妈都感慨:“若论做人的长情,咱都不如人家郑鹏。这孩子,心思细,重感情。”

最后,郑鹏把那些画都送给了我:“简婕,你要是想'老家’了,就看看。”

我……

真不知道这小子哪年可以长大,长大了,应该就没这么幼稚了吧?

07

时光是在我上大学之后,骤然变快的。

郑菲考进老家的财经学院,我则去了武汉一所高校。

印象里每次回家,跟郑菲郑鹏都是匆匆一见。

但每一次,他都跟吃了化肥一般,长高许多。

且每一次,都会特别欠扁地上下左右打量我,然后说:“嗯,一看就没谈恋爱。”

郑菲问他:“郑鹏,你是狗吗?她谈没谈恋爱,你闻得出来?”

郑鹏说:“切,你们女孩子要是谈恋爱了,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那时候,我真觉得郑鹏“贾宝玉”这个绰号,也并非浪得虚名。

大学四年,我的确没有恋爱。

理工院校,学业紧张是一方面,重要的是,确实不曾心动过。

08

我的初恋开始于实习期。

从实习的第一天起,我就对大我七岁的部门总监一见钟情。

他在业务上的专注,为人的得体,甚至对着电脑微微皱眉的样子,都精准地长在我的审美点上。

因为他,初涉职场对我来说,不是考验,而是福利。

但打击也来得很快。

优秀如他,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

那个女孩每天下班时,开着宝马来接他,肤白、貌美,谈笑间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我整个人都黯淡了。

可是,我还是怀揣着这份仰慕,过五关斩六将地留在了实习单位。

有些人,就算不能拥有,但每天拥有和他共同的工作八小时,也是幸福的。

09

可想而知,爸妈就我一个女儿,如此远漂,他们有多难以接受。

但比这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我不相亲无恋爱,一日日把自己剩了下来。

为了逃避催婚,甚至有好几个春节,我都没回家,独自去旅行。

爸妈打来电话责备我,说养我一场,还不如邻居家的孩子。

他们说的是郑菲和郑鹏,每年大年初一,姐弟俩都会去我家拜年。

郑鹏依然没羞没臊地喊我爸妈“岳父”“岳母”。

我妈说:“鹏鹏这孩子真是招人喜欢,可惜你们差了整整6岁!”

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可见我爸妈已经是多么地恨嫁了。

10

2013年的9月3日,我下班走出单位大厅时,看到了郑鹏。

他居然考到了武汉来!

而且,事先跟所有人打好了招呼,让他们别告诉我,给我一个惊喜。

我是很开心,本来想摸摸他的头,说姐请你去吃好吃的。

可是,伸出手,才发现已经够不到他的头了。

郑鹏拿起我的手,朝自己的头打了一下,说了一句:“简婕,好久不见,我等你的时候还是会心跳加速。”

这小子,还是那副德性。

最令我吃惊的是,我俩吃饭时,他人小鬼大地问我:“简婕,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惊讶极了:“你怎么知道的?我没跟你姐说过啊。”

郑鹏得意地看着我:“你的眼神告诉我的,不过,我猜哈,撑死也就是个暗恋。”

多年未见,这小子改算命了吗?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好奇地问他。

“暗恋的人,眼里都有一团迷雾,和这世界,和他人,都隔着一层。”

真看不出来,这样的话,出自郑鹏的嘴里。

不过,对于感情这件事,他从小就语出惊人。

我讥笑他:“你一个小屁孩,懂得还挺多。”

他说:“那是因为暗恋这件事,我一出生就在做。”

得,这小子三句话不离本行。

11

那天吃饱喝足,我带郑鹏夜游了东湖,然后送他回学校。

在他的不停追问下,我跟他讲了自己暗恋男上司的事。

包括如今,他女儿都上幼儿园了。

我当初留在武汉的确是因为他,但也正因为喜欢他,我默默向他看齐,成为了跟他一样,在公司独当一面的人。

人生可能就是这样吧,无心插的柳通常枝繁叶茂。

那天,在学校门口,郑鹏特别严肃地对我说:“简婕,谢谢你那么爱惜羽毛,依然把初恋的位置留给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比你那个男上司更优秀,更值得你拥有。”

我又想敲他的头,但迅速意识到彼此的身高差,只能改用脚踢他。

谁知,他丝毫不躲,继续油嘴滑舌:“简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动手动脚时,说明她是喜欢他的。”

12

事实上,像郑鹏这样讨喜的男孩,谁会不喜欢呢?

只不过,我对他的感情不用推敲,一直都是姐姐对弟弟的情分。

我相信,以郑鹏的活泼可爱长情,大学里的他,很快就会迎来真正的恋情。

可是,两个月后,郑鹏以生日之名,请我去学校和同学一起庆祝。

然后,在对着蜡烛许愿环节,他当着几个室友的面,大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一,早日把简婕变成女朋友;二,边读书边创业,争取做个毕婚族。

说实话,那一刻,我没有多少感动。

只是羡慕像郑鹏这样的男孩,有爱可以大声说出来,真实坦荡地把自己和所爱晾晒在太阳之下。

而面对他炽热的心意,我没有拒绝,只是对他说:“小屁孩,心意收到,感谢欣赏,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快乐。”

他呢,欠扁劲儿又犯了:“不客气,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改口叫我'老公’的。”

然后,是他那几个兄弟激动热烈的掌声、口哨声。

青春真好!

13

大二那年,郑鹏开始边读书边创业。

和他的同学一起,搞了一个小小的视觉工作室。

开业那天,我去给他捧场。

到了那个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工作室,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工作室的背景墙,是用我和郑鹏从小到大的照片做成的。

而且,那些照片都是我和郑菲合影时,郑鹏跑来蹭镜头的。

结果,他把郑菲都给P了下去。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从开裆裤到当下的故事。

最后一张,是一纸空白,上面写着:故事未完,待续……

有些细节,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比如有张P出来的合照下,有郑鹏写的自己的名字和我的名字。

配文:我每一只笔都记得你的名字,所以,你的名字比我自己的,写得好!

在那些被精心修饰的照片面前,我内心是激荡的。

但6岁的年龄差,让我提醒自己冷静、稳重。

14

那天,我跟郑鹏很认真地谈了一次。

我的谈话当然常规,因为我是他姐姐,我一直拿他当弟弟看,以及他一定会遇到更好、更适合的女孩等等。

郑鹏丝毫没被我说动,但还是耐心听我说完。

然后,条理清晰地对我说:“简婕,我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从一出生就喜欢一个人的机会也只有一次,所以,我想成全自己。我对你,不是暗恋,是志在必得;还有,不要把我的爱当成负担,也许我们之间没有结局,但我想用行动告诉你,就算未来不能在一起,你也要知道,曾经被一个男人如此爱过。这样,不管你未来遇到什么事,什么人,你都会更加珍惜自己,因为,你很珍贵。”

如果说,之前我一直拿郑鹏当孩子,但在字字珠玑面前,我有那么好几个瞬间,忘记了他的年龄。

作为一个已经在社会上摔打过无数遍的社畜,我清楚的知道,这样干净清澈的爱,一生可能仅此一次。

所以,那天我再没有矫情地拿年龄、家庭、世俗的眼光说事。

只是对他说:“人生那么长,咱们边走边看。无论如何,我都谢谢你。”

这一次,不是一个姐姐对弟弟的训话,而是两个成年男女的对话。

郑鹏听了,顿时喜形于色:“放心吧,我们是会笑到最后的。”

15

那几年,我全程见证了郑鹏的努力。

我亲眼见他为了客户的一个短视频,反反复复拍摄剪辑,最终客户都满意了,但就因为他自己觉得有瑕疵,熬了三个通宵才做出最终版本。

他说每个作品对他来说,不是数得过来的碎银几两,而是做人做事的根基。

然后,他话锋一转:“你不是最介意咱俩的年龄差吗?所以,我一直以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认为,人和人之间,不应该用生理年龄来粗暴划分,而是以心理年龄。”

我承认这理论深得我心。

尤其是工作之后,我慢慢发现,拉开人与人之间差距的,不是年龄,而是对人对事、对己的责任心。

这个小我6岁的弟弟,我正在慢慢被他实力圈粉。

他为人处事的那份用心诚恳,于我是一种激励。

但郑鹏又说了:“那是因为我们是同一种精神体质的人啊,所以,我才会一出生就被你吸引。”

缘分这件事,就这样被他解释得如此通俗易懂。

16

真正接受郑鹏的感情,是2017年,他大学毕业了。

他把全家人都叫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还给我爸妈订了机票,让他们来大武汉转转。

而事先,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人要来。

那晚,本来我和郑鹏提前约好了,我请他吃饭,庆祝他毕业。

可是,到了餐厅才发现,双方的家人也都在。

我顿时就紧张了。

但好在大家熟得不能再熟了,三言两语也就掩盖了我的慌乱。

只是,惊喜过后,我整个人还是心虚得直搓手,预感着今晚一定有大事发生。

果不其然,酒过三巡,有一只手在桌子下面,紧紧握住了我一直在出汗的左手。

是郑鹏。

我没有躲闪,相反,整个人反而平静下来。

突然觉得,有他在,其实,我没什么好怕的。

也是在那一刻,我心一横,承认了自己对这个男孩所有的爱与信赖。

我用左手的拇指,轻轻敲了敲他的手掌。

不多不少,三下。

而郑鹏,秒懂我的心意。

他突然站起来,把我们握在一起的双手举在半空,坚定地对在座的所有人说:“爸妈,岳父岳母,姐,我和简婕恋爱了。”

17

我以为,等待我俩的,会是一场地震。

甚至,我做好了任何一方父母掀桌子的准备。

可是,并没有。

双方父母几乎同时“嗯”了一声,然后,他们开始碰杯。

郑妈说:“旁观者早就看明白了,你俩却磨叽了那么多年。”

我爸更奇葩:“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缺少咱年轻时那股子生猛劲儿。”

这下,反而轮到我和郑鹏好奇了。

我问我妈:“你是吓傻了吗?”

我妈不屑:“这点世面,你妈我还是见过的。而且,三岁看老,从鹏鹏当年叫岳母那天起,我就希望他真能成我女婿!”

还有郑菲,走过来掐了我一下:“弟妹,以后请叫我大姑姐。”

郑菲还说,在来的飞机上,他们就商量过了,如果我和郑鹏依然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他们就撮合我们。

毕竟,这种开始于“纸尿裤时代”的爱情,可遇不可求。

18

如今,我和郑鹏已经是一双儿女的父母。

日子过得深了,渐渐淡忘了彼此的年龄沟壑。

郑鹏常常看着我因为生活上一点小确幸,便莺歌燕舞的样子,感慨:“其实啊,少女心并不长在少女身上,真正的成熟,就是温柔的抵达天真。”

这话,全说在心坎上。

好的爱情,就是鼓励对方做孩子。

于我而言,郑鹏不仅仅是弟弟、老公,而是我人生最最重要的知己。

所以,想高调地秀一次我的姐弟恋。

希望未婚的姐妹们,别将就,别悲观,请爱惜羽毛。

那个爱你的人,或许正在路上,风尘仆仆向你奔赴而来。

愿,世间美好与你们环环相扣

慢慢喜欢你 音乐: 莫文蔚 - 我们在中场相遇 来自QQ音乐

近期故事看了吗?关注即可阅读
写故事的刘小念
我是刘小念,一个写故事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二胎妈妈。著有作品《二胎时代》《煮妇炼爱记》《呼吸》《创业情侣》等。
821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金刚妈妈呀推出了福利活动,好穿的内衣、睡衣、丝袜、拖鞋、防晒品、零食,每天都有特价秒杀,可以扫二维码去看:)

扫二维码,去福利秒杀

讲故事加微信:jiulove1026  或微博@刘小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