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鱼123 / 待分类 / 【读书笔记】春秋左传•文公二年

分享

   

【读书笔记】春秋左传•文公二年

2021-11-13  南有鱼123

#提要





主要事件

彭衙之役

狼瞫之勇

僖公——仲尼论臧文仲

【涉及人物】

秦穆公、孟明视;晋襄公、先且居、赵衰、狐鞫居、梁弘、莱驹续简伯狼瞫阳处父、士縠陈共公;孔达;公孙敖夏父弗忌、东门襄仲;公子成;辕选;公子归生

【涉及国家】

秦、晋、陈、卫、鲁、宋、郑、齐


#原文





【经】

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晋侯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丁丑,作僖公主。三月乙巳,及晋处父盟。

夏六月,公孙敖宋公陈侯郑伯、晋士縠盟于垂陇。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

秋七月。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

冬,晋人、宋人、陈人、郑人伐秦。公子遂如齐纳币。

【传】

二年春,秦孟明视帅师伐晋,以报之役。二月,晋侯御之。先且居将中军,赵衰佐之。王官无地御戎,狐鞫居为右。甲子,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晋人谓秦“拜赐之师”。

战于也,晋梁弘御戎,莱驹为右。战之明日,晋襄公缚秦囚,使莱驹以戈斩之。囚呼,失戈,狼瞫shěn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女为难nàn。”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

君子谓:“狼瞫于是乎君子。《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chuán。’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乱,而以从师,

秦伯犹用孟明孟明增修国政,重施于民。赵成子言于诸大夫曰:“秦师又至,将必辟之。惧而增德,不可当也。《诗》曰:'毋念尔祖,聿修厥德。’孟明念之矣。念德不怠,其可敌乎。”

丁丑,作僖公主。书,不时也。

晋人以公不朝来讨。公如晋。夏四月己巳,晋人使阳处父盟公以耻之。书曰:“及晋处父盟”,以厌之也。適晋不书,讳之也。

公未至,六月,穆伯会诸侯及晋司空士縠盟于垂陇,晋讨卫故也。书“士縠”,堪其事也。

陈侯为卫请成于晋,执孔达以说。

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逆祀也。于是夏父弗忌为宗伯,尊僖公,且明见曰:“吾见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后小,顺也。跻圣贤,明也。明顺,礼也。”

君子以为失礼。礼无不顺。祀,国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谓礼乎?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故不先不先不先不窋。宋祖,郑祖厉王,犹上祖也。是以《鲁颂》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礼”,谓其后稷亲而先帝也。《诗》曰:“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礼”,谓其姊亲而先姑也。

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废六关,妾织蒲,三不仁也。作虚器,纵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

冬,晋先且居、宋公子成、陈辕选、郑公子归生伐秦,取彭衙而还,以报彭衙之役。卿不书,为穆公故,尊秦也,谓之崇德。

襄仲如齐纳币,礼也。凡君即位,好舅甥,修昏姻,娶元妃以奉粢盛,孝也。孝,礼之始也。

—----------—

备注:人物标棕色,地名标绿色,摘录标红色。


#注释





文公二年

[1]文公二年:公元前625年。周襄王二十八年、齐昭公八年、晋襄公三年、卫成公十年、蔡庄侯二十一年、郑穆公三年、曹共公二十八年、陈共公七年、杞桓公十二年、宋成公十二年、秦穆公三十五年、楚穆王元年、许僖公三十一年。

【经】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晋侯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

[1]甲子:七日。

[2]彭衙:秦邑,即晋陕西省白水县东北四十里之彭衙堡。[3]败绩:据庄十一年传“凡师,敌未陈曰败某师,皆陈曰战,大崩曰败绩,得人隽曰克,覆而败之曰取某师,京师败曰王师败绩于某”。

【经】丁丑,作僖公主。

[1]丁丑:二十日。

[2]主:死者牌位。

【经】三月乙巳,及晋处父盟。

[1]乙巳:十九日。

[2]杜注谓:“处父为晋正卿,不能匡君以礼,而亲与公盟,故贬其族。族去,则非卿,故以微人常称为耦,以直厌不直。不地者,盟晋都。”此为《春秋经》书外大夫盟鲁之始。处父,即阳处父。

【经】夏六月,公孙敖会宋公、陈侯、郑伯、晋士縠盟于垂陇。

[1]士縠:晋大夫,此时任司空。祁姓,士氏,名縠。士蒍之子。前618年与箕郑父、先都、梁益耳、蒯得等人作乱被杀。

[2]垂陇:《公羊》《榖梁》作“垂敛”。郑地,在今河南省荥阳县东北。

[3]此会晋国主盟,大夫主诸侯会盟始自士縠。

【经】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1]据僖三年传“春不雨,夏六月雨。自十月不雨至于五月,不曰旱,不为灾也。”杜注谓:“周七月,今五月也。不雨,足为灾。不书旱,五穀犹有收。”

【经】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

[1]丁卯:十三日。

[2]大事:指吉禘(古时除丧,奉死者神主入祭于宗庙)。

[3]大庙:即周公之庙。

[4]跻:登,上升。

◆【传】二年春,秦孟明视帅师伐晋,以报殽之役。二月,晋侯御之。先且居将中军,赵衰佐之。王官无地御戎,狐鞫居为右。甲子,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晋人谓秦“拜赐之师”。

[1]上接去年“殽之役,晋人既归秦帅……复使为政。”

[2]殽之役:在僖三十三年。

[3]赵衰佐之:杜注谓:“代郤溱”,即赵衰代郤溱佐中军。郤溱于僖二十七年被命中军佐,僖二十八年是参加城濮之战,则郤溱去世于前632年-前625年之间。

[4]王官无地:王官无地代梁弘任晋襄公御。王官,地名。其人或以采邑为氏。

[5]狐鞫居:即续简伯、续鞫居。狐氏,采邑于续。

[6]秦师败绩:《秦本纪》载“缪公于是复使孟明视等将兵伐晋,战于彭衙。秦不利,引兵归。”与《左传》不同。

[7]拜赐之师:僖三十三年使孟明视对阳处父有“三年将拜君赐”之言,故晋以此讥之。

◆【传】战于殽也……狼瞫……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瞫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女为难。”

[1]箕之役:在僖三十三年。

[2]盍:何不。

[3]吾与女为难:我跟你一起发难(杀死先轸)。为难,发难。

◆【传】瞫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

[1]《周志》:古书。

[2]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见于《逸周书·大匡篇》,作“勇如害上,则不登于明堂”。此句可译为“勇敢如果杀害在上的人,死后不能进入明堂(享祭先祖,功臣配食)”。明堂,杜注谓:“明堂,祖庙也,所以策功序德,故不义之士不得升”,与杨注不同。

[3]死而不义,非勇也:杀死先轸则自己必死,是不义之死,非勇。

[4]共用:死于国用。共,同“恭”。

[5]亦其所:得宜,合适。

[6]上:指先轸。

◆【传】君子谓:“狼瞫于是乎君子。《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乱,而以从师,

[1]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出自《小雅·巧言》。可译为“君子如果发怒,动乱就可以很快阻止”。遄,疾。沮,止。

[2]王赫斯怒,爰整其旅:出自《大雅·皇矣》。可译为“文王勃然大怒,于是就整顿军队。”赫斯,即赫然,形容发怒。

◆【传】秦伯犹用孟明。孟明增修国政,重施于民。赵成子言于诸大夫曰:“秦师又至,将必辟之。惧而增德,不可当也。《诗》曰:'毋念尔祖,聿修厥德。’孟明念之矣。念德不怠,其可敌乎。”

[1]赵成子:即赵衰。

[2]毋念尔祖,聿修厥德:出自《大雅·文王》。可译为“怀念着你的祖先,而修明你的德行。”毋念尔祖,今作“无念尔祖”。

[3]其:岂,难道。

◆【传】晋人以公不朝来讨。公如晋。夏四月己巳,晋人使阳处父盟公以耻之。书曰:“及晋处父盟”,以厌之也。

[1]四月己巳:十三日。《春秋》书“三月乙巳”而《左传》书“四月己巳”,杜注谓“经、传必有误。”己巳,十三日。杨注谓三月文公出使晋,四月盟会。

[2]书曰:“及晋处父盟”,以厌之也:处父本应称“阳处父”,今去其氏“阳”而称其名/字“处父”,厌之也。厌,憎恶。

◆【传】公未至,六月,穆伯会诸侯及晋司空士縠盟于垂陇,晋讨卫故也。书“士縠”,堪其事也。

[1]司空:即大司空。

[2]卫故也:指文元年卫成公听陈共公之谋,使孔达伐晋。

[3]堪其事:能胜任其事。

◆【传】陈侯为卫请成于晋,执孔达以说。

[1]此陈共公践行文元年“更伐之,我辞之”之诺言。

◆【传】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逆祀也。于是夏父弗忌为宗伯,尊僖公,且明见曰:“吾见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后小,顺也。跻圣贤,明也。明顺,礼也。”

[1]跻僖公,逆祀也:将鲁僖公的牌位升至鲁闵公之上来祭祀。据《鲁语》,不仅变祭祀位次,昭穆亦变(僖公变为昭,闵公变为穆)。

[2]于是:于此时。

[3]夏父弗忌:亦作“夏父不忌”“夏父不忌篡”,夏父展之后。

[4]宗伯:亦作“宗人”,古代掌礼之官。

[5]新鬼:新死之鬼,指鲁僖公。

[6]故鬼:久死之鬼,指鲁闵公。

[7]圣贤:以鲁僖公为圣贤。

◆【传】子以为失礼。礼无不顺。祀,国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谓礼乎?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鲧,汤不先契,文、武不先不窋。宋祖帝乙,郑祖厉王,犹上祖也。

[1]齐圣:聪明圣哲。

[2]不先父食:以子不先父食比喻,即后立之君其食之位不能在于其先立之君之上。

[3]鲧:禹之父。

[4]契:汤十三世之祖。

[5]不窋:周之先祖。

[6]宋祖帝乙:宋以帝乙为祖。帝乙,微子(宋国始封君)之父。

[7]郑祖厉王:郑以厉王为祖。厉王,郑桓公(郑国始封君)之父。

[8]上:同“尚”,尊崇。

◆【传】是以《鲁颂》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礼”,谓其后稷亲而先帝也。

[1]春秋匪解……皇祖后稷:出自《鲁颂·閟宫》。可译为“一年四季的祭祀不懈怠,没有差错,致祭于上天,又致祭于伟大的祖先后稷。”春秋,四时。解,懈怠。忒,差错。皇皇,形容词,大。后帝,谓天。

◆【传】《诗》曰:“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礼”,谓其姊亲而先姑也。

[1]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出自《邶风·泉水》。可译为“问候我的姑母们,再问候到各位姐姐。”姑,父之姊妹。

[2]定八年经“从祀先公”,传“冬十月,顺祀先公而祈焉。辛卯,禘于僖公。”则次年改僖、闵之祭祀,至鲁定公八年(前502年)又改回闵昭僖穆。

◆【传】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废六关,妾织蒲,三不仁也。作虚器,纵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

[1]臧文仲:即臧孙辰。鲁国正卿,历事鲁庄公、闵公、僖公、文公四君。

[2]展禽:即柳下惠。

[3]废六关:一指废弃六个关口,一指设置六关以收税。

[4]妾织蒲:妾织蒲席贩卖,指与民争利。

[5]作虚器:指臧文仲私蓄大蔡之龟,并作室以居之之事。(《论语·公冶长》“臧文仲居蔡,山节藻棁,何如其知也。”)

[6]纵逆祀:纵容夏父弗忌逆祀之主张。

[7]祀爰居:见《鲁语》(海鸟曰“爰居”,止于鲁东门之外三日,臧文仲使国人祭之。展禽曰:“……海鸟至,己不知而祀之,以为国典,难以为仁且智矣。)爰居,海鸟。

◆【传】冬,晋先且居、宋公子成、陈辕选、郑公子归生伐秦,取汪及彭衙而还,以报彭衙之役。卿不书,为穆公故,尊秦也,谓之崇德。

[1]公子成:宋卿。宋庄公之子。

[2]辕选:陈卿。辕涛涂之后。

[3]公子归生:郑卿。字子家。

[4]汪:地名。

[5]彭衙:地名。

◆【传】仲如齐纳币,礼也。凡君即位,好舅甥,修昏姻,娶元妃以奉粢盛,孝也。孝,礼之始也。

[1]好舅甥:派遣使者重申旧好。鲁国子鲁桓公之后多娶齐女,齐鲁世代为婚,齐鲁为舅甥之国。

[2]修昏姻:指鲁纳币。文四年夏始“逆妇姜于齐。”

[3]娶元妃:鲁文公初娶,故云。

[4]奉粢盛:娶妻所以助祭祀,故云。粢盛,古代盛在祭器内以供祭祀的谷物。


#资料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2009年10月第3版


END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