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品有约 / 待分类 / 只愿身如西江水,奔赴竟陵探故人

分享

   

只愿身如西江水,奔赴竟陵探故人

2021-11-16  响品有约

陆羽,以一本《茶经》在茶界封圣,但是在那个诗风鼎盛的时代,他的诗流传较广的唯有两首。但这两首诗足以窥见茶圣的情感历程之一二。

一首《会稽东小山》述说的是与唐朝女诗人李季兰爱而不得的惆怅,详见:一首诗,一段情,茶圣也有白月光的痛

相对于《会稽东小山》的小众,陆羽的另一首诗《六羡歌》,想必爱茶之人都不觉得陌生吧。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登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这首小诗,名为“六羡”,实为六不羡。诗中一、二句的“黄金罍”“白玉杯”皆为名贵酒器;而“朝入省”和“暮登台”则是指代身居高位。几句读来,便知陆羽的超然,金玉财物和高官厚禄都非他所求。唯有那西江水奔流而去的竟陵是他心之所向。

这首诗虽全句不着一“茶”字,然而其超脱的心态却唯有茶人能解。茶人所爱,唯那一杯淡泊,一盏清雅

只是,末句的心之所羡,却为我们道出陆羽的心结。在西江水汇集的竟陵,有他挂念的美好时光和他最牵挂的人。

陆羽出身于美丽的竟陵,但由于面貌丑陋,还在襁褓中就被父母遗弃江边。若非龙盖寺的住持智积老禅师发现,估计这世间便无茶圣了。

在智积的养育下,陆羽慢慢成长,两人虽以师徒相称,却情同父子。只可惜父子也难免有意见相左时。看着渐渐成长的陆羽,智积有心将衣钵传授给聪明的陆羽,望他能用心侍佛。无奈年少的陆羽一心向往儒学,期待有更广阔的一片天地。两人争执不下,最终以陆羽离家出走而告终。

离开龙盖寺后,陆羽也曾历尽艰辛,尝遍人间冷暖。或许,此时他才发现,最是关爱他的其实是龙盖寺那位严厉却精心呵护他的老和尚。

或许是自尊心作祟,也或许是旧时消息不通、出行不便,自此陆羽再也没有见过这位老禅师。只是,晚年回忆过去,埋在心底深处的或许依旧是童年时,牵着他小手教他读书识字的那位老禅师

若不是老禅师细心呵护,又何来茶圣陆羽;若不是老禅师的用心教导,又何来敏捷文思;若不是老禅师的悉心熏陶,又何来深厚的禅茶底蕴。

陆羽所拥有的种种,皆因幼年寺院生活所带来的深厚影响。饮水思源,而陆羽品茶时,所思的大概就是那位龙盖寺的智积老禅师吧。

而陆羽,终生未娶。世人皆赞茶圣以身侍茶,或许对于陆羽来说,虽身处红尘,心却在佛门。他,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来践行老禅师的教导。

一首小诗,诉说怀念与向往。或许他也希望自己能如那奔赴竟陵的西江水,再去看看那位被他尊称为“竟陵大师积公”的老禅师吧。

品饮岩茶忆往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