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锜 / 待分类 / 论符号的功能

分享

   

论符号的功能

2021-11-16  叶晓锜

论符号的功能

德国符号形式哲学家卡西尔在他著述的《人论》中认为,“对于理解人类文化生活形式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来说,理性是个很不充分的名称。但是,所有这些文化形式都是符号形式。因此,我们应当把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来取代把人定义为理性的动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指明人的独特之处,也才能理解对人开放的道路 --- 通向文化之路”34。符号是人类概念意识和人类文化的开端,揭示和阐明符号生成和功能至今仍是哲学的重要课题。

    一,人类的两种符号方式。

    人类制作使用的符号多种多样,如语言符号,图形符号,文字符号,数字符号,音乐符号,艺术符号,图腾符号,祭祀符号,物像符号,形体符号,信仰符号,宗教符号等等,等等。然就总体而言,人类制作使用的符号发生,是建立在主体自身生理构造的基础上的,基本可归为两类:一类是声音符号;一类是图形符号。之所以如此,在于人类主体的生理构造:只有两种制作和识别的生理配对,即,喉咙发音制作和耳朵识别的主体的生理配对;肢体图形制作和眼球识别的主体的生理配对。这两种制作和识别的生理配对决定了人类符号制作使用只能限定于声符和图符两类,以及在声符和图符的基础上,形成声符和图符结合的各种符号系统。

    人类的主体生理具有鼻子的嗅觉识别、舌尖的味觉识别和肢体的触觉识别,但没有气味的制作,滋味的制作和触激的制作的生理功能,因而不具有气味、滋味、触激的制作和识别的生理配对,不能发生嗅符、味符,触符的制作使用。

    二,符号的指称识别。

    符号在人类头脑中的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这就涉及到了符号制作使用的指称识别。符号的发生起源于对象的指称识别。这种对象的指称识别最为可能的起初方式是,以食物分配为对象的指称识别需要。

    民以食为天。在人类久远的远古动物时代的群体狩猎采集食物分享生活中,由于男女分工协作的狩猎采集、抚养幼弱成长期的缓慢长久,为保障群体的生存繁衍,极为需要在食物分享中采取一种分配式的分享方式。这种分配式的分享方式,可以避免强者优先和一哄而上的弊病,使得群体成员可以较为均等地取得共同生存的群体保障。分配式的食物分享方式,带来了对食物分配的品种、份额、分享者、用具等对象的指称识别需要。这种指称识别的最为简便的办法就是用人人携带的喉咙发出的可以变化的不同声音,指称识别各种食物分配的对象。

    于是,人人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因食物分配的需要,逐渐嬗变为了具有指称识别功能的声符。这种声符的指称识别一旦习成,就会进一步扩展到食物分配外的一切对象的指称识别,发展出一种指称识别的部落口语,即人类的语言。

    与此同时,另一种图形指称识别的符号方式也发展出来,和声符一起,铸就声符和图符的人类两大符号指称识别形式。

对于符号的发生,最为重要的把握是,符号是由指称识别的生活需要所导致的。这里特别要阐明,人们常把语言说成是群体和社会交流的产物,这种说法其实是不精准的。语言本原于声符,确有着极为重要的交流作用,但追根溯源,语言并不发生于交流,而是发生于指称识别。

为什么这样说呢?在动物世界中也存在着各种群体交流。例如,在非洲的原野上,大象会用次声呼唤远处的象群;鬣狗会叫唤更多的鬣狗一起攻击落单的狮子和掠夺食物;母豹会发出召唤的声音寻找失散的幼豹;放哨的猫鼬发现天空的老鹰会发出警示的叫声,等等。这样的呼唤、召唤、警示无疑亦是发生在动物群体中的交流,但这种交流是信号指向的而不是符号指称识别的,并不会产生人类那样的指称识别的语言。

    三,符号和概念建构意识。

    人类的头脑集聚了两种意识方式,即感性表象意识和概念建构意识。这两种意识方式中,感性表象意识是身体感官的造就,概念建构意识则是符号指称抽象构造的造就。

符号制作使用的重要意义是,在人脑原有的从生物进化过程获得的感性表象意识基础上,生成了一种文化演化的概念建构意识的加入,这种加入,把意识内的感性意识制作的表象,制作为概念建构的具有名称和定义指称的事物,并进一步通过概念自身性质的逻辑机制,生成概念认识、概念自我、概念思维、概念虚构、概念创造的人类智能。

由此,形成了一种感性表象意识和概念建构意识的互为转换循环的人类意识结构运动。即由直观表象转换为概念抽象,进而由概念抽象之抽象建构到抽象和直观统一的创造,进入到概念之物的感性表象。以此展开新的感性表象的概念抽象建构和概念创造,推动人类无限创造的智能发展。如卡西尔在《人论》中所说“正是符号思维克服了人的自然惰性,并赋予人以一种新的能力,一种善于不断更新人类世界的能力”78。这种不断更新人类世界的能力,就是概念建构意识魅力所在。

    四,“符号-文化”结构。

卡西尔在《人论》中认为,“人的突出特征,人与众不同的标志,既不是他的形而上学本性也不是他的物理本性,而是人的劳作。正是这种劳作,正是这种人类活动的体系,规定和划定了'人’的圆周。语言、神话、宗教、艺术、科学、历史,都是这个圆的组成部分和各个扇面”87。对于这个圆周所组成的扇面,卡西尔把它们统称为人类文化。

我们读黑格尔《精神现象学》有一个根本感觉,即黑格尔把人转变为“意识”,把世界转变为“对象”,生成了一个“意识-对象”的世界根本结构。而卡西尔的符号形式哲学,则是一个“符号-文化”的世界根本结构,在这个“符号-文化”的世界根本结构中,卡西尔把人转变为“符号”,把世界转变为“文化”。

     一般而言,我们把人类创造的一切精神形态和物质形态统称为文化。仔细勘察和思考,就会发现所有人类创造的精神形态和物质形态都是建立在符号制作使用的源基础上的,即声音和图形的符号制作使用基础上的。用卡西尔的说法是所有文化形式都是符号形式。如,语言、文字、数字、音乐、艺术、制图、设计、虚构、概念之物的种种精神创造和物质创造的文化形式,都是建筑在以符号形式为源基础上的。卡西尔的“符号-文化”结构,对于我们充分认识符号的源基础重要性,把符号确立为人类文化的起源和标志是极为必要的。

    五,符号和数码。

    随着数码技术和电脑芯片技术的发明和应用,人类的符号制作使用,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一种数码的符号形式。

    数码符号比文字符号有着更大的优势:

    第一,比数千个汉字符号更为简洁,也比26个英文符号简洁,以及和比十进制数字符号简洁,数码只有0”和“1”二个符号;

    第二,可以对应芯片电路的“开”和“关”,实现人脑神经元完全不可比拟的每秒数亿次的电子运转;

    第三,它可以通过数码技术把一切表象和概念转化为数码符号的表达和识别;

    第四,它可以通过集无限的数码数据输入和集有限的数码程序处理的对应关系,进行程序逻辑的数据处理,获得程序逻辑处理的数据输出,实现对机器作业的控制指令;

    第五,它可以进行大数据的聚集,根据指令的需要迅疾整理各种统计数据,以及从海量信息中瞬间筛选出所需要的信息资料。

    第六,它将突破人脑概念建构“认知革命”,走向电脑数码建构“智能革命”,这种电脑“智能革命”的实在方式是:把人类概念建构的逻辑机制,转换为数码建构的程序逻辑机制,使电脑最终获得远远超越人脑的感知、识别、认识、自我、思维、虚构、通讯、记忆、创造的数码智能。由此实现人脑智能与电脑智能的人机接口,碳基生命意识转移为硅基生命意识,实现自古以来世世代代对永生的向往和走向宇宙星海的梦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