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缘艺志 / 待分类 / 创艺者|他不描绘光,光却无处不在:水彩画...

分享

   

创艺者|他不描绘光,光却无处不在:水彩画家鲍里斯与他的城市之光

2021-11-17  眼缘艺志

尽管做不了建筑师,但我仍旧可以把它们画出来。只要可以画,就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鲍里斯·佩尔采夫(Борис Перцев)

建筑的意义不止于居住的场所,它更蕴含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气息。而艺术之于画家、设计师、建筑师,即是将人类的自然哲学观和生活理念寄于独特的创造行为中,让卓然的思想成为强韧的精神堡垒,让附于时光之中的文明得以栖身、繁盛。

做不了建筑师的鲍里斯

1958年,鲍里斯·佩尔采夫(Борис Перцев)出生在俄罗斯的阿穆尔河畔。孩提时的他因搬家换了六所学校,不停变换的陌生环境,促使他拿起了画笔以记下辗转的童年。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他在房间里凝视着变换的城市景观,沉迷于窗外斑驳各异的夜光中。光影游弋在卧室的墙上与他的眼中,转瞬即逝而又延绵不绝。

在卡梅隆艺术学校学习时,鲍里斯因为喜欢光影与建筑结合所营造出的氛围感而对建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学习了建筑结构的相关课程后,他发现建筑学中很多繁琐却又难以规避的问题,并开始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深思熟虑后,他认为成为一名建筑师并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于是他将全部的精力聚焦于城市景观绘画,试图用水彩绘制的建筑来弥合建筑学与视觉艺术的间隙。

毕业后,鲍里斯在一家设计公司做艺术总监。在长达40余年的职业生涯里,他几乎走遍了俄罗斯及欧洲的所有主要城市,并多次参与国际水彩画竞赛与展览。2018年,60岁的鲍里斯在托木斯克商学院的平面设计部担任教授助理,直至现在。

光,无处不在

手握住笔,似是儿时的光仍在笔尖。

鲍里斯的水彩城市,以令人惊艳的绘制方式,探索了一种沉浸在光与色中的平衡与优雅。那是一种“维度”与“方向”全然坦白的自由交融,它引领着观者的目光,在表现主义与现代印象主义的笔触中碰撞出全新的视觉体验。

走过的城市,眼中的回忆。在流动的色彩中,鲍里斯喜欢在元素之间留有一丝空白,这样的处理手法在水彩画中并不常见。在实际绘制过程中,这要求画者对纸张有着充分地了解,对水分有着严苛的要求,对笔法有着精确的掌控。既要行云流水、不拘小节,又要强调距离、粗中有细。

抽象地来说,每一幢建筑都有自己独特的几何图形,交叉的街道与错落的建筑,在不同的光线下总能呈现出令人痴迷的视觉享受。所以在我的画中,我不会刻意去描绘光,因为它就在那里,在人群、建筑、树木、车辆的表面熠熠生辉。我能看到它,所以我为它留出了位置,也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它。

——鲍里斯·佩尔采夫(Борис Перцев)

城市之光,心灵之光

手握住光,似是儿时的笔仍在勾画。

阳光透过云层,一切都焕发了神采。淡淡的影隐匿了时间的痕迹,不变的风景又浮现于微茫的视线中……

目送着行色匆匆的路人,理解着他们可能怀揣的心事,清透的色彩、旖旎的质感,掩映在眼里的已不止水彩的清淡之态,更是一种遥远却又清晰的流年印记。在现实与回忆的交织中,鲍里斯用轻快的混色填充着每一座城市的故事,虚实交叠的影影绰绰,于悠然中,谱写了一部部平实而又虚幻的城市交响曲。

时空流转,当年的夜光已被流光覆盖,但水色的晕染又稀释了一切黏稠的扯动——这大概是一场虚拟的繁华,安然静谧的世界里,倾情挥洒之人才是最为充盈的。流动的年华,流动的水色,城市变迁,初心未改。在一位老人的视野里,究竟什么该去雕琢,什么可以略去,或许只有他笔下的从容能够回答吧。

往昔如画,鲍里斯的水彩城市是一段段讲不完的心路故事。晕染之下的城市之光囊括了彼时彼刻的悠悠永恒,欣然翻阅的心灵之光则又涵盖了此时此刻的阙阙深情。

鲍里斯·佩尔采夫(Борис Перцев)

建筑是凝固的艺术,尽管我这一生可能都无法成为这些建筑的缔造者,但幸运的是,我仍拥有建筑师般的视角。而如何利用现实的建筑与建筑师的视角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语言,是我需要持续一生思索并探究的问题。

——鲍里斯·佩尔采夫(Борис Перцев)

眼缘艺志 第843篇献给生活的艺术礼物。
文字撰写:眼缘艺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