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故麻袋 / 待分类 / 豆瓣8.1,这部用另类视角讲述二战的电影,...

分享

   

豆瓣8.1,这部用另类视角讲述二战的电影,精彩到令人惊叹!

2021-11-22  旧故麻袋

人们看见夕阳渐渐西下,

但当天色突然变暗的时候,

还是会害怕。

——《波斯语课》

文丨旧故麻袋

战争电影,特别是大屠杀电影,我们一般都会称之为“反战电影”,因为它呈现给世人战争的残酷和暴虐,同时也警醒世人切莫再发动战争。
 
在这样既定的框架下诞生的电影,多半是催泪且感人的,但想要另辟蹊径,利用独到的视角去诠释战争的残酷,很难。
 
因为很难,所以只要视角独到,就会显得非常与众不同,《波斯语课》就是今年我看过最惊喜的大屠杀电影,没有之一,说是惊喜都是保守的,放开了说,属实惊叹。

喜欢这张海报

《波斯语课》的背景是二战时期德国的纳粹集中营,二战、纳粹、集中营,光是这三个词,就可以想象电影的残酷,可事实上,《波斯语课》对集中营残酷生存的刻画并不多,反而在电影中处处透露着诗意和浪漫。
 
它的故事结构非常简洁:二战期间,犹太人吉尔斯为避免遭到屠杀,假扮波斯人,在集中营里,吉尔斯自称雷扎,并用集中营中犹太人同胞的姓名作为词根,创造了一门“波斯语”,他利用自创的假波斯语,教授纳粹军官科赫,并取得了他的信任,最终,在科赫的帮助下,吉尔斯成功从集中营逃脱。


光看故事,你会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主角光环太强了,自创一门语言系统需要多强大的大脑容量才能完成,一个骗子,怎么可能糊弄一个军官,并且还成功脱险,堪比神话故事了,编剧好手段啊!
 
但这样一个近似不可能存在的故事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灵感来自于真实历史事件,离了个大谱。


影片一开始,是犹太人吉尔斯和其他被纳粹抓到的犹太人一起,被塞到了一辆车上。他身边的犹太人与他攀谈了一阵,想用一本从房东那顺来的波斯书交换吉尔斯的半个面包,他说这本书在可以换一百个面包,而现在只换半个面包。可能是出于对他的同情,吉尔斯答应了交换。正是因为这份善良,在下车后的屠杀中,他谎称自己是波斯人,给了士兵们这本波斯书,逃过一劫。


因为高级军官科赫想要学波斯语,苦于没找到合适的“老师”,于是他交代下属,只要能找到波斯人,就可以换取10个肉罐头,下属当然不遗余力,找到了波斯人便立马上交。
 
吉尔斯恰巧就是因为这份需求才得以存活,士兵将吉尔斯交给了军官科赫,军官一开始并不相信吉尔斯是波斯人,虽然他自称名叫书本扉页上的那个名字雷扎,但科赫还是出了各种考题考验他,好在吉尔斯机敏,利用那本波斯书,侥幸过关。


之后军官科赫表明了自己的需求,他要学习波斯语,以便战争结束后去德黑兰开一家餐厅。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句高级军官科赫,他不是人们刻板印象里的那种纳粹军官,虽然喜怒无常,对下属也极其苛刻,但他的骨子里并不喜欢战争,他加入纳粹不过就是为了有饭吃,有钱拿,想要过上富足的生活。他深知纳粹的不堪,但自己就想这样在纳粹这边混日子。


他负责后勤、餐饮,所以电影中没见他杀过人;他有理想,有抱负,对自己热爱的事业充满热情,学习波斯语,他不是说说而已,认真到利用碎片化时间记忆,睡前也必须复习一遍当日所学的单词;他对吉尔斯有救命之恩,对于吉尔斯,他可以说是问心无愧,对他就像是对待朋友、兄弟。
 
这样一个军官,心思复杂但又无比单纯,符合好骗的人设,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愿意去相信吉尔斯交他的那些“波斯语”,即便一开始对他并不信任,中间还有过一次信任崩塌,但并不影响后期他对吉尔斯的全部交付,他甚至会和吉尔斯谈及自己不堪的过去和憧憬的未来,就跟朋友、家人一样。


或许是因为在这套语言系统里,只有他们两个才能互相理解和懂得,又或许他无法对其他人给与信任,与自己共事的人要么是官高一级的上司,要么就是总想着从他这里讨到好处的下属,没有人可以让他交付真心。只有吉尔斯,他口中的那个“雷扎”,他畏惧他,需要他的照拂才能存活,所以不可能也不会背叛他。
 
说回吉尔斯,一开始他打算一天四五个单词来应付军官科赫,但这样也十分不容易,他需要不断创造新的词汇,自己记住这些词汇的意思,还要从容不迫的教授给科赫,想一个词汇并不难,难的是需要永远记住这个词汇所对应的意思,若说错一个词,那就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就好比当科赫突然问他“树”用波斯语怎么说时,切着面包的他脱口而出“拉支”,但早就背熟好些波斯语的科赫立马就想到“面包”的波斯语也叫“拉支”,即便吉尔斯百般辩解,还是没能逃脱科赫的一顿毒打和信任崩塌。


原以为他就要这样被抛弃了,没想到自己的意志力救了他,在昏迷时,用自己编撰的语言系统说出了“妈妈,我想回家”这句话,被科赫听懂后,扫除了科赫之前对他的所有怀疑,认定他就是真正的波斯人。
 
但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词好记,几百上千要如何才能记住,得益于科赫让他帮忙抄写集中营中关押犹太人的名字,在抄写过程中,他发现利用名字可以有一套词根,并且记忆起来比死记硬背要简单,于是之后他便以集中营中同胞的名字为基础,创造了一套语言系统,用同胞的名字为自己铸就一个得以生存的可能。


其实这样的方式是冒险的,假若科赫有心去看一眼名册,他就可以一目了然吉尔斯的“骗局”,但他没有,他不在乎那些名字存在的意义,所以他才会被蒙骗到最后。
 
电影中有一段十分讨巧,军官科赫觉得自己学习波斯语已经小有所成,所以用吉尔斯教他的波斯语写了一首诗,一首关于“和平”的诗,讽刺的是,他的窗外是人间炼狱。


集中营中的犹太人一波一波的被转移,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何方,是死是活,科赫因为吉尔斯对他的重要性,一次次保下他,让他免除了伤害,即便是在知道吉尔斯要拿东西给犹太人吃,他也没有阻拦,甚至还开了肉罐头给他。


有网友说科赫对吉尔斯除了师徒之谊之外,总觉得他还掺杂了其他情愫,我不想把“其他情愫”看作是“爱情”,更想把它看作是“亲情”,因为只有亲情才会对对方有生命的交付,只有亲情才会让他在最后撤退时还不忘将吉尔斯从转移队伍中救了出来。因为是兄弟般的存在,所以他不想让吉尔斯死,他想让吉尔斯活着,和自己一起的活着。


影片最后,也是整部电影最催泪的地方,当吉尔斯眼含热泪,背出2840个名字时,看电影的我们会和电影中的人一样,屏息倾听,这些名字不仅仅是名字,它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这些被记住的名字只是纳粹集中营里的冰山一角,有更多的名字被埋藏在地底,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这是战争造成的人间惨剧,这是大屠杀造成的悲惨世界,吉尔斯用同胞的名字创造出一门语言,是对他们的铭记,也是对纳粹最有力的打击。
 
对应的一幕是德国战败时,军官科赫想拿着假护照逃往德黑兰,满怀信心地说着吉尔斯教他的“波斯语”,但真正的波斯人完全听不懂,立刻把他当可疑分子抓了起来,无助的他,惶恐又震惊,他已意识到这是吉尔斯蓄谋已久的骗局,只能对着真正的波斯人怒吼:“你为什么听不懂!”


当然,影片也有不少展现战争残酷的片段,比如影片开头处士兵们在执行屠杀时的谈笑风生;比如采石场里不把犹太人当人的折磨;比如集中营中犹太人被非人的对待随时会被枪杀。
 
电影是戏剧性的,它让一个军官被一个战俘欺骗。


同时电影也是充满反思的,就像吉尔斯打算代替集中营中的一名犹太人伙伴去死被军官科赫发现后救回,问他:为什么愿意和这些无名之辈一起去死?
 
吉尔斯反驳说这些人才不是无名之辈,只是你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并不比你差,至少他们不是杀人犯。上尉说我不是杀人犯,我没有杀害你的同胞。吉尔斯听完后笑了,因为科赫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罪恶。


二战的电影多是提醒我们不要再重蹈历史的覆辙,纳粹的历史不能再被重演,我们不能忽略历史带给我们的思辨。

历史的过去不只是过去,它会被世人一遍遍提起,让记忆记得痛苦,才会有“和平”的明天。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