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志 / 待分类 /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分享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2021-11-22  视觉志

微博 | @视觉志

作者 | 小飚

这几天看了一部热播的宅门剧。

里面的女人,有的是大气扛事的当家人,有的是温良贤惠的好妻子。

端庄、秀丽的她们虽然很好,

我却突然怀念起多年前电视剧《大宅门》里的不那么好的杨九红。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杨九红很美,也很疯,神经质的眼神里带着一股不服气和不认命。

饰演者就是现在已经58岁的何赛飞。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何赛飞演的很多角色,都和旧时代里的女人纠缠着,妓女,小妾,名伶……

她们美丽,敏感,时而深情时而疯狂,却最终敌不过宿命的悲剧。

很多人叫她姨太太专业户,其实只看到了表面。

何赛飞饰演的这些角色,是最有勇气打破时代禁锢的女人。她们的歇斯底里中,有一种与命运对抗的勇气。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大宅门》里一直在和自己出身抗争的杨九红;

《大红灯笼高高挂》里在压抑中出轨的三姨太梅珊;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风月》里,对着张国荣哭喊,让弟弟带她走出去的苦命姐姐……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01

不知是与角色的相互作用,还是经历使然,何赛飞的周遭氛围、眉眼神韵,都带着些旧时代女人的气息。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她曾是红遍全国的越剧名伶。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没有演电影以前的何赛飞来自中国著名的浙江小百花剧团。

八十年代中期,何赛飞这个名字在越剧界很响亮。她师从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张云霞。

张派唱法非常讲究旋律和身段,难学难懂,但她却能驾驭得游刃有余。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她和妹妹夏赛丽的陆派小生组合,在越剧舞台上演了多年夫妻。有“台上并蒂莲、台下姐妹花”之称。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邓颖超非常喜欢姐妹二人的越剧,不仅请她俩到家中做客,过年过节还嘱咐秘书给她们寄礼物。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现在,姐妹俩的许多剧照,都被精心装裱成剧团资料。那是中国越剧史上最动人的瞬间。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但仿佛魔咒一般,女伶的命运大都不好。

就连大导演谢晋也说过:旧社会越剧女演员最终都没有好出路。

60年代,谢晋拍摄过一部反映越剧女伶生活的经典电影《舞台姐妹》,讲述越剧女演员在旧社会受尽压迫的悲惨故事。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2009年,越剧百年之时,上影集团又斥资把谢晋导演的电影《舞台姐妹》翻拍成电视剧。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剧中,何赛飞饰演越剧皇后商水花。

商水花红极一时,后委身戏霸唐经理。过气之后,被唐经理始乱终弃,精神失常被送去精神病院,最终上吊而自杀。

商水花的故事并非虚构,她的原型就是在旧上海名声大噪的“越剧皇后”筱丹桂。

当时就有“三花不如一娟,一娟不如一桂(筱丹桂)”之说。

而现实中的筱丹桂比戏中的商水花经历更加悲惨。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越剧皇后筱丹桂

她被当时的戏霸张春帆伺机奸占。张春帆发现筱丹桂怀孕后逼其堕胎,堕胎三日后又逼其上台演出。

张春帆开给筱丹桂的净是《马寡妇开店》《姐做媳妇妹做婆》《潘金莲》一类格调低俗的戏单,如果反抗就拳脚相加。

最终,筱丹桂不堪折磨服“来沙尔”自尽。死前写下“做人难,难做人,死了”的遗书。

在谢晋的电影《舞台姐妹》中,饰演商水花的是与周璇、王丹凤齐名的大上海女明星上官云珠。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舞台姐妹》里的上官云珠

四年以后,上官云珠因“文革”迫害跳楼自杀,没有留下片语只言。

一本《上海的红颜遗事》中曾把这一段写得摧人心肝:

上官云珠从四楼跳下来,正跳到一筐菜里,就是那种碧绿生青,放在锅里一烧就酥的小棠菜。后来卖菜的人用水冲了冲那些菜,继续卖给那天来买菜的人……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筱丹桂、商水花、上官云珠……女演员在大时代里的悲剧,虚构与真实叠在一起,更显得顿挫凄凉。

四十年后,又一代伶人再度出演商水花。

悲剧总是叠影一般出现。何赛飞的童年也充满悲苦,从她的经历也可以窥探一代名伶的弧光。

02

何赛飞说,她15岁之前没有拍过照片。第一次说拍照片,却是妈妈骗她,要把她丢给父亲。

何赛飞与父亲相依为命,从小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温情。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文革期间,热爱文艺的父亲被下放劳动。母亲抛下了父亲,同样抛下了刚刚五岁的何赛飞。

早年的采访中,何赛飞讲述,父母离婚,法院把姐姐和妹妹判给了妈妈,自己则要和爸爸一起生活。

何赛飞小时候很想拍照,妈妈骗她去照相馆,照没拍成,却把她带去了父亲的住处。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等到何赛飞反应过来时,母亲和外婆已经抛下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撕心裂肺地哭,父亲跑出来紧紧地抱住女儿说,我不信养不大我的女儿。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采访说到此处,何赛飞的眼泪在眼圈打转。

儿时的何赛飞,对母亲的看法是很复杂的。

父亲口中,母亲是绝情的、冷酷的。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但她的内心始终思念着母亲和姐妹。直到17岁,她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并没走远,她就在不远的一家小店做裁缝。

何赛飞曾带着一卷布假装成客人去见母亲。

母亲见了她,却并不相认,仿佛她就是一个来做衣服的普通人。

母亲低头裁剪的时候,何赛飞才第一次仔细看到了母亲的脸。原来那就是妈妈。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何赛飞的人生里,其实是有非常灰暗的经历。

仿佛是代代女伶的谶语。

但是她并不认命,她要去搏一把。

她和父亲学习三弦儿,后又学习越剧,考入了岱山越剧团。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她又努力成为浙江小百花剧团的台柱子。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左一何赛飞

之后她下海演电影,参演了大导演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给自己在影视圈打下了根基。

何赛飞说,其实是时代不同了。

这是一个不需要女性一定要柔弱和屈服的年代。女性也可以去争去抢。

就像《大宅门》里的杨九红,就是何赛飞自己凭本事争来的。

旧时代与命运抗争的女人往往结局悲惨,而这个时代给不服输的女人很多机会。

03

说到《大宅门》里的杨九红,何赛飞并不是导演郭宝昌的第一人选。

大家都知道《大宅门》的故事,就源于郭宝昌的亲身经历。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一说《大宅门》开场跪在大门前的人就是郭宝昌

剧中的白景琦白七爷是郭宝昌的养父,香秀是他的养母,“百草厅”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同仁堂。

剧中的杨九红也确有其人,她的确是当年济南的头牌妓女,被养父娶回大宅门,却一辈子受人冷眼,没资格养自己儿女,老了还被儿女唾弃为老娼妓。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文革期间,这位90岁的姨太太最早被抄家,关在连窗户都没有的小土坯房里,活活吓死了。

这是大宅门里郭宝昌饱有无限同情的女人。

当时他看到蒋雯丽在《霸王别姬》里对旧时妓女惊世骇俗的演绎后,心中的“杨九红”就有了一张活生生的脸。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无奈,蒋雯丽拒不饰演杨九红,她看上了剧本里敢爱敢爱、为了追星一掷千金的白玉婷。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也有一种说法是,当时的蒋雯丽已经怀有身孕,实在不能演大喜大悲、情绪跌宕的杨九红。

后来播出平台央视给郭宝昌推荐了演员何赛飞。

说是推荐,郭宝昌却觉得颇有点金主爸爸塞人的味道。

他打心眼儿里有点反感。

再看何赛飞的履历,江浙美人,越剧出身,怕是根本演不出北京女人的泼辣。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他第一次让何赛飞试戏,就是整部剧中最高难的一场——撕孝服。

白景琦的母亲临死留言,大宅门的小猫、小狗都可以为她穿白,唯不允许杨九红带孝。

在拍摄这场戏时,何赛飞平静地抚摸着亲手缝制的孝服,然后情绪突然爆发,狠命地用一切办法撕、剪着孝服。

一个古典女人的风情万种

就这一场试戏,郭宝昌被震慑了。

何赛飞把杨九红这么一个出身风月却始终具有反叛精神,终其一生都想跨入“大宅门”却在命运和生活的压迫中逐渐扭曲的四方宅门中的旧时女子的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郭宝昌更感动的是,终于有人替他最同情的姨太太,呐喊了出来。

在某一次剧组聚餐时,何赛飞多喝了点儿酒,她突然跳到了椅子上,指着郭宝昌导演喊:“你是不是根本没看上我?我是谁?我是何赛飞!只有我能演杨九红!”

郭宝昌再一次震惊,这次不是因为演戏,而且因为何赛飞本人。她本性里就带着杨九红的不屈不服,好强好胜。

经历和时代造就了何赛飞,她仿佛是新旧世界的连接者。

她向我们展示了,从新时代视角望向旧时代女人的可能性。

梅珊、杨九红、商水花……人们会觉得她们是悲剧的,却再也不会有人认为她们低人一等。

而这就是时代的进步。

何赛飞演活了这些悲惨的女人,而这类悲剧角色的命运也在何赛飞这里有了最完美的终结。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