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凉如水倚深松 / 龙城麒影录 / 龙城麒影录(金九)

分享

   

龙城麒影录(金九)

2021-11-22  幽凉如水...

 金九是位牛掰烘烘的韩国佬,一生充满传奇。

   金九,又名金天山,号白凡,朝鲜黄海道海州白云房人。他曾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大卵脬,当选过政府主席,不是那种平时只懂得数卵毛的人可比得上的。

  

    坐牢和逃亡,暗杀和被暗杀,贯穿金九整个的一生。

    他十八岁时就参加朝鲜东学党反抗日本殖民的起义,并充当先锋官。朝鲜明成皇后被日本人杀害,他怒报国耻,在鸱河浦杀死了日本陆军中尉土田让亮,被捕入狱判死刑,后来被他越狱成功。

    以后他还多次被捕,又多次越狱。最后逃来中国上海,跟一班韩国独立运动革命者混在一起,某天,他们几个愣头青脑筋一发热,于1919年4月10日在上海组织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这个政府由原成立于海参崴大韩国民议会临时政府、汉城临时政府和上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融合而成,并定1919年为大韩民国元年。

    临时政府成立之初,金九依据《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施政方针》:“用炸弹击杀敌魁、敌兵,或破坏建筑物。”立即着手成立一个以暗杀为目的的韩人爱国团,金九自任团长,安恭根(安重根的弟弟)为参谋,杨东浩为中队长兼调查部长等,开始展开暗杀日本高级官员的报复行动。

    韩人舍命的胆量和勇气,是华人比不了的。自从日本侵占韩国开始,韩人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都自发的向日本人发起暗杀行动。一时间,韩人组织起许多的秘密反日暗杀团体,比如义烈团、铁血团、大同团、正救团、韩人爱国团等等。

    中国古代的刺客一般都很牛掰,另一方面又挺能装掰。荆轲刺秦王,绝对是历史上第一牛掰的,他搞暗杀之前先装了一下掰,吟诗一首: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韩人的刺客也继存了中国的古风,于绝对牛掰时,再装一下掰,也吟诗一首。安重根前往哈尔滨车站刺杀伊藤博文,在行动前安壮士就吟了一首《举义歌》:

                 丈夫处世兮,其志大矣。

                 时造英雄兮,英雄造时。

                 雄视天下兮,何日成业?

                 东风渐寒兮,壮士义热。

                 愤慨一去兮,必成目的。

                 鼠窃伊藤兮,岂肯毙命?

                 岂度至此兮,事势固然。

                 同胞同胞兮,速成大业。

                 万岁万岁兮,大韩独立!

                 万岁万岁兮,大韩同胞!

    1909年10月26日早上9点半,安重根扮成日本人,怀揣勃朗宁M1900手枪,在哈尔滨车站向正在检阅俄国仪仗队的伊藤博文连开3枪,将伊藤博文击毙。安重根被捕就义后,梁启超写一首《秋风断藤曲》凭吊他。章太炎直接把义士尊为:“亚洲第一义侠!”袁世凯也有诗吊义士:平生营事只今毕,死地图生非丈夫。身在三韩名万国,生无百岁死千秋。孙中山也是主张暗杀革命的大佬,也有诗吊义士:功盖三韩名万国,生无百岁死千秋。弱国罪人强国相,纵然易地亦藤侯。

    金祉燮,号秋岗,朝鲜庆尚北道安东人,1923年底受上海义烈团派遣携炸弹乘船东渡,谋刺日本政要, 途中他也吟了一首牛B烘烘的诗: 

                 万里飘然一粟身,舟中皆敌有谁亲?

                 张椎刑剑胸藏久,鲁海屈湘梦入频。

                 今日腐心潜水客,昔年尝胆卧薪人。

                 此行已决平生志,不问关门要问津。

    1924年1月5日晚7点,他怀揣三颗手雷来到日本皇宫前的广场上,混在抗议新内阁的日本人中间,准备等开会的内阁大臣经过时,把他们炸死。还没等到内阁大臣经过,却见大正天皇和皇太子裕仁的车过来了,于是改为炸日本天皇,岂料投出的三颗手雷都是臭弹,一颗都没炸响。真是天不从人愿,让大正父子逃过了一劫。

    金九是暗杀界里喊三的人物,亲自策划韩人爱国团进行了无数次的暗杀活动。罗锡畴是金九的学生,被派身携炸弹手枪潜回汉城,杀死七名日寇。派金益湘、吴成伦在上海刺杀日本陆军大臣田中义一。派安明根(安重根的从弟)刺杀日本驻朝鲜总督寺内正毅。派李德柱、俞镇植暗杀日本驻朝鲜总督。派姜宇奎潜回汉城用炸弹刺杀日本驻朝鲜总督斋藤实。派柳相根、崔兴植等4人在大连刺杀关东军司令本庄繁。派李奉昌去日本东京刺杀日本天皇。派尹奉吉在上海虹口刺杀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派宋学先潜回汉城昌德宫门刺杀多名日本人。等等。

    金九除了杀日本人,也杀韩国人里的内奸和叛徒。他派韩宗河刺杀内阁总理大臣李完用,此人被日本人封为侯爵,是签署《日韩并合条约》的卖国贼。韩奸金道淳出卖临时政府特派员给日本人,被他们干掉。韩奸郑弼和被他们绞死。韩奸黄鹤善唆使人袭击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出卖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人员给日本人,也被他们绞死。等等。

    此外,金九还联系上海兵工厂帮忙制造燃烧弹,策划用燃烧弹烧日军飞机库和军需品仓库。

    在这么多次的行动中,最有名的三次是:金益湘、吴成伦在上海刺杀日本陆军大臣田中义一。李奉昌去日本东京刺杀日本天皇。尹奉吉在上海虹口刺杀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

    金益湘、吴成伦刺杀田中义一的事件史称“外滩血案”,发生在1922年3月28日的上海外滩,田中义一刚走下船,吴成伦立即掏出手枪向田中射击,连打五枪,都没命中。金益湘也急忙掏枪向田中打了两枪,又向躲在汽车后面的田中等人扔了一枚炸弹,于慌乱中忘了打开保险针,让田中等人捡回一条命。此次行动公击伤四人,击死一人。这位田中义一就是写了《田中奏折》的日本陆军大臣,据说奏折最先是由几个日本的年轻小野仔鼓捣出来的玩意儿,后来经过冈村宁次的修改后交给了田中,田中阅读后又改成奏折形式递呈给天皇:“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就这么一位狂妄的陆军大臣,被这次暗杀吓破了胆,终止了所有的来华计划,第二天就逃回日本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金益湘、吴成伦被捕后关在日本领事馆的监狱里,中国的义士展开了劫狱营救,折断了一楼的锁救出吴成伦,因为惊动了日警,来不及救出关在二楼的金益湘,致使金义士牺牲,颇为遗憾。

    李奉昌刺杀日本天皇裕仁的事件史称“樱桃门事件”,发生于1932年1月8日。李奉昌早有刺杀日本天皇的想法,金九《白凡逸志》记李奉昌说:“我现在已31岁了,再活31年,也不会过上比现在更有意义的生活,因为已经老了!如果说人生的目的是享乐,那么过去的31个年头中,相信多少已经尝过了人生的快乐滋味,现在是为了追求永远的快乐,想献身于独立事业,所以才到上海来的。”韩人的思想总是那么的朴素,就是用牺牲来赢得青史留名,他们认为这是“永远的快乐”。

  

  

    韩人比华人牛掰之处在于,韩人一旦领受任务,自己的生命就不属于自己了,父母、妻子、朋友、家庭、财产也不再属于自己了,唯有任务和死亡属于自己。1931年12月中旬,李奉昌行刺日本大正天皇,《白凡逸志》:“我除了准备好钱外,现在炸药也准备好了。一个炸弹是托王雄自上海兵工厂得来的,另一个是令金铉去河南从刘峙处得来的,都是手榴弹,其中一个是杀日本天皇用的,另一个是李先生自杀用的。”李义士的整个行刺过程进行的非常完美,最后坏在两枚低劣的手榴弹上,两枚都投中了天皇裕仁的车架,一枚虽然爆炸,但是由于火药低劣,威力很小,只轻伤了一名卫士;另一枚则根本不炸,只能说裕仁命不该绝。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抗战时中国的军工水平是非常落后的,抗日军人使用的武器是非常差的,也反映了中国在整个抗日战争的艰难程度。

    尹奉吉在上海虹口刺杀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的事件史称“虹口公园爆炸案”,发生在1932年4月29日早上。“樱桃门事件”后,有许多有志气的韩国人跑来临时政府找金九,询问还有没有像李义士在东京刺杀日本天皇那样的计划,希望派他们去干。在众多的热血青年当中,金九相中了在虹口公园菜市卖菜的尹奉吉,尹义士也是位顶天立地的好汉,常常“嗟叹求一死之地之难”(《白凡逸志》)。这次使用的炸弹也是由中国人提供的,日本报纸《日日新闻》刊布凡是参加虹口公园天长节庆祝会的人,都要自带午餐饭盒一个,水壶一个和太阳旗一面。金九阅后,“马上到西门路拜访王雄(本名金弘逸),要他向上海兵工厂厂长宋式骉联系,制造像日本人携带的水壶和饭盒型的炸弹,并请在三天内送来”(《白凡逸志》),中国方面还请他到设在江南造船厂里的分兵工厂去看造出来的炸弹。 “厂子的规模不大,主要是修理大炮、步枪。他们让我看在王伯修技师指导下制造的水壶和饭盒形炸弹的性能。”“兵工厂之所以这么细心,是因为对上次东京事件所用的炸药性能不好,未能炸死日皇,他们感到遗憾,所以才这么小心。”(《白凡逸志》)尹奉吉去实行这次任务,表现得非常从容,就像“一个农夫准备下田干活似的”,计划进行得非常完美。《白凡逸志》:“下午三点才传出号外:'虹口公园内日本天长节庆祝会场上,炸弹猛烈爆炸,民团长河端当场死亡,白川队长、重光大使、植田中将、野村中将等文武官员均受重伤。’(《白凡逸志》)”

  

    “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水浒》好汉武松敢做敢当。金九也学武松,于1932年5月10日在《申报》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虹口公园爆炸案一函--自署韩人爱国团金九述谋刺日要人经过》:“日本用武力吞并韩国,嗣又抢占满洲,复无故侵入上海,破坏东亚和平与世界和平。故余决定向世界和平之敌与人道公理之破坏者复仇,初次余派代表李奉昌赴东京,渠已于1月8日狙击日皇。嗣余派尹奉吉于4月29日至虹口公园,杀日本军事领袖。”

     中国最高军事领袖蒋介石后来接见金九时说:“一个韩国青年做出了30万中国军队没有做出来的事情”,给与的评价是很高的。

     由于日本侵华战争的加剧,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从上海辗转流亡于杭州、镇江、长沙、广州等地。1938年10月,日军在广东大亚湾登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经佛山、梧州、桂平,到达柳州。《白凡逸志》:“我则率领同志们和眷属经过汉口去了长沙,在长沙呆了八个月,又去广州三个月,前往柳州,几个月后到了綦江。”(《白凡逸志》)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到柳州后先是设在廖磊公馆办公,后迁到乐群社。临时政府成员及眷属主要居住在太平西街、庆云路、曙光路、罗池路和江西会馆的柳州居民家里。另有少数几个人跑到桂林居住, 金九的母亲和子女等家人随大队到柳州居住,母亲由于水土不服还生了病。1939年2月,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柳州成立“韩国光复阵线青年战地工作队”,主要进行抗日宣传、劳军义演等活动。日常活动多在柳侯公园,龙潭公园,龙城中学,曲园等开展。1939年3月1日,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柳州龙城中学礼堂举行纪念“三一”宣言二十周年庆祝活动,并发表了《韩国纪念宣言20周年纪念宣言》。曲园剧场举行“筹款慰劳抗敌负伤将士游艺大会”。

    1939年4月22日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离开柳州,《白凡逸志》记载,金九在重庆向民国的交通部借得六辆汽车,带来柳州接临时政府的人员和眷属迁往四川的綦江安顿。

    金九是职业革命家,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哪怕家里穷得揭不开锅,靠老母亲在垃圾场捡人家不要的菜叶子回来做泡菜度日,他也不去打工。老母亲穷的没法,让他去找份工作赚钱养家,他说:“我死也不离开临时政府的大门!”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朝鲜半岛获得解放,金九和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回到韩国,为促成韩国的统一而努力奔走,不幸被人暗杀。后来金九被韩国政府追尊为韩国国父,成为了他最后的荣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