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锜 / 待分类 / 论人类的文化演化

分享

   

论人类的文化演化

2021-11-23  叶晓锜

论人类的文化演化

    1、人类是文化演化的产物

    2、人类文化演化的起源

    3、人类文化演化的两大飞跃

    一,人类是文化演化的产物。

   人类和动物的最大不同是什么呢?对此有多种回答,如人类会说话,动物不会说话;人类会制图,动物不会制图;人类有思维,动物没有思维;人类能制造机械,动物不会制造机械,等等。连我3岁的小孙女,都会直观地告诉爷爷:猫咪、狗狗、兔兔、狮子、老虎、大象,还有鱼和鸟鸟,它们都是不会说话的。

深入历史勘察,人类与动物的最大不同是:人类是文化演化的产物。

在远古时代,人类还处于人形动物时期时,与动物处在共同的生物进化历史进程中。其中某支具有较高智力的人形动物在生物进化的高度发展中(如直立行走、手与脚分工等),获得了一种自身原因的文化演化的接力,在文化演化的历史进程中得到了语言、制图、认识、自我、思维、虚构和创造的智能,最终走出了动物世界,进入了文化的人类世界。人类之外的所有动物因没有自身原因的文化演化的接力,始终停滞在自然世界的生物进化中,同文化演化的世界擦肩而过了。这是人类与动物的根本不同。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以详实的考察和资料,揭示了物种的生物进化,给了人类起源一种科学解释的途径。但由于在智人和猿猴、猩猩等人形动物之间始终缺乏和无以找到若干生物进化的过渡环节,特别是无以找到造成人类意识的生物变化原因,使得人们质疑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可靠性和普遍必然性,甚至一些人仍倾向于人是上帝的设计制作,或转向人是外星智能的输出。然而,一方面,人体和动物比较,人体在许多方面并没有什么优势,如体能、强壮、耐力、速度、灵敏、视觉、听觉、嗅觉、飞翔、游泳等等,远远不及于动物,并不符合应有的设计制作。另一方面,人体的生物性和动物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如,都是细胞的组成,都是DNA基因复制的繁殖,都有着各自发展程度的骨骼系统、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生殖系统、血液系统、泌尿系统、肌肉系统,等等。都有着主体的大脑中枢合成、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的感知系统。都依赖着地球的重力、空气、水分、温度、食物、辐射保护等等的生存条件。人类和动物同是地球生命系统的产物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显然是不可否定的。这样的矛盾,使得我们既不能完全从生物进化论那里,更不能从上帝设计和外星输出那里寻求人类的起源。

    对人类的起源,我们需要确立一种可靠的视野。这就是要从文化演化的历史进程中,揭示和阐明人类是文化演化的产物。即,人类一方面,拥有高度发展的生物进化历史;另一方面,在高度发展的生物进化基础上,以自身原因的文化演化,由生物型的人形动物,转变为了文化型的人类。所谓人种动物到智人的缺失环节应当由文化演化来填充,由文化演化塑造的生物进化来说明。

    二,人类文化演化的起源。

人类的文化演化是怎么起源的?是上天宠爱的赋予吗?不是。

人类的文化演化是人类自身原因的导致,这种自身原因的导致是没有预先设计的。人类的文化演化起源于人类远古时期某支直立行走的人形动物的群体狩猎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这种群体食物分享生活因直立行走造成的身体和抚养照顾等原因的群体帮助,产生了对食物分享的分配指称需要,即对食物品类、份额、分享者等等的分配指称需要。分配指称式的食物分享,最方便的办法是使用人人喉咙里都能发出的,耳朵都能识别的不同声音,来进行食物分配的指称,由此使得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成为了指称对象的声符,并由食物分配对象的指称进一步扩展到食物分配外的一切对象的指称。声符指称的出现,为这支直立人形动物打开了通往人类文化的语言之门,造就了从声符到口语,直到文字语言出现的历史进程。同时也带来了用手这个上肢制作图形,眼睛识别图形,用图形指称对象的图符发生,进而造成了通过制图和依照制图进行物件制作的人类文化能力。

    声符和图符的指称的出现,进一步以其自身必然的性质,赋予所经验到的感性表象的对象“叫什么”的名称指称“是什么”的定义指称,这两种指称的抽象构造,在人脑中生成了事物的概念,带来了人类的认识和自我。其道理在于:1、当我们说“认识”时,所谓认识,它是一种概念方式的认识。离开了概念方式,认识就将消逝而去。2、当概念以客体为对象时,造就了客体的认识;当概念以主体自身为对象时,即造就了以主体自身为对象的认识,生成主体自身的“我、自我和自我意识”。

    符号指称的概念抽象构造的出现,更进一步的发展是:通过概念自身性质的三个抽象建构环节,即,1、直观到抽象的建构环节;2、抽象之抽象的建构环节;3、抽象和经验统一的建构环节,生成了人类的概念建构意识,人类的语言、制图、认识、自我、思维、虚构、精神与物质的概念之物创造。

    从符号指称到概念抽象建构,最终使远古时代的某支直立人形动物,告别了生物进化的动物世界,跨入了文化演化的人类世界,生成了人类文化的生活形态和社会形态,人类文化的精神形态和物质形态。在人类文化演化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人类的生物进化亦在进行,但这时的人类生物进化的主导已由文化演化所支配,如人类的大脑,人类的肢体,人类的咽喉发音,人类的听觉等等,已为文化演化的种种因子所塑造。

    三,人类文化演化的两大飞跃。

    人类文化演化自符号指称文化起源以来,以文字出现为标志,出现了“认知革命”所造就的数千年农业经济,数百年工业革命和半个世纪以来科技爆发的第一次文化演化的大飞越。

   “认知革命”的第一次文化演化飞跃,完全改变了人类早期的自然生活形态,使得人类的主导完全告别了动物世界和早期的群居狩猎采集的生活形态,进入了家庭,民族、国家仍至国际交往的社会生活方式;金融、资本、市场、科技,带来了生产力的日益高度发展;人类的足迹,通过桥梁、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隧道、海运、航空,遍及全球各地;人类的物质享用,包括建筑,衣服、家电、日用百货,肉类、奶制品、蔬菜、水果等等,由无数条生产线和商场超市源源不断地供应;人类使用的能源,从柴火、煤炭、石油、天然气,太阳能、风能、电能、核能,获得了无尽穷的开发;人类的信息交换,出现了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手机、识别技术,转换技术等等的瞬间通达;人类的生命,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一系列药品生产,医疗技术的保障,所有这些人类文化演化的“认知革命”成果,改变了人类生活,改变了人类社会,改变了人类世界。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随着电脑智能和宇航技术的发展,人类世界正在兴起以“智能设计”为标志的第二次文化演化的飞跃。以色列学者在《人类简史》中,从生物工程、仿生工程、无机工程三个方面,论述了人类科技发展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带来的智能设计,即使生命意识由生物进化的自然法则,走向智能设计的未来。他说,“全世界的生物学家现在都正在与智能设计这场风潮相对抗。智能设计反对所有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达尔文演化论,而且既然生物如此复杂各异,想必是有某个创造者,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所有的生物细节。生物学家说对了过去,但讽刺的是,讲到未来,有可能智能设计才是对的”。

    第一,电脑智能。

    电脑智能的出现就目前而言,它是人类智能借助于电子技术的外延,是受人脑编辑的各种数码程序逻辑操控的,如,文字处理、图形处理、数学运算、音频处理、视频处理、机械操作指令、大数据处理、海量信息筛选、各种识别处理等等的数码程序逻辑所操控的。电脑智能在今天之所以被称之为人工智能,因其本身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思维和创造的。但这种情况并不会一直停留。

    认识论哲学的发展正在使我们逐步意识到,人脑意识活动尽管都是建立在神大脑经元网络基底上的,但在这个大脑神经元网络基底上,实际上聚集着两种不同的意识方式的运作:一种是源自身体感官的感性表象意识,一种是源自符号指称的概念建构意识。人脑在两种不同意识的运作中,感性表象意识承担着把意识外的自在之物的经验刺激制作为感性表象的直观对象;概念建构意识则承担了把意识中的感性表象的直观对象再制作为符号指称抽象构造的概念事物,以及概念方式的认识和自我,并进一步通过概念的抽象建构,使人脑获得发生语言、制图、认识、自我、思维、虚构、创造智能的概念逻辑机制。

人脑的概念智能和电脑的程序智能,有着一种内在的联系:

一是,两者都是建筑在符号运作的基础上,人脑使用的是文字符号和图形符号的运作,电脑使用的是数码符号的运作;

二是,两者同为逻辑机制。人脑是一种概念的逻辑机制,电脑是一种程序的逻辑机制。这种程序逻辑机制在一定的意义上,是人脑概念逻辑机制的某种外延伸展;

三是,文字符号和图形符号都可以转换为数码符号,输入电脑进行程序逻辑的处理输出。同时数码符号亦可以转换为文字符号和图形符号。

这就提供了一种可能,即只要能够在电脑的硬件技术和软件编程上,把人脑的概念逻辑机制全部转换为电脑的程序逻辑机制,那么电脑就可以发生类似人脑的认识、思维、自我和创造的概念意识和概念智能。

如果能够实现人脑概念逻辑机制的电脑化,那么,一方面,电脑智能的概念逻辑机制就可以绕过人脑的神经元网络,生成人类的概念认识、概念自我、概念思维和概念智能。好比,液晶电视机不必按照显像管电视机的方式就能产生视频,数码相机不必按照机械相机的方式就能成像,电动汽车不必按照燃油汽车的方式就能行驶,等等;另一方面,就可以通过概念逻辑机制的电脑化,为实现人机接口和人脑记忆向电脑存储的转移开辟可行之路。

美国企业家马斯克近年来的人机接口科学实验,至今未见进展和成果。我以为关键在于马斯克的工作团队并不了解人脑中有着两种不同的意识方式,不区分这两种意识方式,单纯地试图以大脑神经元网络的破解来揭示和获取人脑的意识和智能,显然是难以成功的。

人脑神经元网络是意识的处理机体,但它自身并不能自行产生意识。离开了身体感官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的连接,大脑的神经元网络是不会自行发生感性表象的意识活动的;同样离开了符号指称抽象构造的连接,大脑神经元网络也是不会自行生成概念建构的意识活动的。例如,动物脑的神经元网络,没有符号指称抽象构造的连接,是不会发生人类概念建构的意识活动的;又如,一个出生就是盲人者,其大脑神经元网络没有视觉的连接,亦是不会发生视觉的感性表象的。

要实现人脑和电脑的人机接口和人脑记忆向电脑存储的转移,有几个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

一是,如何识别人脑神经元网络中的感性表象意识活动的电化信号,与概念建构意识活动的电化信号,使两种不同的意识活动区别开来;

二是,如何把感性表象意识活动的电化信号,与概念建构意识活动的电化信号,分别转化为二进制数码符号进行处理;

三是,如何在电脑硬件和软件程序中,建构起能够把感性表象的识别制作为符号指称的概念抽象,并展开由概念抽象建构发生的认识、自我、思维、创造的逻辑机制。

解决这三个基本问题是无疑是极为复杂和困难的,但随着现代科学智能设计的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并非是不可能的。

    第二,宇航技术。

    现代宇宙航行学的奠基人,俄罗斯科学家康斯坦丁·齐奥尔科夫斯基的名言:“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不可能永远被束缚在摇篮里”。

    当今人类的宇航技术,不仅创造了人造地球卫星、通讯卫星、气象卫星、资源卫星、空间站,并登上了月球,发射了火星探测器,更激起建立月球基地、登上火星,以更为快速的宇航技术远足和殖民外星球,开发宇宙资源、走向星辰大海的雄心壮志。

    但人类是地球的产物,人类走向宇宙资源的开发和走向星辰大海的雄心壮志始终受到两个巨大的障碍:

    一是,生命保障的障碍。人类的生命体无时不刻受到空气、水源、食物、温度、压力、重力、辐射等地球自然环境的保障。人类离开地球自然环境,如何来获取生命的保障呢?

    二是,人体寿限的障碍。人体只有100年左右的生命寿限,这样的生命寿限对于走向广袤浩瀚的星辰大海,只是短暂的一瞬,是完全不够的。

    自然环境和人体寿限的制约,使得人类走向宇宙星辰大海有着难以克服的障碍。而要破除这两大障碍,就未来的发展而言,需要人类能够通过智能设计的科技发展,赢得人机接口,推动有机生命意识体向无机生命意识体的转变,获得远远超越肉体寿限的长久生存。

今天我们可以预言,人类必然会以电脑智能和宇航技术的结合,走向“智能设计”为标识的文化演化的第二次大飞跃。“智能设计”的人类之手,造就生命意识和生存方式再一次的重大改变。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