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拉拉 / 待分类 / 从“成功的父亲”到“好父亲”

分享

   

从“成功的父亲”到“好父亲”

2021-11-23  心理咨询...

到中午的时候,绿萝拿起手机,用最简单的词语回复了老头,得到答复之后,老头又开始了隐私问题的询问,比如问她结婚没?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绿萝又一阵怒气上头,她控制了一下,假装无视地不予答复:要不是看在他是客户爸爸的份上,她早就把他拉黑删除了。

老头看她没有回复,消停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老头的微信又开始来了。

绿萝看不是隐私问题,于是就又简单地回复了几句。老头想请她帮个忙,绿萝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一开始委婉地拒绝了。老头还是不甘心,继续不懈地努力。

电光石火之间,绿萝突然看到这个从小就丧失父母的男人孤苦无依的样子,恻隐之心为之一动,心肠就软了下来,想想也是举手之劳,就举举手吧,于是就帮他解决了。

老头跟她说了声“谢谢”,她回了一句“不客气”,那一瞬间,她释然了一些东西,没有那么讨厌那个老头了,同时也开始庆幸自己的父亲没有像老头那样“爹味”十足。

“爹味”是一种来自父权的控制欲,老想指导别人的人生,特别是年纪比自己小的人的人生。

绿萝的父亲没有爹味,甚至没有味道。绿萝对父亲的感觉是冷漠的,不管事儿的,有一度,绿萝特别痛恨父亲这一点。但刚刚在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也正因为父亲没有“爹味”,所以自己才可以如此自由自在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父亲没有给她什么支持,但也没有给她制造阻力,这或许也是父亲为数不多的好处了。

说父亲没有给予什么支持,好像也不对,至少在大学毕业之前,父亲还是给予她物质支持的,否则她没办法完成长达十二年的教育。

父亲在精神上的支持,绿萝能想到的是,当母亲希望绿萝考公务员的时候,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说去外面闯闯也好。当时这句短短的话语给了绿萝莫大的支持。虽然父亲自己胆小怕事,保守退缩,但对于女儿的勇气,父亲没有打压,反而给予欣赏和鼓励,或许,这也是父亲想要但又没有活出的那部分吧。

说父亲没有给予什么支持,更多的是指情感上吧,绿萝没有体会过来自父亲的温暖,关爱,不知道父亲的情感味道是怎么样的。

但庆幸的是,她谈了很多恋爱,也跟很多年纪比较大的男人交往,从他们身上,她体会到了父亲的味道。

现在她自己也已经结婚组建了家庭,有时从老公身上,她也能感受到父性,特别是看到老公在对待女儿上面,她体会到了来自父亲的温暖和关爱,虽然接收对象不是自己。

咨询师说,这是一种投射,她将自己的缺失投射到了女儿身上,而女儿又替她获得了满足,于是,间接地,她也获得了满足。

以前绿萝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是不会结婚的了,但后来遇到老公,她才觉得可以。只要有老公在,她就觉得安心,老公是个情感比较充沛的人,这点大大弥补了绿萝的缺失,在老公的充沛情感的冲撞之下,绿萝也慢慢敞开了心扉,心底深处那块坚硬的千年冰块,慢慢开始融化,近些年,她这才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跳动,有节奏地,温柔地。

“所以父性是什么呢?”绿萝问咨询师。

父性发展的阶段:

1、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雄性需要先在同性之间进行战斗,胜者可以和雌性进行交配,战败的雄性则无法满足天性。雌性动物是妈妈,那个年代的孩子们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因为孩子无法确定爸爸每一次都能胜利。

2、雄性都可以获得生殖的权利,雄性打猎,雌性采集,社会分工也逐渐清晰。

3、雌性摆脱被动的局面,主动争夺伴侣,至此两性关系开始复杂。

4、父亲神话。古代希腊和雅典的众多神话及主神中,男性的形象占据了绝大部分。这些神话展现了一对矛盾:“满足自己的动物属性,还是做一个有远见有长远计划的父亲”,这个矛盾与弗洛伊德父亲面临的局面是一样的。赫克托耳的传说使我们明白父亲的职责在于对抗时间:他的职责就是建立一种不受时间影响的责任原则,其目的是创造记忆与延续性,阻止每一代不得不面对归零状态的出现。而尤利西斯的传说告诉我们父亲不只是弃家战斗的人,更是从战场上回来的人。

5、工业革命和战争。工业大发展使得大部分的父亲丢掉锄头走进工厂,像卓别林那样每天从事着拧螺丝一样的流水线工作,枯燥繁重的工作使父亲们失去了兴趣,也失去了家庭。而战争更是使得父亲们有去无回,这对孩子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史无前例的,心理学尤其是儿童心理学的发展就是在这个时代爆发,就如同中国汶川地震以后心理学的飞速发展。

在此稍作总结,父亲的历史演变规律也是无数孩子对父亲的期望,“战斗-养家-陪伴”,不同年代对父亲的期待会在这三者之间转变,不同的社会背景之下重点不同。孩子对父亲的期待可以简单归纳为:安慰、关爱、正直;强大、有能力、成功、富有,而这是几乎相反的两个方面,回家与离家。

6岁的孩子觉得爸爸能够陪着自己是最好的,但是16岁的孩子应该不喜欢一个穷光蛋的老爸。也像是荷马史诗中穿着铠甲的父亲,鲁格·肇嘉在此捕捉到一个典型的意象:“冷漠的拥抱”,孩子和即将进入战场、身穿盔甲的父亲的拥抱。对父亲来说,内心有一种无法坦诚的不安全感(可能战死,但又不能对孩子说),对孩子来说,内心深处对父亲的期待得不到满足(孩子拥抱的是铠甲而不是父亲的肉体)

父亲处在“好爸爸”和“胜利的爸爸”的两难悖论中,这不能同时出现,但可以先后出现,也就是先做一个“胜利的爸爸”,获得胜利以后再回家做一个“好爸爸”,当然,这对于父亲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作为男人,总是要外出“打猎”或“工作”,甚至不惜走的很远,但是作为“父亲”,想要回家,要记得回家的路,还要克服回家途中的困难,这其中包含的是情感,是认知,是意志,同时还有信心和责任。但这不是某一个人的工作,而是整体社会的工作,也存在于集体无意识层面。

再说说孩子,在这个年代,孩子更多的希望父亲能表现出爱与关怀,和母亲一样;孩子们更希望父亲母亲的关系可以很好。而现实情况是众多父亲被迫与孩子分离也只是能做到养家糊口,却很难做到“胜利”,这就加剧了对父亲的认同在整体社会层面的窘迫。

在古罗马有一个很好的仪式用来加强对父亲的认同:“举高”——一个成为父亲的仪式化。这个仪式并不是对刚出生的孩子,而是在父亲准备好以后进行的,仪式中父亲将孩子举高,对孩子说:“你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父亲,我选择了你,因此你是独特的。”由于孩子不是生下来就被举高,所以举高是有选择性的行为,被父亲选择使孩子成为独特的人,同时,父亲自己也成为独特的人。其实对于刚出生的孩子,父亲们会觉得这是一个“新生儿”,而不是“我的孩子”,也说明了父亲自己的“父亲感”的建立并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更多的帮助和仪式来建立。就像弗洛伊德说的,文明的建筑是建立在本能的压抑之上的。但是个体不能单独构建它,个体需要集体的规则和象征的庆典。

“我明白了!”绿萝恍然大悟:“我的父亲既不是一个'成功的父亲’,也不是一个'好父亲’,这是我对父亲特别不满意的原因,而那个老头是'成功的父亲’,但不是一个'好父亲’,难怪我潜意识里会对他有纠缠!”

沉默了一会,她又说:“假如'成功的父亲’和'好父亲’只能选一个的话,那么我会选择不是那么成功,但却比较好的父亲,比如像我老公这样的。”

“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不需要父亲一个人出去'打猎’,母亲也可以一起'打猎’了,那么父亲也可以不需要那么'成功’,而是可以'好’一点了。”咨询师补充:“母亲可以外出了,父亲也可以适当地回家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