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轩书院2017 / 待分类 / 家风优良,门庭兴旺 | 作者 海棠四品

分享

   

家风优良,门庭兴旺 | 作者 海棠四品

2021-11-24  紫雨轩书...


家风优良,门庭兴旺

文/海棠四品

我母亲于农历2020年12月9日仙逝,在陪伴母亲最后的日日夜夜里,我始终思绪难平。每每想到母亲回到父亲那里的另一个世界,每每想到从起没有了母爱,在我的内心世界里,有一种切骨的痛。因为母爱是春天的雨,滋润着我们成长;母爱是夏天的风,给我们凉爽;母爱是秋天的果实,给我们能量;母爱是冬天的阳光,给我们温暖。人生来自父母,父母是融入血脉中的眷念,是我们的来处,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无尽的哀思,把我带进了无尽的回忆。我父母都是文化人,我父亲生前做教育事业四十余载,教书育人无数,桃李满天下,赞誉满乡里。父母留给我们后人最大的财富———忠孝、上进、仁德、博爱。一整套良好的家风,父母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们身教胜于言教,他们用自己的行为引领着我们后人。


我父亲兄弟四人,我父亲排行老四。是我父母一家给爷爷养老送终,爷爷的最后十四年生活起居,头痛脑热,大小便处理都是我母亲操持,让我爷爷享受93岁高龄的幸福晚年。

我表叔陈学彬,七岁丧父,母亲改嫁,无家可归时,是我爷爷收养了他。我父母以表哥嫂之身份,用亲哥嫂心情,一边辅导我表叔功课,一边照顾我表叔的生话起居10年。直至我表叔17岁回宜兴参军。这次我母亲逝世,我表叔、表婶拖着都做过手术的身体,回来看我母亲最后一眼,作最后的告别。

我大伯李文明,一生独居,没有后代传人。从农历七月十五作床至十一月二十三逝世的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大小便都在床上。由于我夫人当时生病做手术,我的大儿子、大女儿都住校读书,是我和我的小儿子李杰照料陪伴他老人家最后的日日夜夜,是我用手清理他在床上的大便。是我十岁的小儿子李杰争着喂我大伯的三餐,每次饭后还给他老人家点上一支烟,等烟抽完后才去上学,我女儿李娟每逢星期天都给我大伯清洗尿布被单。是我们一家老少的真情感动着我大伯一颗孤苦的心,我大伯临终给我们家道祝福。我大伯虽为五保户,我们没有要村居的丧葬费,是我维持他老人家的丧事,乐队、桌席一应俱全,让我大伯风光西去。


我母亲前年五月生活不能自理来我家至去世近三年的时间里,都是我夫人一人操持。我母亲一生仁德,待人宽厚,心地善良,遇事不与人争高下;对待上人孝敬,对待下人爱抚;教育子女严肃,要求子女上进;同邻里相处友善;婆媳关系很好,特别是同我夫人关系特好。由于我母亲德高望众,深得我夫人爱戴。

我父亲因胃癌于他六十岁时去世,父亲去世后,我夫人陪我母亲过夜四十多天,每逢大风大雨天气,我夫人都去陪我母亲过夜,母亲平时小病抓药,打针输液都是我夫人陪护。逢年过节、我母亲的小生日都请到我家过,夏天我家一台空调,我夫人让我母亲同她睡大床,将我挤到沙发上。我母亲腿跌伤两次,在盐城住院期间,由于没有人接替,我夫人一人操劳,楼上楼下推我母亲检查,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我母亲最后作床四个月,换尿不湿、清理大小便,大便便秘,我夫人用手掏,母亲的最后两个月,除我大妹替班外,都是我夫人护理,母亲的最后一刻,也是我夫人心灵感应,提前操作,让我母亲完美乘鹤西去。我母亲的丧事,我主外,我夫人主内,使母亲大人风光无限。

我母亲的最后时光里,我的两个儿子、儿媳,分别从苏南回来探望二次,每次回来儿子、儿媳们,都给老太太清理卫生,我大儿媳是苏州人,不怕脏给老太太洗脚,倒便桶。我的儿孙们都很孝敬老太太。


父母教育我们后人,为人必须求上进,将来有出息,必须热爱国家,服务人民。学生时代需勤奋,我们兄弟姐妹六人,童年时代,家境贫寒,三间稻草屋,四面土坯墙,几盏煤油灯,一张小方桌,兄弟姐妹六人,围满小方桌,煤油灯下做作业,由于父亲教书在外,母亲忙于家务农活,没人辅导做作业,读书全凭个人自觉。但由于母亲教育方法严厉,我们兄弟姐妹每学期都拿奖状,那时我家最亮的风景,莫过于墙上的奖状,奖状一茬压一茬,湖了一层又一层。我同夫人处对象时,她说她最看好的就是我家墙上的奖状,她说那时的奖状,就是未来的希望。

从我爷爷辈起,我们家族的多数人,乐善好施,都有一颗仁德善良的心,我的父母特别注重德行的修为,父亲在世时曾多次接济困难的人,父亲买东西从不还价,从不占别人便宜,父亲生前,多次拉要饭老人上桌喝酒,给要饭老人加菜。父亲去世后,要饭老人再次登门不见故人,放声大哭,直呼老天不公。我母亲听我说五保户仇XXX冬天没有棉被,她让我夫人送两床棉被给这位五保老人。我母亲得知贫困户李ⅩⅩX腿跌伤后,同我夫人给该贫困户送鸽子和现金,使对方十分感动,左邻右舍,附近乡邻,谁家有特殊困难,大病灾险,我们一家都能伸出援助之手。我从八十年代的几十元、后来的上百元、几百元,多次帮扶过多个困难人户。我三弟李剑锋,多年打拼在外,却时刻惦记家乡父老乡亲的温暖,多次出资助村,扶贫帮困;利用人脉关系,为村民道路硬化工程争取资金,改变村道路面貌,还多次资助老家病灾户,为家乡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


父母的教诲,让我们兄弟姐妹情深,我三个孩子,最困难时期是三个孩子读书期间,每年超支,女儿读大学时,我三弟给予了资助。我二弟去的早,三弟也资助了我二弟女儿的读书费用。我们兄弟姐妹,谁家有困难都能相互扶持、相互照顾。老太太丧事最后结账余款一万多,兄弟姐妹相互礼让,兄弟姐妹情深深、意浓浓。

父母离我们渐渐远去,父母的音容笑貌犹存;父母留给我们的思念永永远远;父母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就是优良的家风。优良的家风更是家族文明程度的象征,好家风必须世代传承,家风优良,门庭兴旺!

写于2021.1.20.



作者简介:海棠四品江苏盐城滨海人,高中文化,中共党员,做农村基层工作四十多年。现已退休,业余爱好写些诗词与杂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