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轩书院2017 / 待分类 / 著名书画家卢德龙书画作品赏析:我和卢德...

分享

   

著名书画家卢德龙书画作品赏析:我和卢德龙的那点事 | 文 竞

2021-11-24  紫雨轩书...

卢德龙

【艺术简介】
全国著名书画家卢德龙,笔名愚生,字云逸,号漱泉,重庆人。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文化体育工作委员会委员,重庆市政协常委,农工党重庆市委第三、四届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农工党中央书画院理事,农工党重庆市委书画院院长。现任重庆市政协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重庆书画院副院长、重庆市硬笔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重庆市书法教育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市书画研究会会长。主要贡献:出版专著《卢德龙书法精选》(荣宝斋出版社出版)、《卢德龙书画》、《卢德龙书画扇面》、《卢德龙画集》、《中国当代美术名家卢德龙书画作品精选》(中国画报出版社)、《当代中国美术名家精品鉴赏卢德龙书画作品集》(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中国当代美术名家卢德龙作品精选》(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时代风格、中国美术名家艺术研究——卢德龙》(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荣宝斋画谱》、《荣宝斋书谱》(荣宝斋出版社)、主编《二十一世纪著名书画家作品精选》九集,编著《实用硬笔书法教程》。书画作品多次参加中国美协、书协主办的书画展览并获奖。书法作品参加第四届全国展、中青展、全国首届草书展、首届国际书展、首届临书展、首届扇面展、第六届全国书法展览、其中参加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获最高奖“全国奖”。书画作品被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团中央、全国侨联、中央统战部、文化部、北京大学、甘肃博物馆、日本美术馆、韩国国家博物馆以及著名企业家李嘉诚先生等收藏,并在峨眉山、黄山、丰都鬼城等100余处风景地刻匾、刻碑、展示。多次应邀担任国际、全国书画比赛评委。业绩被收入《中国当代书画家辞典》等16部辞书。多次策划组织大型专题展览,分别在重庆美术馆、三峡博物馆、人民大厦、重庆市文联展出。1999年创作的草书作品参加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获中国书坛最高奖“全国奖”。

我和卢德龙的那点事
文 竞

说起来,我和卢德龙交往都三十六年了。

人的一生,有几个三十六年呢?

上个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我和他曾经是重庆市文联的同事。我在重庆《红岩》文学杂志社工作,他在重庆市书协办公室工作。因为当时文联工作的老同志居多,我和他在中间只能算小字辈,因而也就走得格外近一些。后来,文联分房子,我和他碰巧又分在了一层楼,他住302,我住303,这就远亲不如近邻,街坊不如对门了。

荷香 70cm×136cm

那个时候,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勤奋、刻苦、努力、上进。他的画室叫“四友斋’,取的是“君子四友,梅兰竹菊”之意。在他画室的四周,包括画案下,到处都码着成捆成捆写过字的废报纸,完全可以用“秃笔如山,废纸车载”来形容。墙上也挂着他自己书写的励志的格言,诸如“天道酬勤”、“不教一日闲过”,等等。好多次,我凌晨起床上厕所,透过阳台,还看见他家画室的灯光明晃晃的。后来一问,才知道他通常是三、四点钟起来练字,一直练到上班,已经是多年习惯了。

桃花源 68cm×68cm

出于对他年少有为的看好,也包含一份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的情感,88年,我主动写了一篇推介他的文章。那恐怕也是他出道以来,第一篇向社会推介他的文章。我写他的勤奋和执着,写他的痴迷和忘我,写他获得荣誉和成绩,当然也写对他的期待和希望。记得,那篇文章的标题取得很口语化,就叫:“德龙小子操出来了!”我那时和他相处的随性和无间,由此也可管窥一斑。

酣红 70cm×136cm
好在卢德龙这个人念旧,并不因为今非昔比、鸟枪换炮就装模作样。对我这个当年的老同事、老邻居,他依然春风不改,一如既往。回想这些年他对我的帮助,我会想起菱子的诗句:“把你放在心上的人/不会远离/你敬他一尺/他敬你一生”。

荷香十里136cm×70cm
2013年,为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经济,我以西南民族大学重庆校友会会长的身份,组织重庆企业界的一帮哥们赴凉山、大理作投资考察。行前的头一天,突然想起,面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接待者,第一次见面没个见面礼总是不礼貌的吧。于是,便给卢德龙拨了个电话。那一天,他正在区县忙乎,听完我的想法,二话不说,满口应承,只说:“晚上我赶回来”就挂了电话。那天晚上,我在好望山他的家里接到他,又匆匆赶到他位于观音桥的画室,在那里,他任我挑选了他十多件作品,分文未取,只说是支持我为少数民族地区作贡献,让我好不感动。

金鸡富贵70cm×136cm

自古以来,字画索润,天经地义。历史上,郑板桥、吴昌硕、齐白石、丰子恺、张大千,好多掷地有声的大画家、大书家都是公开索要润格,并且明码标价的。别以为书画家的作品就是纸笔墨砚那点事,在看似轻松的笔墨挥洒之间,天知道后面有书画者多少个孤灯长夜、夙兴夜寐?郑板桥一句“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就道出了后面的艰辛。所以,给书画家的字画付费,那是对书画家劳动最起码的尊重。我都已经是“腰佩黄金已退藏”的人了,卢德龙还能无偿支援我字画,恐怕能找到的的理由只能是:情谊。而这份情谊,是值得我永久珍藏的!

秋实70cm×136cm
今年六月,我和卢德龙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相约前往滇西采风。一路上,醉眠夜共室,携手日同行。他给我讲书法讲绘画,讲石压蛤蟆、树梢挂蛇,讲米芾拜石、徽之访戴,当然,也给我讲历史讲文化讲社会讲人生。我发现,卢德龙的话多起来了,经过这二、三十年知识的积淀和阅历的滋养,说他是书画艺术家已经远不能囊括他的全部内涵了。

花鸟小品50cm×50cm×4

在和顺古镇“不晚酒店”那个繁星满天的夜晚,我和他两个人坐在天井的茶台前品茶,他说:和月亮相比,地球是月亮的49倍;和太阳相比,太阳却是地球的130万倍。那么,在整个银河系中,太阳又算什么呢?目前已知的最大星体:盾牌座UY,体积是太阳的210亿倍。所以,人活一辈子,在茫茫宇宙间,也不过就是一粒微尘……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卢德龙成熟了。

一个能认识到自己只是一粒微尘的人,肯定活得通透,理性,而且温和。

2019年9月1日于重庆望云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