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音格力 / 白音读美微杂志 / 寄北 | 乌桕路过人间

分享

   

寄北 | 乌桕路过人间

2021-11-24  白音格力

图@空谷寻芳

乌桕路过人间

文 | 寄北

乌桕叶红,于初冬的人间,铺远山,近水。予人间以暖光慢影,薄霜,缓风以及枝叶坠地的细微之声。

一片乌桕林,在路之南,在路之北。晴光疏松,斜穿入林,今天,明天,后天以及无任多久以后的某一天,黑字白纸,白墙黑瓦,这行云流水般乌桕林里的一段暖景,铺天盖地,闲情似水。

这时节的每支辰光里,树树皆是好颜色:苍绿,暖黄,深黄,赭红,褐色,赤朱。秋草在下,黄叶在枝,枯叶在地,红叶在眼前。而乌桕之赤,是所有红叶中最理直气壮的一场风云际会。一树赤红是乌桕最动人的本相,无需惊叹,静定路过即好,犹似一壶酒煮暖,无人前来,椅子空置,闲花静坠,时间停止。

疏淡有致的枝与叶,树与树,仿佛光与影能够在其中随意垂挂与拣拾,隔着距离看过去,似黄昏钟声里的一件事,越走越淡。

一万匹叶子被风吹拂,犹如词语浮于纸上,不用马匹,不用兰舟,不用道路。书中有人言道:我从地狱来,去往天堂,正经过人间。

秋色丰沛,乌桕极美。

其时,其刻,如果你是虚构故事的人,请重新按排词语。你要像乌桕林中的光线那样缓慢寂静温暖地重新描绘故事,重新修改书里永不相逢的情节。

江南的村庄,总有一支可以看得见人家檐角屋旁乌桕半展的窗,它们在记忆里恰如其分地打开。钟声从山顶密林后面游来,窗台上布满云影。一如被书中的某个情节打动,怅然无谋,寂静异常万物停顿溢出芳香。

也随风落叶,旋转徐缓掉地,犹似无需说话的远山近水屋瓦山川,它有万种寂静,用来虚设无意义的事:在一颗露水中与狐狸久别重逢,回忆山岗上轻缓的云朵。在荷的根部遇见一尾鱼与它交换秘密并且拥有温暖的泪水。

破壳而出的乌桕籽,如珠如点,白与白,细碎与细碎,连成没人走得进去的犹如镜中之景的寂寥之地:一座空城,除了月光,灯笼易碎,清风自醉。

如果幸逢园林剪枝,得大棒带枝乌桕籽归,一只小陶缸,不用花心思一股脑落入瓶中,松开手,它们各归其位,自得山河,光照在墙,如梅影横斜,半炉静昼。

叶在风中,叶在掌中,叶在书中的某一天。与你经年,今日咫尺,明日天涯。明日见它,至寂至静:白纸灯窗,花影流衣。之后,一枚淡月亮,缓慢且惆怅。合上书,关上这一枚乌桕红叶的前尘往事,有光影交错,如有言语:卿有新绿凭栏,我有日月向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