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 爱 / 待分类 / 拜服 ——侃对了

分享

   

拜服 ——侃对了

2021-11-25  小山 爱

拜服

       ——侃对了

眨眼与叶姐同事16年了!

与她在一个教研组搭档,曾经有过辉煌——保持中考连续7年全县第二名。因此有“战友”般的情谊。

6年前,在一个办公室时,凭我的些许中医方面的“道行”,以及多年的相处,再加她的五官特征——五脏开窍于五官,五官的外在表征,可以推理五脏的先天状况的,我就建议过她闲服一点与其体质对应的丸药(“古人把药分为'汤’、'丸’、'散’、'剂’,“丸”一般就是调养用的)。

也就是那么一说,听,就算;不听,咱内心也无所谓。

中间几年,我们分在了不同的办公室,也就不常见面。

今年又分到了一个办公室。

她的五官表征,我依据传统理论,明白些许她内脏的先天性的资质。

不知哪天,忽然又多嘴,办公室同事们较多的时候,让她开始“揉'地筋’”(人有“'天、地、人’三筋”),还教给了她怎么揉。

当时我就强调:“就教这一次,你愿意坚持,就坚持。不愿坚持,有空想起来,想揉就揉,不揉就拉倒。”

大家相视而笑。

不想,今天,她和我说,她的小腿胫骨内侧沿线都疼,是不是揉地筋揉错了。

那是足厥阴肝经的循行路线。

我说:“你是不是最近内心有事?”

?——她疑惑、惊诧的看着我。

我说:“不用说我们,就是玉皇大帝也有无奈的事吧,放开点,真的,我们无奈!”

我也就是开开她的心,能不能放下,真的——那是各人的修为了。

足厥阴肝经,简称肝经。十二经脉之一。该经一侧有14个穴位(左右两侧共28穴),该经发生病变,主要临床表现为腰痛不可以俯仰,胸胁胀满,少腹疼痛,巅顶痛,咽干,情志抑郁或易怒等。

“嗯——”吕姐的语气中有无奈,有信服。她悄悄地回到了她的办公座位。

“消化是不是也不大好——”我问了一句。

“嗯——”

“我只懂病理,你还是找中医大夫看看吧——”

这时,李姐也插话了:“是的,找中医看看吧——”

人到中年!

感叹人生诸多无奈之余,又拜服古人了!

今天,我带有瞎侃的成分,因为,我是个“马大哈”,对知识总是“大概、也许、可能”,没想不管是内心,还是经络,还是表征,都瞎猜对了,还侃对了。

对于古人的那份认真,我简直是“后生小子”!

我又一次拜服于古人了!

现代的心理医疗,咱们古人早三千多年前就形成理论,并开始用了!

我是不是有点民族主义的狂热?

方家指教!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