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雪莲

2021-11-25  品谋图书馆馆藏

在高处,雪莲灼灼绽放。雪花、雪豹、雪鸡……是她的亲戚。

雪莲——生长、盛开,不需要掌声、赞美;枯萎、死亡,没有遗言

长在雪山之巅,她有着无数的传说

她的纯粹许自一种高度:两千米到四千米。有时还会更高。阴坡开白花,阳坡开红花,阳坡的阳光太多了,使她脸色微红,被认为是羞涩,其实是高山反应。她低下了她的孤傲、她的头痛欲裂……

雪莲——生长、盛开,不需要掌声、赞美;枯萎、死亡,没有遗言

五年一开花,圣洁的气质不容尘世

在旅游景点、药材店、民贸市场,她被出售、贩卖,但无法贩卖的是她高洁的品质和个性。人类受益于她的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治疗,就像一首古老的突厥民歌唱道的那样:“你看看我就是治疗我!”

——一朵雪莲花看着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慢慢地、一点点地治愈了他。

她有寒风与冰雪的家园。她喜欢这里,喜欢高处的严寒和孤寂,并不想搬到别的地方去,譬如山谷和平原,那里有绿树和青草,但她不愿与它们为伍。她在冰雪中取暖,在寒风中摇曳。因为她是天山的花冠、天山的图腾。

孤单地,坐在冰雪高高的台阶上,这位天山的圣处女,为苍茫的人世,为流浪的白云哭泣。她有不易觉察的呼吸、被图腾化了抽象化了的身影;她有微弱的体温、血脉里的薄冰和无边的冥想……所有这些,是她心灵的养分。

她的美带点孤傲、决绝和寒意。有时,从山顶投下几缕冷冷的目光,像是告诫和提醒。她不像水仙那样,在水中孤芳自赏,像一个绝望的洁癖症患者。她有一面天山的镜子,冰与雪的镜子,只是为了完成简单的梳妆。

雪莲——生长、盛开,不需要掌声、赞美;枯萎、死亡,没有遗言

冰清玉洁,采天地之灵气

从一粒种子到一朵花,这是要历时五年载。她生长、盛开,不需要掌声、赞美;它枯萎、死亡,没有遗言。她爱上高度就是爱上了遗忘,爱上了虚空的真相和缺氧的一生。

现在,天山上的雪莲越来越少了,雪给雪莲的诗篇也每况愈下。可从前不是这样的,人们高声赞美雪莲,以雪莲自喻,以她高洁的品质来要求自己。也许混沌而喧嚣的时世遮蔽了雪莲的倩影,也许我们的心灵已经丧失了古人的细腻与敏感、自律与自觉。就拿我来说,总觉得自己写不好雪莲,总觉得我的文字还配不上对她的赞美。

雪莲——生长、盛开,不需要掌声、赞美;枯萎、死亡,没有遗言

生长在雪线上,唯亭亭而独芳

不过话要说回来,面对雪莲,低处的修为何尝不似山巅的沉思与绽放?

注:文字来自《新疆词典》,图片来自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