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诗歌网 / 待分类 / 第四届【散文精选入围作品】回乡偶书​II侯...

分享

   

第四届【散文精选入围作品】回乡偶书​II侯春妹(广东省)

2021-11-26  国际诗歌网


回乡偶书

侯春妹(广东省)



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乡了,思念之情泛起,渐不可抑,遂告假还家。

有了高铁交通很便捷,虽是到的隔壁县,也省了很多时间。从镇回村,坐摩托车,风从两边掠过,一路的景色还是那么熟悉,禾绿山青,乡音入耳,甚觉动听。

近家门,人声鼎沸,有以卡车卖鸡者,村里的婆婶娘嫂们聚在一起挑之捡之议价之,有刚买成抬回家去的,也有尚在观望者。摩托车师傅没有及时停下来几让我过家门而不入,婆婶娘嫂们都笑我是不是忘记家在哪了。我笑着下车来,心中却怯,怕叫错了称呼,果然有把叔喊成哥 把嫂叫成婶的,大家也不见怪,彼此糊涂一下也就过去了。

回家放下东西,抬眼四看,家是熟悉又陌生的。从高中开始,求学工作,一年没能回家几次。小时长大的瓦房,现在是楼房,小时见惯的人,有不在的,有再也见不着的,也添了许多新面孔,嫁来的,新生的。同龄人都在外,不似以前刚毕业那几年联系密切,聚不聚的好像越发无所谓了。各有各的生活工作,大部分也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跟同龄正负十五年从小到大较熟悉的人,也都要么求学要么打工在外。走出门口,放眼看去,村人三五成堆,放耳去听,鸡鸭犬声相继,还是热闹的,热闹中却生出寂寥。

去老屋看看,一路预备着见到村人打招呼,一路心里对熟悉的屋巷建筑打招呼,旧的终要被新的取代,可幸布局还是一样的,每一个转弯都那么熟悉那么自然,跟记忆中走过的千万次没有两样。走在新旧交替的巷道里,如同走在回忆中,在曾经有过那么多希冀的空间里,踩在幻想过无数未来的脚印上,怀想着过去,继续想望着新的未来,只是可能性已由汪洋大海变成一条小小溪流。满腔欢喜,又满怀惆怅,想发一声感慨,顾左右却无人可说。

老屋还是老样子,只是屋檐显低了,天井显小了,杂物显多了,静谧的,老去了的,只有当养着的禽物叫起来还给它一点生气。阳光带着灰尘落在墙根的苔藓上。灶房被烟燎过的痕迹,似乎也燎在人的心上。无法排解的寂寞。是来的人,还是老屋?


从老屋出来,往下穿过屋巷,去不远处的田野,存放了许多劳动记忆的地方。村子的边缘往外扩展,很多原来是菜地或稻田的地方盖了新房子。竹林不见了,新植了几棵松柏,小溪依然穿桥而过,过了旧桥,又过新桥。溪两边的岸道,扩宽了,和农田之间建了整齐的水泥沟渠。伴着温柔的水声,我似乎看见小时候在这道上呼朋引伴的伙伴们,有跑去挖老鼠洞的,有在溪里捞鱼的,也有勤劳在田地里帮忙的“别人家孩子”,我在岸边摘了黄的紫的粉的白的野花,捧在手里一路看着往家走。

不一会,到自家菜地了,一边是沟渠,沟渠边长着杂草,一边是岸,岸上种有甘蔗,另两边是稻田。绿,不同的绿汇聚在一起,欢欢喜喜的。菜地里蔬菜品种单一已然过季,只有玉米长势喜人。它们摆着宽长的叶子,翻着黄绿的涟漪,似在微笑着给老朋友打招呼。好像它们知道我跟这地里曾经产出的花生和土豆很熟一样。

乡间的时间还是过得很慢,这真是让人高兴。一群小孩在跳绳,旧时的样式翻新,加了更多的步骤及高难度的动作。百无聊赖的我看得童心顿起不请自来地要求加入一起玩。有孩子问“你是谁呀?”又有孩子马上回答:“她是雯雯的姑姑啦!”哈,曾经我不是这样的孩子中的一员吗?现在竟不知怎样就到了“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时候。孩子们不好意思拒绝大人似的让我加入了,并乐为人师不嫌其烦地一次次教我,他们一个个都身轻如燕像体操运动员一般做着高难度的动作。我跳几个来回就气喘吁吁身沉体重了,不得不认输放弃,看他们玩。他们心里肯定觉得我这么老大个人还跟她们玩,很奇怪吧,我小时候可是对20岁以上的人就觉得老的,哈哈,天道好轮回。
孩子们换了另外的游戏,男孩们在一处打游戏,女孩子们挤在一起看唱歌跳舞的视频,约着也要录一个,兴奋地讨论着动作,偶尔意见不合争几句,马上又和好如初开始排练,看着听着,我真为他们高兴。高兴他们将有十几年相伴成长的时间。孩子呀,你们不知道,这样日日相伴的日子是多么幸福,长大后你们会发现,所有人都会渐行渐远。


我的小伙伴们,在哪里呢,大概是知道在哪里的,网络时代嘛,但虽不是知交半零落,却也少见如隔天涯。有一个小时候总带着我们玩的姐姐,永远见不到了。但这样的时刻,这样跟伙伴们在一起游戏的时刻,谁会想以后呢?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又有谁知道呢?

晚上,无月,星淡。正无聊间看到斜对面邻居家路灯下有五六个女孩子在聊天,是将上初中或在读初中的大孩子。头发大多直顺过肩,唇上抹了唇膏。心中感叹,现在的孩子真漂亮,又会打扮,青春豆蔻,美而不自知。正因为不自知,才会有唇上人工的红,但即使有稍微人工修饰,还是自然的美,怎么也挡不住的朝气。

我凑过去,听她们在聊“生活的烦恼”、学校的奇葩事,主题是不想读书,读书没用。主要发言人是最大的孩子,十二三岁,乍看不是最漂亮的,但鼻梁直挺,眉眼间有一股酷劲,红唇又不失女孩子的娇媚,颇抓人眼球。可惜平刘海压了她的灵气,不然应该更出色。奇怪,这几年见初中左右的孩子无论男孩女孩大都留一头厚重的平刘海,难到是进入青春期敏感的他们用长刘海来遮挡自己?或者是大家都留自己不留怕被笑话?

我插嘴说:“不读书出来怕以后找不到好的工作。”她们马上激烈地反驳,“很多大老板都是没读多少书出来的”,“对啊,初中都没毕业”。“现在还很多小孩子创业的,很成功”,“赚了很多钱!”最小的孩子补充。“小孩子如何创业?”我好奇问。“你看抖音啊”“很多几天就得了一百万粉丝”,一个孩子说了一个名字出来,另一个马上拿手机给我看那个人的抖音作品,是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穿着黑色网纱吊带短裙在跳激情动感的舞蹈,女孩们都伸头来看,都一副赞赏崇拜的表情。我心里一边感叹现在时代的确和我们小时候不一样了,一边作为一个因为学历不够好找工作上撞过不少铁板的人,觉得有义务要跟孩子们讲一下读书的重要性,想告诉她们如果没有好的学历会如何限制她们的发展,会失去很多想要的机会。几个小一点的孩子马上说要去练她们自己的舞蹈去了,轰的一下走了,只剩下另外三个大一点的孩子。一下子安静了,我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毕竟自己不是一个“成功案例”,没什么“成功经验”可介绍,也没赚到过大钱,说出来的话不会有说服力。何况时代在发展,她们说的这些“成功典范”不是没有,自己都不“成功”,怎么敢给她们“指引”呢,岂不怕误人子弟?向来落后的我也不玩抖音快手等这些如雷贯耳如日中天的APP,微博也是近一年来才在上面看看新闻(八卦)。后来查才知道推出抖音等产品的在短短几年内积累巨量财富的字节跳动公司老板张一鸣,并不是没读什么书什么没毕业的人。但愿我当时能够告诉她们这一点,可惜没有。

她们又讲到了学校,在校读书是多么烦闷无趣,老师如何责骂不顾他们的自尊心,有些混社会的学生如何拉帮结派无端挑衅,有事学校威胁找爸爸妈妈,可是有什么用,爸爸妈妈也不管,不懂,没有人理解,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可以理解我们!没有人理解这句话女孩重复了几遍,口气是自嘲的,表情是无谓的。我忍不住要认同她,忍不住要同情少年的烦恼,理解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要生出一双翅膀飞出去的心情。可是孩子们呀,你们以为飞出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怕是那些风雨雷电马上就让你们想要飞回巢穴的。可是现在这种郁闷和困顿又是真实的,想飞的渴望也是真切的,谁敢说“少年维特的烦恼”不是烦恼,“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愁不是愁。谁能来帮帮你们呢?我帮不了,只愿你们能好好装备和武装自己,但目前装备和武装似乎只能从你们厌烦的读书一途上取得。学校和老师的出发点肯定是为你们好,大概正是他们深刻清楚读书的重要性为你们着急而与你们怕烦读书的情绪形成了对抗,只是有时候有些事情他们也无能为力。读了书不代表就会成功,它只代表有了希望,读书如果没有用,那不读书的出路又何在呢?又或许,衡量成功的标准太单一了。不读书种田和读了书回来种田,不读书打工和读了书打工,似乎都不太是人们想要的结果,又大多只能从这四种里选,其它的现实会告诉你,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吧?当然,我们还没讲资源啊阶级啊这些问题,那注定是个让人失望的话题。

谁能来帮帮孩子们?谁来救救我们躁动的心?

天只助自助者。


另外“没有人理解”这些话,是让我想笑的,想说孩子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孩子,等你长大了,才会真正理解什么叫“没有人理解”!等你长大了,某一天,你会发现,没有人有必要去理解你,你以为了解你的人其实不了解你,你以为你了解的人其实你也不了解;某一天,你会失去“理解”别人的兴趣,某一天你会发现你竟连自己也不甚了解,不敢确定;某一天,你会发现,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孤岛。现在,你其实多么幸福,这个年龄,无论去到哪里,身边总有一群人,和你有相近的感情,共同的烦恼,这群人里,你们互相理解,你,不会孤独。
夜渐深了,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探了出来,可是炽白的路灯妨害了它的光芒,不远处有人在打牌,人多得像过年一样热闹,偶尔传来的麻将声,填补着人声的空隙。

夜渐深了,大多数的灯还亮着,大多数的人还醒着,村庄还热闹着,为了不知名的理由,莫名的躁动,还不肯安歇。
 
 
村里生活,物质上也是越来越好了吧,但人心越来越空,由上至下(老至幼)的精神空虚,赚钱,赚钱,所有人的目标,所有人在追赶。但之后呢?出路在哪里?或者又有谁在乎呢?——后记

作者简介

侯春妹,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人自幼喜爱文学热爱写作,希望自己能写出反映生活感动人心的作品。写有诗歌散文,目前在尝试小说创作。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360图书馆】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刊出后不删稿,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征稿专栏

第四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点击查阅)

《华人文学》杂志征稿



 ——感谢阅读——

(图来源网络,侵权告之删除)


    国际诗歌网:http://www.gjsgxh.com


  学 术 顾 问:周  明    丁一    冰耘    易传宝    韩  英

  会        长:沈裕慎

  常务副会长: 吴  昉
  副  会   长:袁仲权    曹 平     潘颂德
  秘   书   长:戴三星    李   平 

  编委会成员:

  沈裕慎    戴三星    李    平   梁全义    

  张   艺    丁红梅    何兰青    林从龙    

  蒲公英    黄会容    陈立琛    陈锦绵

  韩   江    陈典锋    买   超    曹   平   

  龚明仁    周嘉琪    涂作武    侰丽恰母泰国)   

  王中海    马梦瑶(美国)   陈湃(法国) 

  国际诗歌网总编:丁红梅


 美国分会会长 马梦瑶

 泰国曼谷分会会长 侰丽恰母

 桂林分会会长 何兰青

  九江分会会长 柳守猛


  执行编辑:丁红梅   何兰青    胡耀辉   周已雄   马梦瑶(美国)

  法律顾问:戴    斌


 欢迎  投稿      

小说、散文、诗歌、书画、摄影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