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诗歌网 / 待分类 / 第四届【散文精选入围作品】秋天,是父亲...

分享

   

第四届【散文精选入围作品】秋天,是父亲的颜色​II李秀琴

2021-11-26  国际诗歌网


天,是父亲的颜色

李秀琴



 
我喜欢秋天,无论是它的颜色还是它的味道,我都喜欢。但深秋的凋零景象总是让我伤感,每望向窗外,黄叶飘零,寒意就袭遍全身,这也许是少年的伤痕,初二那年的秋天,没错,就是深秋,我看着我家房前屋后的大树从满绿到枯黄,再到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杆,还没等到冬天,家就没了。
 
那晚,月色清凉,我跟着邻居奶奶走出家门,妈妈说:“去吧,去你三奶奶家睡一晚吧,家里有妈妈,还有亲戚,床也不够睡”。妈妈缓缓关上门,老旧的木门发出轻轻的吱扭声,像是在和我告别。
 
三奶奶拉着我的手说:“走吧,大孙女,明天早上再回来照看你爸爸”。
 
我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我的家,三间破旧的草房立在清冷的月光里,光秃秃的树枝影影绰绰倒映在房顶上,屋里的煤油灯已经熄灭,房子安静得可怕。
 
第二天,我家门口坐了很多人,我知道这一天来了。还没进堂屋门,我就跪在地上哭了,我撕心裂肺地喊着爸爸,父亲躺在堂屋的地上,盖着被子一动也不动,任我怎么哭喊,他都没有一点回应。
 
父亲最喜欢秋天,他说农民一年中最盼望的就是秋天,因为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庄稼收了就有钱让我和妹妹去上学。所以,我也喜欢秋天,我喜欢上学,不喜欢在农村种地。自从我去镇上上了住宿中学,父亲种地就更加卖命了,他说为了给我攒上大学的学费。
 
唯独这年秋天,我坐在教室里上课时心里总是不安,莫名其妙地想回家,想立刻看到父母。我强忍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理告诉自己,爸爸妈妈都好好的在家里秋收呢,自己好好上课,终于熬到中午下课,我再也忍不住了,同学们都奔向了食堂,我找班主任请了假立刻赶回家。
 
十几里的路走了多久我不知道,但我到家里时,看到父亲和母亲坐在院里吃午饭,他们问我怎么回来了,和往日我回来的时候不太一样,很平静,但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和沮丧,我以为是下地干活累的,但又不像。
 
母亲赶紧进厨房给我盛饭,父亲问我是不是在学校没有钱吃饭了,还是宿舍冷需要换厚被子了?我说都不是,就是想回来看看。
 
吃完饭,父亲说:“赶紧回学校吧,家里你不用担心,等收完地里的庄稼,我和你妈就去镇上给你买厚衣服,再给你送床厚被子”。
 

秋收完了,天凉了,黑的也早了,但父亲并没有来学校给我送厚被子。
 
在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又独自回了家,走到家,天已麻麻黑,院子里走出两个我不认识的人,母亲跟在后面送他们,看到我母亲拉着我直接进了厨房,一股浓浓的中药味扑鼻而来,奶奶蹲在灶台边上,手里拿着小扇子,正对着地上的小药罐扇风。
 
母亲看着疑惑的我,小声地说:“本来想着瞒着你的,怕影响你上学,但上次你突然回来,就知道你们父女连心,今天就告诉你实话吧,你爸爸得了癌症,已到晚期,刚才那俩人是亲戚找来的医生。那天,我和你爸第一次去医院检查,我们不敢相信,所以就没告诉你,你回学校的第二天,我带你爸又去了城里的医院检查,确诊是胰腺癌晚期,医生说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还没告诉你爸爸,你要坚强,要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问问他怎么生病了,劝劝他多吃饭,要赶紧好起来。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落下来,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原来我莫名的不安与烦燥竟是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奶奶也流着眼泪骂老天爷不长眼!
 
我擦了很久,终于把眼泪擦干,整个人麻木又机械地走向堂屋,走向父亲的房间,床头点着煤油灯,昏暗的灯光下,父亲安静地躺在床上,听到脚步把脸转向我:“红,你回来了,天黑的早了,知道你路上害怕,我让你妹妹去村口接你没接到。”听着父亲微弱的声音,看着他腊黄腊黄的的脸瘦得只有我手掌那么大。那年我13岁,我想哭,但我不敢,我叫了一声爸,眼泪就掉下来了。父亲当了五年的军人,曾经那么伟岸,今天却只剩下一把皮包骨头,而且即将灯枯油尽他还不自知。
 
父亲又说:“闺女,你哭啥,是不是没人接你放学,等我病好了就去接你,厚被子你妈已经做好了,过几天我身体好了骑车给你送去”。
 
我赶紧用袖子抹去了眼泪,爸,你怎么感冒了,下地干活的时候多穿点衣服就冻不着了。
 

父亲笑了,笑的有点痛苦,他说让你妈妈把药给我端来,我要吃药让病赶紧好,还有,我大闺女回来了,让你妈今天下面条多放点肉,我要多吃点,病好的快。父亲并没有吃多少,因为他太疼了。
 
我每个周末都回家,渴望有奇迹出现,我内心无数次的祈祷:父亲每喝完一碗中药癌症病毒就从体内排出一些,慢慢的,爸爸的病就能好。
 
现实并没有奇迹,父亲吃的一天比一天少,来我家的亲戚一天比一天多,他们在堂屋外的时候安慰着母亲,进了堂屋就骗着父亲,但父亲似乎知道了自己生命即将结束,他总是在房间没人的时候叫我过去,默默地看着我,我站在床边看着父亲,我希望他和我说点什么,但又害怕他说什么,我每次都会先打破静默,爸,你渴吗?我给你倒杯水;你饿吗?想吃啥,我给你做。父亲摇摇头,用微弱的声音说:“好好上学,跟着你妈妈照顾好妹妹。”
 
这天晚上,我又默默站在父亲的床前,煤油灯芯嗞嗞响了一下,父亲的脸越来越小,他看着房顶对说:“我卧床这么久,辛苦你妈妈了,以后要听妈妈的话。你把妈妈叫来,就去睡觉吧”。
 

深秋的夜虽然冰凉,但我依然期待第二天的太阳,我期待阳光照进来时,房子里充满着往日的欢声笑语,但我的期待终究是落空了,我的父亲如同我放学路上的那轮秋日夕阳,纵有万般不舍,却也用尽全身力气,把最后那抹金色的余辉照在我的身上,然后,在我转身向前的那一刻,他沉下去了,待我回头,身后只留一抹清冷的月光。
 
回到教室,打开课文,读着郁达夫《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
.......
 
是的,没有父亲的秋天,是那么悲凉,但我依然喜欢秋天,因为,是父亲的颜色!

作者简介


李秀琴,七零后,师范毕业进了高校,自我感觉略懂教育后辞职为政府打工,回到文字工作后,受北京人文环境熏陶,又感慨提笔,自我感觉写作水平下降,须投稿受教。年轻时曾用名周金金,在北京青年周刊、北京晨和外地纸媒上发表过小文章,但随着纸媒的消失,过往的一切也已结束。
虽然长辈给的名字很土,但有一颗文艺的心,读书、写字、画画是情怀,工作、育娃是生活。两者都想兼顾,所以愿从当下开始努力。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360图书馆】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刊出后不删稿,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征稿专栏

第四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点击查阅)

《华人文学》杂志征稿



 ——感谢阅读——

(图来源网络,侵权告之删除)


    国际诗歌网:http://www.gjsgxh.com


  学 术 顾 问:周  明    丁一    冰耘    易传宝    韩  英

  会        长:沈裕慎

  常务副会长: 吴  昉
  副  会   长:袁仲权    曹 平     潘颂德
  秘   书   长:戴三星    李   平 

  编委会成员:

  沈裕慎    戴三星    李    平   梁全义    

  张   艺    丁红梅    何兰青    林从龙    

  蒲公英    黄会容    陈立琛    陈锦绵

  韩   江    陈典锋    买   超    曹   平   

  龚明仁    周嘉琪    涂作武    侰丽恰母泰国)   

  王中海    马梦瑶(美国)   陈湃(法国) 

  国际诗歌网总编:丁红梅


 美国分会会长 马梦瑶

 泰国曼谷分会会长 侰丽恰母

 桂林分会会长 何兰青

  九江分会会长 柳守猛


  执行编辑:丁红梅   何兰青    胡耀辉   周已雄   马梦瑶(美国)

  法律顾问:戴    斌


 欢迎  投稿      

小说、散文、诗歌、书画、摄影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