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4... / 6436杜甫五古《扬旗》读记

分享

   

6436杜甫五古《扬旗》读记

2021-11-26  小河西

杜甫五古《扬旗》读记

(小河西)

扬旗

江雨飒长夏,府中有余清。我公会宾客,肃肃有异声。

初筵阅军装,罗列照广庭。庭空六马入,駊騀扬旗旌。

回回偃飞盖,熠熠迸流星。来缠风飙急,去擘山岳倾。

材归俯身尽,妙取略地平。虹霓就掌握,舒卷随人轻。

三州陷犬戎,但见西岭青。公来练猛士,欲夺天边城。

此堂不易升,庸蜀日已宁。吾徒且加餐,休适蛮与荆。

此诗作于广德二年(764)六月。此诗原注:二年夏六月,成都尹郑公置酒公堂,观骑士试新旗帜。严武封郑国公大约在宝应元年(762)九月回朝后。严武重回成都是广德二年(764)春。【《旧唐书-严武传》:“与宰臣元载深相结托,冀其引在同列。事未行,求为方面,复拜成都尹,充剑南节度等使。】杜甫作此诗时,或已在严武幕府任职。

江雨飒长夏,府中有余清。我公会宾客,肃肃有异声。

初筵阅军装,罗列照广庭。庭空六马入,駊騀扬旗旌。

余清:余留的清凉之气。《游南亭》(南朝-谢灵运):密林含余清,远峰隐半规。吕良注:含余清,谓雨后气尚清凉也。《答康乐秋霁》(齐-谢瞻):夕霁风气凉,闲房有余清。

肃肃:象声词,泛指声音;恭敬貌;严正貌。《弃妇》(魏-曹植):踟蹰还入房,肃肃帷幕声。《思齐》(先秦-诗经):雝(yōng)雝在宫,肃肃在庙。毛传:肃肃,敬也。《黍苗》(先秦-诗经):肃肃谢功,召伯营之。郑玄笺:肃肃,严正之貌。

军装:军事装备;军服。《汉书-扬雄传上》:八神奔而警跸()兮,振殷辚而军装。颜师古注:军装,为军戎之饰装也。《武威送刘单判官》(唐-岑参):都护新出师,五月发军装。

駊騀(pǒ-ě):马摇头。《说文》:駊騀,马摇头也。《曲江见杏花》(明-朱诚泳):隔岸依稀见早霞,酒帘摇处两三家。马头駊騀行来近,始见前村有杏花。《襄阳蹋铜蹄》(明-李攀龙):白马金络头,一步三駊騀。便是马上郎,何尝不婀娜。

大意:六月的江上风雨飒洒,郑公府上空气爽清。郑公在府上正会见宾客,忽然传来奇异之声。宴会开始前先检阅军装,一一罗列展示在宽广的大厅。大厅的空处有六马进来,马头摇动,马上士兵高扬旗旌。

回回偃飞盖,熠熠迸流星。来缠风飙急,去擘山岳倾。

材归俯身尽,妙取略地平。虹霓就掌握,舒卷随人轻。

回回:迂回;盘旋。《法镜寺》(唐-杜甫):回回山根水,冉冉松上雨。《田使君美人舞如莲花北鋋歌》(唐-岑参):翻身入破如有神,前见后见回回新。

偃盖:车蓬或伞盖。喻指圆形覆罩之物。此指旗飞如盖。

熠熠():鲜明貌;闪烁貌。《清思赋》(魏-阮籍):色熠熠以流烂兮,纷杂错以葳蕤。《鹦鹉洲送王九之江左》(唐-孟浩然):滩头日落沙碛长,金沙熠熠动飙光。《奉和户曹叔夏夜寓直》(唐-卢纶):乱萤光熠熠,行树影离离。

擘:分开;劈开。《逢雪述怀》(唐-慧超):冷雪牵冰合,寒风擘地烈。《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唐-杜甫):初闻龙用壮,擘石摧林丘。

略地:掠地。《奉和鹘赋》(唐-高适):始灭没以略地,忽升腾而参云。《塞上曲》(唐-戎昱):胡风略地烧连山,碎叶孤城未下关。《白鹰》(唐-刘禹锡):轻抛一点入云去,喝杀三声掠地来。

大意:回转时旗飞如盖,光灿灿如流星闪过。过来时相互纠缠如风驰电掣,奔去时两两分开似山岳倾覆。骑士俯下身体已到尽头,令人惊奇旗帜如掠平地。手握旌旗就像道道彩虹,舒卷随人来去如风轻。

三州陷犬戎,但见西岭青。公来练猛士,欲夺天边城。

此堂不易升,庸蜀日已宁。吾徒且加餐,休适蛮与荆。

三州:《旧唐书-代宗记》:“(广德元年十二月)吐蕃陷松州、维州、云山城、笼城。《资治通鉴-广德元年》:“(十二月)吐蕃陷松、维、保三州及云山新筑二城,西川节度使高适不能救,于是剑南西山诸州亦入于吐蕃矣。

庸蜀:泛指四川。庸、蜀皆古国名。庸在川东夔州一带,蜀在成都一带。《三国志-蜀志-后主传》:乘间阻远,保据庸蜀。《赴职梓潼留别畏之员外同年》(唐-李商隐):京华庸蜀三千里,送到咸阳见夕阳。

吾徒:我辈。《答宾戏》(汉-班固):孔终篇于西狩,声盈塞于天渊,真吾徒之师表也。

加餐:《古诗十九首》(汉):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适荆蛮:《七哀诗》(汉-王粲):西京乱无象,豺虎方遘患。复弃中国去,远身适荆蛮。

大意:西川的三州已陷吐蕃,只剩下西山雪岭青青。严公镇蜀训练猛士,相要夺回天边失陷的三城。严公这个位子责任重大,现在巴蜀之地日益安宁。我的同辈们还是要多吃点饭,再也不要远身适荆蛮

这首诗前8句交代“扬旗”时间地点背景。六月雨后的幕府。严武正会来宾,传来“肃肃异声”。原来在宴会之前,要“阅军装。眼看着六名骑士骑着六匹骏马进入大厅。接着8句写“扬旗”。回转时旗帜如偃盖飞起。光灿灿如闪过的流星。来时纠缠,如风驰电掣。去时分开,如地裂山倾。骑士俯身,已到极限。旌旗掠地,奇妙展平。旌旗宛如道道彩虹,舒卷随人来去如风。末8句写感想。目前的形势是三州已陷吐蕃。严武的意图是训练猛士夺回“天边城”。严武这官不好当,但严武来后蜀地已宁。杜甫结论是:我辈要“加餐”,吃饱了要好好干,再不能天天叨叨着要“远身适荆蛮”。(杜甫初入严武幕府,正想着要协助严武干一番事业。当然不会再想着“适荆蛮”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