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语人间 / 待分类 / 运动和药物一样会令人上瘾,但会对健康、...

分享

   

运动和药物一样会令人上瘾,但会对健康、情绪、关系起到疗愈作用

2021-11-26  书语人间

书海泛舟,人间清欢




这是书语人间为你解读的第704本书

《自控力2》



大家好呀~

今天,灵遥将继续为你带来《自控力2》一书的共读。


上一篇里,我们了解到了运动为何会产生快感,以及这些快感是如何改变和影响我们的生活的。更多内容,请戳:运动会让人身心愉悦,是有科学依据的!

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了解大脑的奖赏机制,以及运动奖励。


01.
运动与依赖

20年世纪60年代末,居住在布鲁克林的精神病学家弗雷德里克·贝克兰(Frederic Baekland)召集了一批健身者,进行了一项关乎睡眠的研究。他的最后一项实验结果显示,运动能帮助人们睡得更香甜。

此外,他还想看看减少运动是否会影响睡眠,这只需要一些长期运动的人自愿停止运动30天。问题是,没人愿意配合这项运动。

贝克兰提高了报酬,远超过他给之前参与者提供。后来他写道:许多潜在的研究对象,尤其是那些每日健身的人表示,给再多的钱也不会中断健身。

那些最终参加研究的人,不但抱怨睡眠质量降低了,还抱怨他们产生了严重的心理压力,他们认为那都是缺乏锻炼引起的。


这次研究的结果发表于1970年,被公认是首次针对运动依赖性的研究。在那之后,又先后出现了众多研究,其结果都显示:

长期运动者如果突然中断运动哪怕一次,也会导致焦虑和易怒;如果中断三天,将产生抑郁症状;如果中断一周,将导致严重的情绪波动与失眠。


匈牙利运动科学阿提拉·萨博(Attila Szabo)甚至表示,根本没有希望开展长期中断运动的实验,即使真的能找到参与者。他们也会偷偷地健身。


02.
运动与上瘾

成瘾是健身狂人和科研人员都很喜欢的比喻,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种比喻也不无道理。运动对心理的影响很大,这和大麻、可卡因等药物作用的是同一套神经系统。

就像是嗜酒者容易被面前的红酒、白酒吸引一样,长期运动者也会被与健身相关的事物吸引,研究者将其称之为 —— 注意力捕捉 —— 显示出了大脑总在寻找机会纵容自己的爱好。


脑成像研究中海油许多类似的,极具说服力的现象,比如,一些自称健身成瘾者的人在看到其他人健身的照片时,他们脑内的渴求系统就会被激活,与烟瘾者看到香烟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但是,运动-成瘾的类比也有其局限性。

大多数健康狂并没有因为健身影响健康,也没有产生终身难以摆脱的依赖性。相反,他们与运动之间的关系,包含着渴望、需要与奉献,是一种积极的、正向的关系。



03.
运动成瘾
与药物上瘾

为了论证上面这个结论,我们有必要先了解运动成瘾与药物上瘾的区别。

所有的成瘾其实都源自于大脑的奖惩机制,而且每一种成瘾药物 —— 酒精、可卡因、尼古丁、海洛因 ——都以相似的方式作用于这个机制。


第一次使用时,成瘾物质会激发一次多巴胺爆发,而多巴胺是象征奖赏机制的神经递质。多巴胺会掌控你的注意力,命令你接近,使用或做任何能再次引发这种爆发的事情。

除此以外,大多数成瘾物质还会激发其他让人感觉良好的脑内化学物质,如,内啡肽、血清素或去甲肾上腺素,就是这些强大的神经递质组合,让这些药物有了成瘾性。


长期使用这些药物,最终会触发研究人员称为成瘾的分子开关 —— 

反复摄入成瘾性药物,会导致奖赏机制的神经细胞集聚一种帮助大脑学习经验的蛋白质。而这种蛋白质会触发脑内多巴胺能细胞的持久改变,让它们对一开始触发这个过程的药物的反应尤为剧烈。

通过这种方式,你所服用的成瘾物质教会你的大脑更想要它。

被激活了这种欲望的大脑细胞,对其他奖赏的活性就会降低,因为它们已经选择了自己的主人。哪怕尝试用其他的东西诱惑它们,比如,落日、美食,它们也会无动于衷。

你对那种特殊奖励的渴望,会超出对所有其他事物的渴望,会不惜一切得到它,如果得不到,还会出现戒断反应。

于是,便形成了这样的神经系统通路:从短期快乐(这让我感觉不错),到稳定的渴望(我想要它),到最终的依赖(我需要它)。


那么,运动呢?

答案很复杂。

从某些角度来讲,运动与成瘾显然有共通之处,都能刺激大脑释放很多神经化学递质,包括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源性大麻素、内啡肽,等等。如果不断地刺激,跑步也会触发成瘾分子开关。

但运动和可卡因一类的药物有很大的区别,其中一个就是时间。虽然在运动和接触可卡因一类的药物后,大脑奖赏机制都会发生变化,但运动成瘾需要很长时间。

一项对健身馆的新成员的研究表明,要建立新的运动习惯的最小接触量是每周四次,连续六种。这种习惯的延迟表明,在脑内分子水平上,运动和成瘾药物之间存在区别。

成瘾药物能直接劫持奖赏机制并迅速拿到控制权,运动似乎可以利用奖励机制的能力,以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从经验中学习。



04.
运动与神经修复

如果让大脑产生渴求感是成瘾药物的唯一功能,那它们的破坏性倒还小些。它们真正的影响更具毁灭性,部分原因是成瘾药物会产生大量不自然的、让人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而这会触发大脑的自平衡机制。

你的大脑会努力抵消药物的作用,维持大脑内化学物质水平的平衡。方式之一就是激活大脑的反奖赏机制,这可以抑制让人感觉良好的脑内化学物质。

这种反奖赏机制一般会在大脑多巴胺或者内啡肽水平过高时被触发。大脑有缓解极度欣快感的倾向,就像拔掉浴缸的塞子防止水溢出。


如果一个人不断地服用药物,经常触发反奖赏机制,那么这个机制在没有服药时也会保持活跃。

如果大脑习惯了长期处于极度欣快的状态,就会提前抑制快乐,以保持自平衡状态,这会导致持续性的病理性心情恶劣。

期使用成瘾药物还会降低脑内的多巴胺水平,降低奖赏机制中多巴胺受体的活动能力。

这两种变化都会让你感到缺乏动力、抑郁、孤僻、无法享受正常的快乐——这就是神经学家所谓的成瘾的黑暗面。

运动和物质滥用在长期影响上的最大区别在于,运动产生的多巴胺、内啡肽以及其他使人感觉良好的化学递质的峰值没有那么高。

可卡因或者海洛因这样的药物,会给脑内奖赏机制带来猛烈的冲击,而运动仅仅是微弱的刺激,这就带来了完全不同的长期效果。

对于规律性运动,大脑不会触发抑制奖赏的机制,而是进行鼓励。

与成瘾物质完全相反的是,运动会带来更高水平的多巴胺,并提高多巴胺受体的活跃性。运动不但不会破坏人们感受愉快的能力,甚至还会起到促进作用 —— 奖赏机制对非药物快乐(比如美食、社会关系、美丽的事物以及其他一些平凡的快乐)的敏感性,

也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运动能帮助人们从物质滥用中恢复。


在对动物和人类的研究中,都发现运动能减少对大麻、尼古丁、酒精和吗啡的渴求。

在一次随机实验中,让正接受冰毒成瘾治疗的成年人每周进行三次每次一小时的散步、慢跑和力量训练,八周后,在他们大脑的奖赏机制中,多巴胺受体的活跃度有所增加。

这样的研究表明,运动可以逆转反奖赏机制对大脑的控制,重新唤醒奖赏机制的部分功能。

如此一来,相比成瘾药物,运动其实更像抗抑郁药物。通过持续的深部脑刺激术,达到改善脑部神经的作用。



05.
运动与神经疾病预防

运动还有预防精神类疾病的功效。

我们的大脑会随着年龄增长发生改变,一个成年人每过10年,平均会失去奖赏机制中13%左右的多巴胺受体。这种损耗会导致每天的快乐感降低,但运动可以预防这种衰退。

相比于不经常运动的同龄人,经常运动的老年人,其奖赏机制与青年人的奖赏机制更为相似。这可能是运动与快乐紧密联系的原因之一。


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运动会降低人们患抑郁症的风险。或许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年轻时逃避运动的人,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渴望运动。

运动能改变情绪的特性,对一些人来说是一种令人上瘾的快乐,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强有力的药物。


另外,运动对大脑的另一个可预见的改变是带来勇气。新的运动习惯在增强奖赏机制的同时,也会影响大脑控制焦虑的区域。

在对白鼠进行的实验中,21天的转轮运动改变了它们的脑干和前额叶皮层——大脑控制恐惧与压力的两个区域,白鼠变得更加勇敢,更能应对高压情境。

而对人类来说,每周运动三次,坚持六周后,就能增强大脑中缓解焦虑部分的神经连接。长期运动还能调整神经系统的默认状态,让它更加平衡,减少战斗、逃跑或者害怕的倾向。

这对于想要改善自身自卑、敏感、焦虑情绪的朋友,与他人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朋友来说,尤为重要。

以上,便是今天的内容。

下一篇里,我们将继续读到运动与自我意识之间的关系。

敬请期待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