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wuping / 待分类 / 你没疯狂,那是因为没品尝过权力的滋味

分享

   

你没疯狂,那是因为没品尝过权力的滋味

2021-11-26  bawuping

文/水处

我叫鳌拜。

就是《鹿鼎记》里面的那个大反派。

我说我是个“好人”。

您不信?

听我给您掰扯掰扯。

01

早在明朝万历十六年的时候,我爷爷索尔果就带着全体部众归顺了当时还没有成气候的努尔哈赤,成了第一个主动归顺努尔哈赤的女真酋长。

因此努尔哈赤,对我家另眼相看,我也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护军参领。

不过出身好归出身好,我可不是一个靠拼爹上位的官二代,我的地位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

皮岛之战你们听说过吗?

02

皮岛原来是朝鲜的一个岛屿。

明朝天启年间,明朝将领毛文龙强占了皮岛作为根据地,建立了以他为主帅的东江镇。

东江镇虽然战斗力一般,但不断骚扰辽东的东南沿海地区,我的老板皇太极也是不胜其烦。

于是在天聪五年我老板对皮岛发起了一次进攻,结果因为八旗不善水战,被东江军打得大败。

老板对东江镇恨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

又过了六年,老板第二次组织大军进攻皮岛。

这一次,从1637年二月一直打到四月,依旧没能攻克皮岛。

这时候,我站了出来。

四月初八的傍晚,我率领一百多人的敢死队趁着夜幕的掩护,坐着小船偷偷绕到皮岛西北海滩登陆。

然后点起火堆,吸引明军的注意。

很快就来了大批明军,我带着百人的敢死队同好几千的明军死战了几个小时,一直坚持到后续部队到来,战局才开始逆转。

明军见势不妙,全部收缩回了城堡里,靠着密集火力对我们进行精确打击。

这时候我又站出来了,冒着明军的火力玩命往前冲,终于突破了明军堡垒。

与此同时,正面进攻的清军主力也纷纷登岛,内外夹击之下,坚持了15年的东江镇终于土崩瓦解。

老板收到捷报,给我记了头功,不但升职加薪,还给赏了个“巴图鲁”(勇士)的称号。

当时的清军中,能获得“巴图鲁”称号的人很少,我从此就成了满洲家喻户晓的猛男。

03

崇德六年(公元1641年),我又跟着济尔哈朗参加了围困锦州的战役。

这一战打得也是相当艰难。

当时,我们的四万人马,既要围住锦州城,又要对付来援的明军,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被明军内外夹击的局面。

为了防止被内外夹击,我先是将锦州城里的明军引了出来,把他们杀得大败,紧接着再回过头来对付来援的明军。

结果五战五胜,硬是顶住了明军的攻击,坚持到了老板皇太极前来。

这一仗,支援锦州的十三万明军阵亡五万八千多人,被俘者数万,主帅洪承畴也被俘,大明朝彻底输光了最后一副家当,我们入关的态势已成定局。

我此战又立下了头功,晋升为了护军统领。

这意味着,我已经成为八旗军精英中的精英,猛人中的猛人。

04

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老板皇太极突然去世了,走的时候也没留下话儿谁来接着当皇帝。

老板的弟弟多尔衮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一心想把皇位抢到手。

而老板的大儿子豪格也想当皇帝,于是两边就掐上了。

你要问我支持谁?

皇太极老板对我有恩,又是升职又是加薪,咱得知恩图报不是吗?

所以,我当然是支持豪格啦!

朝会那天,我事先和索尼、谭泰这几个老铁商量好了,皇帝必须由老板的儿子来当,要是多尔衮这瘪犊子敢动手抢,咱就指挥护军跟他拼了!

果然,多尔衮死活不肯让步,非要做皇帝。

我怒了,领头走到多尔衮面前,说:“咱吃的是先皇的饭,穿的是先皇的衣,受的是先皇的恩,今儿要是不让先皇的儿子当皇帝,我们宁可去地底下陪先皇!”

多尔衮一看我们的态度,也不敢再抢皇位了。

后来,我们两边各退一步,同意让老板的第九个儿子福临当了皇帝(顺治帝),多尔衮当了摄政王。

你说,要没有我,福临能成为皇帝吗?

我对老板是尽了忠的,但却在多尔衮那里结下了梁子。

05

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大清朝入了关,我跟着老领导阿济格去征讨李自成。

一路上所向披靡,一直从陕西追着李自成打到了湖北,连打十三场胜仗,最后把李自成打得土崩瓦解,身死国灭。

打完李自成,我又跟着豪格进军四川去打张献忠。

张献忠这厮从崇祯年间起来扯旗造反,前后十六七年,横扫过六个省,明朝硬是拿他没有办法。

后来老张进军四川,占了成都,称了皇帝,建立了大西国,手下号称有七十万大军,又有孙可望、李定国、艾能奇、刘文秀四员大将,个个都是人才,打仗超厉害。

再加上四川地形又倍儿复杂,一般人还真对付不了。

可我是一般人吗?

一听到我准备进川,张献忠的手下刘进忠就主动找上门来投降,表示愿意做带路党。

豪格一看这情况,心里又犯嘀咕,一来不知道这刘进忠是真降假降,怕万一中了圈套。

二来全军还没准备好,冒冒失失跑进四川,会不会被优势兵力的张献忠打败?

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我站出来说兵贵神速,咱们不能放弃这个战机,您让我率领精锐骑兵迅速进川,您带主力在后接应就行。

豪格批准了我的请求。

于是,我带着一千多精锐骑兵,从汉中出发,五个昼夜连续奔袭了三百多公里,可一直跑到四川南部县境内还没遇到张献忠的大军。

这时候遇到一个逃难的百姓,说看到张献忠的大军正在西充县凤凰山脚下扎营。

此时我已经跑得人困马乏,但为了彻底消灭张献忠,我立刻连夜带人往西充凤凰山跑,一个昼夜又奔袭了七十多公里,直到隔日黎明时分,终于到达了凤凰山脚下。

清灭大西之战是中国古代一个非常经典的长途奔袭+斩首战术的战例

张献忠此时喝多了还在睡大觉,听探马报告说发现了清军人马。

老张一听就火了,鞑子明明还在汉中,离着七八百里地呢,这是从天上飞来的吗?

于是把探子砍了,继续睡。

没一会又有探子来报,说清军已经逼近了。

老张有点动摇了,于是穿着龙袍带了二十多人出来看是不是真的?

老张那一身明晃晃的龙袍实在太过扎眼,一出门就被我发现了。

于是,我命令手下一个叫雅布兰的神箭手张弓搭箭,一箭正中老张左胸,老张一命呜呼。

老张一死,大西全军都乱了,我马上下令突击,一百三十多营、三十多万的大西军被完全打崩,死尸遍地。

孙可望等人一看老大挂了,全军崩盘,只好带着残兵败将向川东方向撤退。

强大一时的大西国就这么完蛋了。

06

打张献忠,我毫无疑问是头功,可是多尔衮那瘪犊子早就记恨我了,回了北京,不但不给我论功行赏,反而找个莫须有的罪名把我革职了。

这还没完,没过几天,又有人举报我当年跟索尼、谭泰密谋的事儿,多尔衮马上给我定了个谋反的罪名,削了我的爵位,还把我下了死牢。

幸好顺治小皇上和孝庄太后知道我战功赫赫,又忠心耿耿,向多尔衮求了情,才让我捡回一条命。

但这么一闹,北京是待不下去了,我就跟着老领导阿济格去了山西大同。

没想到,我刚去了大同就赶上了大同总兵姜骧扯旗造反,宣布反清复明。

当时,我只带着7个人,可姜骧的手下有三百多人。

但我作为满洲著名猛人,岂能怕这场面?

马上带领七个骑兵发起猛冲,结果一下子把对面三百多人冲得稀里哗啦,全军溃散。

之后姜骧又组织了几次反扑,都被我一一打垮,打得他再也不敢出城。

接着我连续攻下好几个跟着造反的州县,一下就把山西的局面稳住了。

后面多尔衮得到消息,跑来攻破大同,平了姜骧。

由于我单枪匹马平定山西的功劳实在太大,多尔衮只能恢复了我的爵位。

可没过几天,他又开始整我了。

07

某一天,多尔衮突然病了,抱怨说皇上也不来看看他这叔叔,于是他的死党锡翰就跑去请皇上。

顺治跑来看多尔衮了,多尔衮又说自己没让锡翰去叫皇上来,还倒打一耙,给锡翰定了个“违令渎情”的罪名。

要说你整锡翰就整锡翰吧,结果又借这个机会给说我包庇锡翰,又给我打到死牢里。

可惜,多尔衮这次依旧没能如愿,因为没过多久他就一命呜呼了。

接着,顺治皇帝亲政。

我的黑暗日子从此结束了。

由于我战功赫赫,又忠心耿耿,顺治皇帝很喜欢我、信任我,最后临死的时候还让我当了辅政大臣,让我辅佐他的儿子康熙。

是,我当了辅政大臣以后确实有点飘了。

但说我谋反,我肯定是不认的,康熙都拿不出证据。

当然,我确实干了一些严重的违法乱纪的事儿。

比如,假传圣旨杀了反对我圈地的辅政大臣苏克萨哈、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这几个人。

比如,康熙历狱,汤若望因此被论死,钦天监团队几乎全部被清洗。

但这事儿是我们哥儿四个一起定的案,不能我一个人背锅。

还有,明史案,无限扩大株连,杀七十余人,造成了清朝历史上最大的一起文字狱,也是我们哥儿四个一起搞的。

老王说我是真狗(忠犬+恶狗),我接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