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侠 / 待分类 / 胡洪侠|这里不是异乡,是“她乡”

分享

   

胡洪侠|这里不是异乡,是“她乡”

2021-11-27  胡洪侠




前晶报记者吕十立和文化学者邹小辛合写了一本新书《最后的“珍珠”:深圳大鹏东山村调查》,交给了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出版。我们将其纳入“我们深圳丛书”,前几天漂漂亮亮印了出来。同事们说,既然是写东山村的,新书首发不妨就放在远在深圳东部、距中心城区六十多公里的东山社区公共小广场上。

今天下午,阳光很好。岂只很好,冬阳竟有夏日的热烈。驱车东行,繁华慢慢远去,视野中青山渐多,一湾湾海水则如玩儿快闪一般忽隐忽现。一个多小时后,路牌显示目的地到了。遥见右前方一小广场之上,有新搭起的舞台,新安装的音响,新聚集的人群,新竖起的大屏。下车左右张望,一时觉得不太适应。眼前是七娘山,背后是龙岐澳,东山村本来安安静静,我们这些人大张旗鼓,制造喧哗,真是不好意思。

《最后的“珍珠”》,写的正是东山村百多年的变迁。书上说,村里有曾经香火旺盛的天后古庙,有曾经影响远近的东山码头与东山珍珠场,还有几栋清代建筑。可惜此次行程匆匆,无暇近观。多亏两位作者有感于近年深圳城市更新步伐加快,老村落逐渐消失,遂多次深入东山村调查采访,听村民讲自己的故事,记录村落的流转变迁与风俗文化的传承保护,我们因此有了深圳改革开放史的“非虚构村级版”。

活动开始前,同事拉过一位汉子介绍说,他本粤西湛江人士,因为一段爱情,就随姑娘来东山村落了户,一住就是二十年。


别人都叫他阿强。“阿强,原来你是让东山村姑娘勾引来的!”我哈哈一笑,乱开玩笑。

“不是勾引!”阿强坏坏一笑说,“是吸引!”

笑声中我突然想起一个词——他乡。阿强当年为追逐爱情来到东山村,于他而言,东山村是“他乡”,但,何尝不是“她乡”。

“她乡”!这个词。

深圳许多喜欢清新空气里野外行走、绿色生态间上山下海的“城里人”,都知道东山村一带宜人的景色与淳朴的民俗。可是,他们是否知道,这里的百姓生活在生态红线以内,经济开发有多种约束,所谓“经济效益”无法随意增长。他们是为遥远的城区守望着身边这美好的生态,以自己相对缓慢的生活改变速度,为主城区翻天覆地的现代生活提供绿色支撑。这里不是深圳的异乡。这里是另一个深圳,是不一样的深圳。是阴性的深圳,是深圳的“她乡”。

《最后的“珍珠”》,是来自“她乡”的温情与呼唤。我发言时说,我们带着一本新书来这里首发,我们其实是直接走到了书中。我们不能仅仅来这里呼吸几口新鲜口气就掉头回城,我们应该为生态红线之内守望绿色的人带来一些变化。他们把故乡奉献给了我们,我们不能只把那里当作梦乡,还要当成需要相遇与对话的“她乡”。

⭕️⭕️⭕️⭕️⭕️⭕️

【万卷归巢录】017

今天带深圳大学教授何道宽先生的13种译著回家。何老师1992年闯荡深圳,2002年退休后,以一人之力译介数十种传播学著作,尤其媒介环境学一门,竟是成建制整体引进,令人感佩。认识何老师之前,逢何道宽译的书我都买,但不知译者竟然就“隐居”在深圳大学。与何老师相识后,每有新译,他都送我一本,鼓励我多了解传播学前沿。如此,我应该藏有何老师几乎所有旧版新版译著,今天先晒这些,其他陆续有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