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乎 / 待分类 / 陈胜究竟是壮志满怀的鸿鹄,还是只“翱翔...

分享

   

陈胜究竟是壮志满怀的鸿鹄,还是只“翱翔于蓬蒿之间”的燕雀?

2021-11-27  写乎
作者:许云辉
公元前209年,陈胜“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在大泽乡(今安徽宿州)打响武装反抗暴秦的第一枪。这支装备简陋到“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的武装,恰似燎原星火,引发“天下云集响应”。陈胜推倒秦王朝覆灭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由此被司马迁祭上神坛,在《史记》中跻身“王侯开国,子孙世袭”的世家,成为具有“鸿鹄之志”的励志典型。
然而,褪去英雄光环,还原历史真相,细考陈胜“兴也勃亡也忽”的一生,他究竟是只“鸿鹄”还是只“翱翔于蓬蒿之间”的燕雀?
(一)动机不纯
赤日炎炎似火烧,农夫心中如油浇。少年陈胜头顶烈日在田间汗流浃背劳作多时,忍无可忍扔下农具跑到田埂小树下“怅恨久之”,扯直嗓子大喊:“穷哥们儿,咱们将来谁富贵了,可千万别忘记一起受苦受难的穷弟兄!”
“富贵”,便是少年陈胜设定的最高人生境界。虽然他的理想是“桌子底下打拳----出手不高”,但依然遭到穷哥们儿王二狗等人的群讽:“你小子命中注定就一癞蛤蟆,还真做梦想吃到天鹅肉?洗洗睡吧!”陈胜轻蔑长叹:“你们这帮土鳖!恰似一群燕雀,岂能理解我陈天鹅的宏图大志?!”
陈胜有何底气如此狂傲?首先,他姓陈名胜字涉,这意味着他并非出身于没有姓氏的平民,算是二等公民;其次,他虽家住闾左(贫民窟,与富豪区闾右相对)但应该受过一定程度教育,相较其他扁担长的一字都不认识的三等公民而言,好歹算是文化人,因此能居心叵测解读秦律;再次,他与九百穷哥们被抓壮丁后,和铁哥们吴广被校尉同时任命为屯长(小头目),足见其有一定能力和群众基础。
九百名远戍渔阳的壮丁队伍因暴雨倾盆数日,被迫滞留大泽乡。依秦律,队伍延期抵达目的地后,只有领队受到罚款处罚,没有其他人什么事儿。陈胜却在绝境中发现生机,认定“富贵”正向自己抛媚眼儿,于是与战略合作者吴广商议,企图大干一番。
吴广被陈胜撩拨得热血沸腾,加上算命者一番不负责任的忽悠,决意死心塌地追随陈大哥干一票大的。他利用众人的迷信心理,装神弄鬼上演破绽百出却行之有效的“鱼腹丹书”与狐狸发出“大楚兴,陈胜王”的人声闹剧,成功将陈胜包装成秦王朝的掘墓者和新时代的领路人。
陈胜在吴广施苦肉计时趁乱杀死另一名校尉后,故意登高曲解秦律:“弟兄们,咱们就算飞到渔阳,也会因延误军机统统掉脑袋!就算保住吃饭的家伙,即便皇恩浩荡不追究延期之罪,戍守边关迟早也是个死!弟兄们,王侯将相难道是上天注定代代相传的吗?不!绝不!我们也可以成为王侯将相!”
在壮丁们的欢呼声中,“陈胜自立为将军”,任命“吴广为都尉”。义军众志成城,以摧枯拉朽之势接连攻陷各地,将武装起义的火种洒遍黄河沿岸。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与少年陈胜“苟富贵,勿相忘”的志向一脉相承。在陈胜眼里,王侯将相与富贵是等同关系:王侯将相就是富贵,富贵的象征就是王侯将相!因此,陈胜起义的动机严重不纯,绝非为广大穷苦人打天下,目的仅仅是让自己成为梦寐以求的王侯将相与富贵者。如此低下的战略目标,决定了陈胜不可能走多远!
(二)自立为王
起义军势如破竹攻取“铚、酂、苦、柘、谯”等地,队伍也如滚雪球般壮大至“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顺利攻取战略要地陈地数日后,陈胜经过精心准备,再次与吴广合演双簧。吴广将当地实权人物与社会名流召至县衙,如此这般交代一番。于是,当陈胜迈着台步登场后,这帮已经被吴广威胁或洗脑的人异口同声道:“百姓们一致认为,陈将军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恢复楚国社稷,劳苦功高,理应称王!”
陈胜假惺惺谦让一番,心安理得自立为王,“号为张楚”。这面旗帜使六国旧地饱受奴役的下级官吏们看到复国希望,纷纷杀死秦廷派任的长官,响应陈胜起义。
(三)滥杀无辜
陈胜称王后,开始肆无忌惮滥杀无辜。
葛婴,大泽乡起义将领,奉陈胜令率部攻打蕲县以东之地。葛婴攻至楚国旧地,因信息不通,自作主张拥立原楚国王室后裔立襄彊为楚王。闻听陈胜自立为楚王后,方知闯了大祸,立即诛杀襄彊,率部回陈地向陈胜说明情况。陈胜恼羞成怒,罔顾葛婴东征战功,立刻“诛杀葛婴。”
武臣,陈胜麾下将军,奉陈胜令率部收复赵地。“武臣到邯郸,自立为赵王。”陈胜羞愤成怒,将武臣等人的家小悉数逮捕关押,“欲诛之。”在心腹劝谏下,陈胜心不甘情不愿地派使者前往赵国祝贺,同时把武臣等人的家小转移至王宫软禁为人质。陈胜这样的以邻为壑为渊驱鱼的愚蠢做法,逼得诸侯与其离心离德。
邓说,吴广的部将,因寡不敌众而被秦军主力击败,部队被迫分头逃离至陈。陈胜不问青红皂白,“诛邓说。”
吴广,在陈胜称王后,被陈胜任命为“假王(代理楚王),监诸将以西击荥阳。”
吴广所部遭到秦军顽强阻击,久攻不下,引起陈胜焦虑和猜忌。为此,陈胜为此曾特意召集军事高参讨论吴广围困荥阳一事。其后,将军田臧等人密谋策划,“矫王令以诛吴叔。献其首于陈王。”
“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的吴广,突然变成不懂兵法且骄横跋扈之人,令人难以置信。若无陈胜授意或默许,田臧焉敢假传王命杀害大王的亲密战友,且残忍地砍下首级请功?又如何能得到陈胜“赐田臧楚令尹印,使为上将”的重赏?陈胜除去吴广的手段细思极。一个连最亲密的战友都要挖空心思杀害的孤家寡人,注定只能昙花一现!
(四)夥涉为王
陈胜称王后,沉浸在梦寐以求的富贵蜜罐中,安享纸迷金醉的帝王将相的奢靡生活。穷发小王二狗始终记得陈胜“苟富贵,勿相忘”之言,千里迢迢屁颠屁颠赶往陈地求见陈胜。他躲在宫门外,趁陈胜出宫时闪出拦路呼叫:“陈涉,我王二狗啊!”
陈胜生怕他口无遮拦在大庭广众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乃召见,载与俱归。”王二狗踏进金碧辉煌的王宫,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愈发大惊小怪狂呼:“好家伙,陈涉居然真的住上如此富丽堂皇的王宫,真是'夥 (huǒ )涉为王(人得志便摆阔气)!’”他根本看不出陈胜的脸已阴得能拧出水来,在王宫四处乱窜,逢人便散布陈胜未发迹前的糗事和隐私,最终成为陈胜刀下冤魂。陈胜杀鸡儆猴的这一刀,彻底斩断了与故人的旧情,导致亲朋故旧们人人自危,各自悄悄跑路,“由是无亲陈王者。”
陈胜杀害贤才后,又昏招迭出任命“朱房为中正,胡武为司过”,主管群臣事务。这俩嫉贤妒能的小子铆足了劲儿拍他马屁,以鸡蛋挑骨头的劲儿寻找群臣过失来显示对陈胜的忠诚。将领们凯旋回归陈地,只要稍微翘尾巴,被这俩小子逮捕治罪。俩小子拉大旗作虎皮,凡是政敌落入手中,不交付有司定罪,便随心所欲惩处。陈胜对他们信任有加,对与自己出生入死打江山的哥们儿却充满猜忌。诸将因此心寒得凉拔凉拔的,与之离心离德。陈胜最终失败,原因就在于此!
最终,陈胜被车夫庄贾刺杀。
“陈胜虽已死”,但起义的燎原烽火燃遍全国大地,使得“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陈胜也因在风雨如磐的至暗时刻率众打响武装反秦第一枪,而立下灭秦首功。
但是,陈胜历史地位的崇高,无法掩饰其起义动机的低劣。他故意曲解秦律恫吓壮丁们,又用精心设计的鸡血口号刺激得他们热血沸腾,顺利将他们绑上战车,并踩着他们的尸体当成追求荣华富贵路上的阶石。
因此,陈胜绝非一只自我标榜的壮志凌云的“鸿鹄”,而仅是只“翱翔于蓬蒿之间”的“燕雀”而已!
为满足个人私欲而满嘴漂亮话的伪君子,古往今来,多如过江之鲫!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