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4... / 6437杜甫五古《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读记

分享

   

6437杜甫五古《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读记

2021-11-27  小河西

杜甫五古《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读记

(小河西)

送韦讽上阆州录事参军

国步犹艰难,兵革未衰息。万方哀嗷嗷,十载供军食。

庶官务割剥,不暇忧反侧。诛求何多门?贤者贵为德。

韦生富春秋,洞彻有清识。操持纪纲地,喜见朱丝直。

当令豪夺吏,自此无颜色。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蟊贼。

挥泪临大江,高天意悽恻。行行树佳政,慰我深相忆。

宝应元年(762)秋,杜甫在绵州送韦讽,写了《东津送韦讽摄阆州录事》。(即代理。)广德二年(764)春,杜甫已回成都。此诗当是杜甫回成都后所写。(即上任。)由此诗推测,韦讽在成都有宅。

韦讽,事迹不详。【近年出土的《长孙晛(xiàn)墓志》中,有朝散大夫行成都府司录参军赐鱼袋韦讽撰”字样。由此知,贞元七年(791韦讽职务是成都司录参军。有人请他写墓志,说明他是个小有名气的文人。当然,写墓志的韦讽与杜甫送别的韦讽是否同一人有待考证。】

唐各州均设录事参军。《唐六典》(卷30):中州,录事参军事一人,正八品下。

国步犹艰难,兵革未衰息。万方哀嗷嗷,十载供军食。

庶官务割剥,不暇忧反侧。诛求何多门?贤者贵为德。

国步:国运。《桑柔》(先秦-诗经):于乎有哀,国步斯频。高亨注:国步,犹国运。《宋孝武帝哀策文》(南朝宋-谢庄):王室多故,国步方蹇(jiǎn)。《赠别贺兰铦》(唐-杜甫):国步初返正,乾坤尚风尘。

衰息:衰而止息。《汉书-礼乐志》:百姓素朴,狱讼衰息。

嗷嗷(áo):哀鸣声;叫呼声;形容众声喧杂。《鸿雁》:鸿雁于飞,哀鸣嗷嗷。高亨注:嗷嗷,雁哀鸣声。《九叹-惜贤》(先秦-屈原):声嗷嗷以寂寥兮,顾仆夫之憔悴。王逸注:嗷嗷,呼声也。《美女篇》(魏-曹植):佳人慕高义,求贤良独难。众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观?《资治通鉴-晋穆帝升平元年》:主上失德,上下嗷嗷,人怀异志。胡三省注:嗷嗷,众口愁声。

十载:自天宝十四载(755)至广德二年(764)。

庶官:众官。《尚书-说命》:“惟治乱在庶官。”《尚书-周官》:推贤让能,庶官乃和。《潜夫论-实贡》(汉-王符):各以所宜,量材授任,则庶官无旷。

割剥:侵夺,残害。《为袁绍檄豫州文》(三国-陈琳):操遂承资拔扈,肆行凶忒,割剥元元,残贤害善。吕向注:割剥,残害也。《旧唐书-王鉷传》:恣行割剥,以媚于时,人用嗟怨。

反侧:不安分;反叛。《奉送严公入朝》(唐-杜甫):与时安反侧,自昔有经纶。《攻心联》(清-赵藩):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诛求:强制征收。《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以敝邑褊小,介于大国,诛求无时。杜预注:诛,责也。《白帝》(唐-杜甫):哀哀寡妇诛求尽,恸哭秋原何处村。

大意:国家命运仍然艰难,战乱至今连绵不断。全国各地哀嚎声声,十载军用无尽征敛。众官致力侵夺百姓,无暇忧及百姓思叛。横征暴敛名目繁多,贤者还是要以德为先。

韦生富春秋,洞彻有清识。操持纪纲地,喜见朱丝直。

当令豪夺吏,自此无颜色。必若救疮痍,先应去蟊贼。

富春秋:即年富力强。《史记-曹相国世家》:“天下初定,悼惠王富于春秋,参尽召长老诸生,问所以安集百姓。《汉书-高五王传》:皇帝春秋富。颜师古注:言年幼也。比之于财力,未匮竭,故谓之富。

洞彻:通晓,透彻了解。《水上神女赋》(梁-江淹):理洞彻于俗听,物惊怪于世心。

清识:远见卓识。《后汉书-钟皓传》:荀君清识难尚,钟君至德可师。

纲纪:法度、纲常。《唐六典》(卷30):司录、录事参军掌付事勾稽。省署杪目。纠正非违。监守符印。若列曹事有异同,得以闻奏。

朱丝直:《代白头吟》(南朝宋-鲍照):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

疮痍(chuāng-yí):创伤;喻灾害困苦。《抱朴子-自叙》(晋-葛洪):弟与我同冒矢石,疮痍周身。《盐铁论-国疾》(汉-桓宽):然其祸累世不复,疮痍至今未息。

蟊(máo)贼:吃禾苗的害虫;喻危害国家的人。《东观汉记-徐防传》:京师淫雨,蟊贼伤稼穑。《魏郡舆人歌》(汉):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我有蟊贼,岑君遏之。

大意:韦生你正年富力强,通晓事理远见卓识。前去掌管法度纲常,喜你心地直如朱丝。定使那些巧取豪夺之徒,从此以后无脸见人。若要抚慰百姓创伤,应先惩办害民蟊贼。

挥泪临大江,高天意悽恻。行行树佳政,慰我深相忆。

凄恻:凄惨悲伤。《别赋》(梁-江淹):是以行子肠断,百感凄恻。《明皇回驾经马嵬赋》(唐-黄滔):六马归秦,却经过于此地;九泉隔越,几凄恻于平生。《李娃传》(唐-白行简):一旦大雪,生为冻馁所驱,冒雪而出,乞食之声甚苦,闻见者莫不凄恻。

大意:大江边上挥泪相送,上天也觉凄惨悲伤。祝你不断取得良好政绩,以抚慰我对你的深深的思念。

这首诗首8句写背景。从国家层面看,国步艰难,兵革十年未息,万方哀鸿。从基层角度看,众庶割剥,诛求多门,谁还顾得上百姓反侧?接着8句写韦讽。一赞韦讽年富力强,远见卓识,心如朱丝直。二望韦讽利用录事参军的权利,制约惩办那些“豪夺吏”。先去蟊贼,以救疮痍。末4句写江边挥泪告别。离别总是“凄恻”的,但你要是能不断建立好的政绩,我也会感到十分欣慰。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