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觅画记】汤贻汾:所画花果及梅,均极工...

分享

   

【觅画记】汤贻汾:所画花果及梅,均极工妙(下)

2021-11-28  真友书屋

对于汤贻汾的画风和他擅长的题材,张舜徽称:“思致疏秀,墨气淡雅,所画花果及梅,均极工妙。”张舜徽曾经看到过一幅汤贻汾所绘山水,虽然没有他画的梅花出色,但仍然认为该画“盖非庸常俗笔所能为也”。可见汤贻汾除了花鸟画外,在山水方面也颇具特色,蒋宝龄在《墨林今话》中夸赞汤贻汾有多方面才能:“都督禀质颖异,凡天文、地舆、百家之学咸能深造,书画诗文并臻绝品。嗜饮酒,工弹琴,下至围棋、双陆、击剑、吹箫诸艺靡不好,亦靡不精也。”对于绘画,蒋宝龄则认为汤贻汾最擅长画题材乃是山水画:“雨生山水有一種水墨者,秀厚似王廉州,宗法董、巨者,一种意在倪、黃。”

故居门前

汤贻汾的诗词水准虽然在其绘画之下,但他的一些题画诗却能反映出他的一些观念,比如他的《自题琴隐图》一诗:

身外余长剑,剑边余古琴。

琴留且卖剑,一笑入山深。

绕屋碧流水,满庭松树阴。

妻孥休苦寂,猿鹤亦知音。

汤贻汾是位武官,所以身上会佩有长剑,他同时又喜好古琴,堂号即为十二古琴书屋,所以诗中会有“剑边余古琴”的句子,金天翮在《四琴仙传》中,还将汤贻汾与邝露、云志高、江嗣珏并称为“四琴仙”。

正门上着锁

汤贻汾对自己所绘的风景画也有题画诗,比如《春日过霍家桥,喜其幽境,偶写一图》:“等闲吹月爱琼箫,知是扬州第几桥。港曲有舟通大海,寺门无日不春潮。朱幡过处花俱笑,碧草生时马便骄。绘出水乡幽绝景.一番客路最魂销。”此时的汤贻汾心情颇佳,诗作写得轻松愉快。而最能反映其绘画观点的,则是一首《戏题自画山水》,从中还可窥得他对前人画作的总结与领悟:

米老从来不爱晴,画山最怕是分明。

近来识得分明害,又觉模糊学不成。

故居介绍牌

汤贻汾能诗能画,同时还是位武臣,这几个身份交织在一起,也是其独特性所在,故谢堃在《春草堂诗话》中评价说:

世称武臣能诗者,曹景宗也;武臣能画者,李思训也。余友汤雨生参帅兼之,故曾宾谷侍郎有《汤生歌》赠参帅,云“班超佣书投笔起,丈夫当效傅介子。汤生年少一书生,今作百夫之长耳。相从将军泛楼船,兼归蛮府飞华笺。八分书似习斗铭,千首诗过交河篇。日南半壁天海空,山川形势全在胸。兴来挥写着绢素,咫尺万里乘长风。武夫中有汤生否,学士文人犹落后。可惜汤生好身手,但与吾侪争不朽。偏禅何日树功勋,金印悬来大如斗。”读此诗,可以想见其风度。赠此诗,参帅犹作骑尉时也。

青果巷标牌

更为难得的是,汤贻汾的妻子及儿女均有绘画才能,张舜徽说:“其妻董婉贞,号蓉湖夫人,及其子绶名、懋名、禄民,女嘉名,皆善画。一门风雅,为时所称。”

清初画家笪重光著有《画筌》,汤贻汾对该书进行整理后,撰成了《画筌折览》一书,成为后世研究画学重要的参考书。而汤贻汾在整理《画筌》之时,融入了自己的一些观念,因此《画筌析览》亦可视为汤贻汾的绘画观念体现。

文保牌

汤贻汾何以要整理笪重光的《画筌》呢,仲振履在为《画筌析览》一书所作序言中有如下说法:“乙丑余乡马墨初自邗上归,出《画筌》见示,所论诸法精当简要,画家秘籥也。第为问业者随事指陈,法虽兼备,而论未条分,私拟划成段落,每段仍加以注释,庶初学瞭然,不致迷于所向。”

仲振履说是马墨初从扬州返回后,向他出示《画筌》一书。仲读后认为该书堪称学习绘画的钥匙,可惜在内容上没有细致归类,如果是初学之人读到此书,难以摸到门径,于是仲振履打算整理《画筌》一书,但因工作繁忙此事未能进行。

故居侧面

后来汤贻汾任齐昌都尉,与仲振履一起为官,某天两人聊天时,突然谈到《画筌》一书,汤听闻后主动对仲说,他能帮助对方实现这个愿望,因为他在此前已经对《画筌》一书作了系统分类:

盖雨生任三江时曾分其目为十则,每则为之注。篇所末及引申之,篇所迭见锄去之。虽神明之妙存乎其人,而析北苑之传为南车之示,俾《画筌》一篇与过放庭《书谱》永垂于后者,雨生力也。

前院情形

汤贻汾在《画筌析览》的自序中,首先夸赞笪重光《画筌》一书在内容上是何等之高妙:“笪江上先生《画筌》一篇,言精理确,久为艺林所珍。第读者犹苦其章段连翩,论说互杂,如覩珍见于波斯市中,逢林壑于山阴道上,目不暇穷,而意靡专属。”

遗憾的是,笪重光当年并非是要写一部专著,《画筌》一书只是他在扬州教授富家子弟绘画时,随手记下的一些心得。正是这个原因,汤贻汾才决定把《画筌》整理成一部完整的著作,他谦称自己并不是要修改前贤之文,只是为了便于阅读而已,但同时他在每则之后附上了自己的见解:“予不文,非敢剖截先哲文字,顾欲便于子弟寻绎,不得不为标目分则,而全篇皆偶句,每论此倏及彼,历后复涉前,颠倒数辞,亦不得已也。计分十则,第九曰杂论,以一偶中兼论二物,或三四物,分之不得故也。十曰总论,则皆汇其泛论,而非专指者也。至其浅而尽晓,冗而非要,及人物花卉鸟兽虫鱼之论而未详者删之。每则后附以愚论,多寡不齐,虽无所补,而要皆前人所未及者。第名曰《析览》,则因愚论不足重轻故也。”

前院的耳房

《画筌》确实不是一部完备的著述,笪重光自己也在《画筌》序中称该书“聊用遣怀,非敢自谓解事也”。当然这是谦虚之语。后来曹溶看到该稿后,希望将此稿刊刻出来,笪重光认为这种未定稿还是不刊刻的好,直到笪重光返回苏州后,王翚和恽寿平到苏州来看他,看到此稿后,认为甚佳,这才将该书付梓。

对于《画筌》一书,余绍宋在《书画书录解题》中评价说:“是编为骈俪之文,词华至为美妙。所论画法俱极精微透澈,实为习画者不可不读之书。其作骈文,盖欲学者便于记诵,属于歌诀一流。为文凡四千数百余言,妙义环生。读之惟恐其尽。又得南田、石谷两公,逐段评注,各抒所见,益觉无蕴不宣。惟其一气呵成,不分段落,又属偶句,则琢句行文,遂不能无迁就颠倒之处。”

第二进院的门推不开

《画筌》乃是一篇不分段落的骈体文,并且为了照顾韵脚,在内容上又有颠倒重复之处,而这正是汤贻汾整理《画筌》的原因所在。对于汤所撰的《画筌析览》,余绍宋评价说:“然得贞愍为之析览,学者读此篇后,以之互勘,亦不虞其纷杂矣。”

汤贻汾将《画筌》分为十个部分,每个部分论述一个问题,比如论述泉水,原文中有这样的讲述:“长泉莫直,直泉莫连。短泉少曲,曲泉少掩。明泉勿单,隐泉勿歧。小泉不妨石碍,大泉少使流壅。平泉忌在直冲,叠泉贵乎气贯。云泉似隔不隔,雨泉宜奔愈奔。泉源由分而合,合处多在峰腰,泉支由合而分,分处尤宜石脚。”

奇特的厕所

笪重光的讲述浅显易懂,很容易让学画之人明白应当如何下笔,《画筌》还讲到了风景画需要注意地域的不同,画风也要与之相符:“时景既识其常,当知其变,盖一物之有无莫定,由四方之气候不齐。如塞北多霜,岭南无雪,是景以地论,不以时分,画虽小道,亦欲兼达夫地气天时,而后可以为之也。”

笪重光在《画筌》中强调要师法自然:“从来笔墨之探奇,必系山川之写照。善师者师化工,不善师者抚缣素。”而强调师法自然的原因,乃是“丹青竞胜,反失山水之真容;笔墨贪奇,多造林丘之恶境。怪僻之形易作,作之一览无余;寻常之景难工,工者频观不厌。”

旁边有家书院

汤贻汾在《画筌析览》中对此有着类似的论述:“人知欲学《兰亭》,则竟学《兰亭》,不屑临松雪所临之《兰亭》,造化生物,《兰亭》也;古画虽佳,松雪之《兰亭》也,何独于画而甘自舍具就假耶。”汤贻汾颇为首肯笪重光的观点,因此也难怪他会对于笪的著述作一番梳理和补充。

对于汤贻汾的《画筌析览》一书,广东画家谢兰生曾经写过一篇跋语,其中有如下评价:“《画筌》一篇,综括大要,随笔所之,自成片段。善悟者领取意致,莫不心解,而初学时或茫如也。雨生都尉条析之,复以己见诠补焉,其原书如正幅惟裳,雨生去襞积加杀缝,俾适于用,其诠补则针功绵密,益熨贴耳……《画筌》既流布海内,得析览与之并垂,不弥远乎?”

远处眺望

2019年9月14日,我前往江苏常州寻访汤贻汾故居。此程乃是从张家港驱车前来,到达附近后却找不到停车场,原本想停在青果巷后面的一条小弄之内,一位保安过来告诉我这里常有警察来贴条,他一再强调自己的提醒只是好心,我也猜不出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总之按其所言兜了一大圈后,停进了一个空旷的停车场内,这里其实就在青果巷的隔壁,因为地面尚未硬化,想来这里乃是青果巷景区后期开发用地。交10元停车费,管理者说可以不限时停放。

故居另一侧的花坛

这是我第三次来到青果巷,去年来到这里时还用围挡包裹着,里面正在整修,而今已整修完毕。走到街口,看到一座新牌坊,上书“江南名士第一巷”。青果巷的确出过多位名家,这也是我一次次前来此地的原因。今天天气炎热,但游人数量不少,我在入口处向几位老人打听汤贻汾故居,众人皆称不知,其中一位告诉我,可以到示意图上查看,果然我在上面找到了汤宅。

松健堂是书法家唐世英的故居

唐世英故居前院

故居中的老屋

穿过牌坊前行,眼前所见的第一个院落就是汤贻汾故居,遗憾的是,故居的院门上着锁,我只好围着院墙四处探看。从侧旁看过去,故居应当有两进院落。侧旁也有两扇门,这里同样上着锁,我用力推了一下,竟然推开一道缝隙,用脚顶住缝隙,卸掉镜头遮光罩,终于艰难地将镜头伸了进去,拍到了院内情形。遗憾的是第二进院落的大门却推不开,难知里面情形,于是我转到了故居的后面,这里连着其他院落,无后门可入。我在此看到了一间公厕,公厕只有一个入口,男女均可出入,应该是在里面再做了隔断,这样的景区厕所颇为特别,只可惜这个厕所与汤宅没什么关系。故居侧旁另一个仿古院落挂着“泥莲茶书院”的匾额,而我也未曾听闻过汤贻汾有这样的堂号。

民国建筑

里面改造成了酒店房间

拉开窗帘

未能进入故居,当然有些不惬意,于是沿着青果巷一路向内走,想看看这里还有什么新发现。一路走下去,两边果然有不少名人故居标牌,其中松健堂写明是明代书法家唐世英的宅第。这位书法家我以前不了解,于是想入内看看情形,门口的工作人员礼貌地告诉我,这里需要花10元钱买门票,递上10元,却并未见他取票给我,于是我准备入院拍照,但这位工作人员却一再让我耐心等待,说等一会儿会有讲解人员带我参观,我向她申明自己只想拍几张照片,但这位工作人员颇具职业修养,她只是微笑着让我耐心再等一会儿。

老墙上的花纹

于此偶遇面熟之人

无奈站在门口百无聊赖地四处探看,很多游客转到这里时,一听说需要收费,均转身离去,好在时间不长就来了一位工作人员,而后由她带着我一路看下去。但此人一再让我参观几间卧室,原来这里改造成了精品酒店。花钱参观酒店,这还是寻访以来的第一遭。而我在参观的过程中,偶遇一位长者带着家人也在这里参观,他看到我愣了一下,之后称我们认识,但却想不起在哪种场合与之相识。当他问我如何称呼时,我只好告诉他自己叫路人甲。一路参观下来,我没有看到与唐世英有关的任何介绍文字。

玻璃罩下的古街

又看到了唐荆川牌坊残件

参观完酒店,沿着青果巷继续前行,该巷的中段用玻璃罩起一段路面,以此显现古街的抬高过程。一路走下去又看到了唐荆川石牌坊残件,在这一带还看到了很多穿着古装的年轻人,以至于让我怀疑这里正在拍戏。

遇到一家书坊

出入书院的人

看着青果巷里三三两两的古装人物,让我开始想像当年汤贻汾在这里来回穿行时,他会穿着怎样的服饰,这又让我感到了时空错乱。虽然此程未能得入其门,但在这条街上来回穿行,也算是我对这位忠烈画家的致敬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