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学习 / 学习暂存 / 哀牢山遇难调查员、最小25岁…

分享

   

哀牢山遇难调查员、最小25岁…

2021-11-28  一一学习

国馆很遗憾,以这种方式认识你 


很遗憾,以这种方式认识他们 

最近的一条热搜,让无数人揪心。 

一支进入云南省哀牢山的四人勘探小队,在11月13日失联。 

经过9天的搜救,四名失联人员已被找到,均已遇难。



殉职的人员里,年龄最大不过32岁,最小只有25岁。 

在此,致以深切的哀悼。 地质工作者,他们用足迹丈量祖国土地,要面对的是残酷的自然。 

他们钻草丛、爬岩壁,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却很少被人看到。 

很遗憾,今天以这种方式认识他们。



图 | 源于《央视新闻》

—— 4名地质调查员最小25岁,携带有一天半口粮 然而,网上却充斥着这样的声音: “这太不专业了吧。” 

“为什么要徒步不开车?” 

“失温?脑子呢?” 

哀牢山的遇难者,当然不仅仅只是意外。 

和奋战在一线的民警一样,地质工作者一生要面对太多的遇险、救助和自救。 

稍微运气不好,便有可能身处险境。 

关于他们,有太多东西,我们根本不知道。


没有野外,就没有地质。 

这可不是我们想象的浪漫探险之旅。 

就拿这次的哀牢山来说。 

海拔2450米,距离最近的生态站60公里。


                                                             图 | 哀牢山 


进入密林,你会知道,自然究竟有多么可畏。 

即便外面的阳光很好,但里面依旧昏暗。 

一旦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人容易失去方向感,就会迷路。 树枝、溪流、深沟,就像无处不在的陷阱。 

最危险的,是大树上的枯枝,风一吹,就砸下来。


                                                                 图 | 哀牢山 

山上会冒出很多刺,只要碰上就是一个口子。 

如果下雨,雨水顺着口子流入身体,就会造成失温。 

在这里扎根40年的杨效东教授说: 

“现在温差非常大,11月份,哀牢山进入干季,晚上温度不会超过10度。”


                                                           图 | 杨效东 

温度又低,人还疲乏,真的很难想象其中的艰险。 

更要命的是,这里还会时不时窜出野生动物。 

这里有熊出没,一旦认为你闯入它的领地,就会发起攻击。 

也曾有地质人员被蛇咬过。几十公里的山路,一路紧赶,被人抬下山,才得到彻底救治。 这无疑是用生命在进行勘探。 

依然有人不理解:“为什么挑这个时候进入密林?” 

当这位键盘侠在电脑上敲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已经包含了这些地质人员的心血。 

手机的塑料机身来自石油,找到石油,这是地质工作者的工作。



手机里的锂电池正在发热,而这种元素深埋在土地之下,等待着一个地质人员发现它。 

汽车的燃料来自石油,工业的电力来自煤炭,就算是核电,也需要勇士冒着辐射的危险走进地下。 

当键盘侠坐在塑料座椅上摇摇摆摆,穿着化纤的衣服,拿着发烫的手机,心里还是不服,拿出包里的饭盒准备大快朵颐。 

却忘了他之所以能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全赖地质工作者找到一个又一个钾矿和磷矿,为农业提供优质的肥料。 

地质学是工业社会的基石,它在人们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地方,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们能够如此舒服地生活在城市,正是有人在烈日下挥汗如雨,在大雨中泥垢满身,在密林里攀爬跋涉。 

大多不幸,只是因为来得太快。


提起地质工作者,你会想到什么? 

在马路上拿着一个我们说不出名字的相机,下面撑着三脚架,地上还搁着一些我们不认识的工具,再加上几个戴着安全帽的伙计。 

当然最有可能的是,什么也想不到。 

提起烈日下最可爱的人,我们会想到环卫,外卖小哥,建筑工人,往往忽视这群跋涉在野外的人。 

疲惫的身影穿梭在丛林中,在高原上,在悬崖峭壁上,在戈壁滩中,在矿井中,冒着有可能一去不复返的风险,为的是什么呢?


                                                        图 | 地质工作者 

1958年,中蒙边境一场寒流袭击了一支考察队。 

人们找到杨拯陆女士的遗体时,她正俯卧在斜坡上,两臂前伸,十指插在泥土里。 

在她怀里,揣着一张新绘的地质图,上面是她新涂上去的颜色。 

用来识别地质,找到石油。


                                     图 | 杨拯陆所领导的地质队驻地 

人们在翻阅她生前给战友的信中,看到这么一段话: 

“我想你可能早已听到那些不幸事件。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而产生害怕的思想,我们的同志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为了他们未竟的事业,我们应当以更勇敢的行动来弥补这些损失……”


                                                         图 | 杨拯陆女士 

这个未竟的事业是什么呢? 在她献出生命的地方,已经于2002年成功地建起了祖国西部第一个年产千万吨的油田。靠着这群可爱的人,我国才摆脱了“贫油国”的帽子,有了富强的底气。 

1949年,我国的煤炭年产量为0.32亿吨,然而,经过地质工作者65年的不懈努力,2014年,我国的煤炭年产量为38.7亿吨,占全世界的一半! 

50年代,我们找到了制造原子弹的原料——铀矿!1964年的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震惊世界,蘑菇云如同太阳一般火热。然而,这颗原子弹的爆炸背后,74位地质工作者为采铀矿牺牲。



无数地质工作者一辈子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四海为家。 

他们少了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少了和亲戚朋友的欢聚,少了办公室的悠然闲暇。 

却给我们锻造了一个美好的明天。 

原来,从来都有人,将家国扛在自己身上。 

正如那首《勘探队员之歌》所唱的: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无论我们给予他们多少褒奖。 

说到底,他们,只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坊间有这么一个段子: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一问是搞勘探的。 

知乎上有一位地质人员说,有一次他们做马路下水沟道的水位测量,当时下着雨,他们看起来很脏。 

有个家长带着小朋友一边走路一边教导着说:看到没,不好好读书以后你就跟他们一样。 他当时心里难受万分,被人歧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只能心里感慨:地质,狗都不学! 然后继续默默地工作。 

这是地质工作者的自嘲,但却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到他们丰富的内心。 

他们只会用木讷的话语来表达。 

地质工作者最常和家人说的话就是“出野外”。 

戴上斗笠,拿起锤子,一出就是几个月,年复一年,都是如此。 

给他打电话总是关机,因为他们正在危险的地方,也许有的地方连电都没有,也许有的地方连信号都没有。 

他们出差在外,会经常写信回家,信里还会讲很多好玩的事情。 

在信里,那些惊险的工作被描述成很有趣的探险故事。 

比如他闯进了一个护林人家,还吃了他们炖的野猪肉。 

却没有说,在24小时前,他与大队走失,独自在密林里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 

又比如,苍茫的雪山,无人的旷野,几个人骑着车就像古代的侠客。 

却没有说,冰雪覆盖的道路开车要特别小心,他们的三名同事就从冰雪道路上翻了车几个人骨折…… 由于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地质队员的午饭永远是在路上用面包、地瓜简单对付一下。 

因此这群人里面,十个有九个是老胃病。 

野外常常遇到下雨甚至下雪天,队员们有风湿病关节炎的也不在少数。 

他们心里想的永远都是“别让家人知道”。



在外人眼中,他们可能是铁石心肠,别妻离子。 

可要问他们一句想不想家? 最多腼腆的一笑,说一句“习惯了”。 

有人采访过一名地质工作者。 

在谈到自己已怀有7个月身孕的妻子还要一个人上班、做家务、上街买东西时,这位汉子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感情,留下了泪水。 

“我也想家!” 他说:“谁不愿陪在自己的家人身边享受天伦之乐呢?可地质工作的性质就是这样。” 

这些奔波在野外的人,心中莫不是埋藏着这么多的痛楚。 

长年累月远离亲人,难以对家庭和亲人关怀和照顾,枯燥、封闭、孤寂的工作环境,繁重的工作任务和超长的工作时间,都重重地压在他们身上。 

难怪有这么一句话:地质事业是勇敢者的事业!



写在最后: 

疫情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逆行者”。 

赴汤蹈火,走向险地,为了别人而拼命。 

但其实,我们身边早就有这么一群生活的逆行者了。 

他们行走在生命的禁区,过着风餐露宿的孤独生活。 

郁达夫曾经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一个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却不知道爱戴他拥护他的民族则更为可悲。” 

地质工作者,既是英雄,也是普通人。 

这一群可爱的人,我们不应该忘记。 

最后,愿他们每一次出发,都能平安归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