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侠 / 待分类 / 夜书房图记|深圳书店:从雅昌到溪木素年

分享

   

夜书房图记|深圳书店:从雅昌到溪木素年

2021-11-29  胡洪侠

早晨九点,和绿茶汇合。将要开车之际,我高呼道:“且慢!还没拍照呢😄,绿茶下车!”

我们俩在新媒体大厦门口,几番搔首弄姿,闹到都不知摆什么姿势了。我说,摆个我熟悉的。看上图你会发现,前腿弓、后退蹦这套动作,绿茶明显不熟悉。

摆完pose,开始第二天的“走读新视界:深读·书空间寻找之旅”。

这次绿茶专程自北京赶来,即是加入寻找之旅。这趟旅程昨天上午九时在坪山图书馆启动。他们已经走过了坪山区、大鹏区与盐田区几个极有特色的阅读空间。绿茶说,没想到深圳有这么多美丽的书店与图书馆。

我们选了四十多家深圳的书店与“图书馆”,为“走读新视界”涉及了跨区跨界跨岁月的五条走读路线:时光穿越、坪水相逢、阅见南山、书海湾区与书遇未来。

绿茶只能在深圳逗留两三日,昨天走了“坪水相逢”后,今天只能选几个点看看。完整线路的走读会由深圳爱书、爱书店的人继续。

今天第一站是雅昌艺术中心。1993年自深圳起步的雅昌公司先是以印刷精美书籍闻名,进入新世纪后,自我革新,数字转型,主攻艺术,不仅建成“雅昌艺术网”,还开创了一个炫人眼目、撼人心魄的雅昌艺术中心。以艺术图书为主角,兼具展厅、书店、会所、游览功能,这样的艺术中心国内罕有,开业至今,参观者络绎,获点赞惊叹无数。

我们先在一楼大厅流连,穿行于近三十年雅昌制造的美好书籍之中。对许多人而言,不来此一游,你很难想象人世间的书竟然可以印制得如此之美。至于超大开本的“巨书”、国际著名出版商发行的明星限量版巨型画册,你在普通书店,根本难得一见。

在一派纸上繁华之中,若不是有以下两本摄影集,真不知此刻我置身于何时何地。肖全和余海波的摄影作品集,把我拉回深圳——

当然当然,最震撼的在后面。每一个来雅昌艺术中心的人都期待着那震撼的一刻。即使像我这样来过两三次的访客,内心依然对此有所期盼。我们都把“哇哇”之惊叹声放在嘴边,随时准备在突如其来的震撼降临时,迅速脱口而出。

我对首次来访的绿茶说,你注意啊!

开始!

这就是那面闻名遐迩的书墙了。和我上次来时相比,书墙之下多了两间风格迥异的艺术品。

震撼之馀,我们得寸进尺,要求摸一下玻璃柜中的早期印刷品。刘经理说,必须戴手套。我们于是得以细细看了两套几百年前的珍稀印刷书籍。

沿楼梯走向二、三楼时,刘经理指点说,若把手机放在这里,可以拍出独特效果。我依法炮制,得如下图片——

绿茶说,照相照相!在这样的地方怎么能不照相呢?我们俩又开始新一轮pose。

继续继续。

等到我们把“日本古旧书”“佛教图籍”“书法绘画”等几个专题全浏览一遍,绿茶那“不虚此行”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

今天阳光真好。小谢说,今年以来最好的两天,都让绿茶老师赶上了。走到一处“阳光+线条+阴影”的摄影打卡地,我安排绿茶从柱子后方走出。结果他走得太快,明显没有受过走红毯训练。我也去走了走,结果还不如他!

这是目前深圳最具艺术与设计气质的阅读空间了。为让绿茶同志少一点眩晕,我们有必要让他回到现实大地上来。好吧,咱们去南头古城,去逛逛南山区用创意整理过的古城空间,再看看刘美松用创意开发出来的“字在空间”。

美松不在,我们错过了听他滔滔不绝讲述字在故事的机会。不过,从一楼转到五楼,相信绿茶对“独异性”极强的字在空间也有崭新认识。他在雅昌感受到的是震撼,在这里感受到的是好玩儿。

更好玩儿的是,南兆旭忽然出现了。当然,不是邂逅,是赴约。他进来说话有日益深刻的趋势。他对绿茶说,深圳所有的地方,都是村子变成城市,唯有在这里,城市变成城中村。

我下午有会,古城午餐之后本应回单位,绿茶、小谢都说还有时间,你应该去溪木素年看看。“旧书店啊!”

我一听是旧书店,无法说服自己不去,只好再陪绿茶一程。近十几年来我买旧书大都在网上。深圳有家据说还不错的旧书店我竟然不知道。奇怪。溪木素年?名字也怪怪的。

蛇口到处塞车,塞车让人失去方向。等赶到门脸儿毫不起眼的溪木素年时,我问:“谁能告诉我准确方位吗?这到底是哪里啊?”

店老板说:“工业一路啊。”

“我还是不知道。你说个附近我知道的建筑。”

年轻老板开始如数家珍:“希尔顿酒店,蛇口艺术中心……”

“行了。”我赶紧说,“知道了。”

和雅昌艺术中心比,这里的空间实在太逼仄了。可是,这里自有一种不一样的亲切,不一样的温馨,不一样的静谧。这里和书更靠近。我们在这里是看书,在雅昌艺术中心,则是“望书”。

我在旧书店似乎是有直觉的——此次逛溪木素年,再次得以验证。我准确地找到了那个角落,我的手直接碰到了林文月教授的台湾版散文集子,昏花老眼精准地把那一摞“林文月”挑了出来。这几本林集,每一种我都有,但是今天遇到的每一册我都要如数买下。不为别的,一为“救风尘”,二为帮一下溪木素年。

一位女孩子慢慢悠悠为我算出了价钱。付款后,她拿出一根黑色细绳替我包扎那几本台版繁体书。我说你们没有袋子吗?她说,淘宝上的袋子太贵了。绳子捆住也是一样的。

我已经三十多年没有见过书店用绳子捆扎新书了。溪木素年,深圳蛇口的一家旧书店,他们还在用绳子。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