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连连010 / 溃疡性结肠炎 / 麻黄止痒?灶心土治溃疡?一味药也有奇效!

分享

   

麻黄止痒?灶心土治溃疡?一味药也有奇效!

2021-11-29  好运连连0...
有中医临床经验的朋友或许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对有些疾病的治疗,也许只是一两味药的差异,却会引起治疗效果巨大的差异。而且,往往起到关键作用的这一两味药,和典籍上记载的功用还并不一致。另辟蹊径,却能收到奇效。四川名医曾定伦老师就向我们分享了他在临床中的小小心得,大家未来不妨一试——

麻黄止痒有殊功

图片

麻黄辛温,能发汗、平喘、利尿。《神农本草经》谓其主中风、伤寒、温疟,发表止汗,去邪热气,止咳逆上气,除寒热,破癥坚积聚。但少有人知道麻黄还是一味止痒的妙药。从《伤寒论·太阳病》第23条张仲景用桂枝麻黄各半汤治疗“……面色反心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得小汗出,身必痒”中得到启示,在临床中大胆运用麻黄治疗痒疾,不论外感、内伤或是皮肤病,常在辨证施治基础上加入一味麻黄,往往收到意想不到的疗效。兹举数例。

案1

吴某,女,68岁,因全身瘙痒半年,来院就诊。查皮肤干皱,散在抓搔痕迹,偶见血痂,舌红,苔薄白,脉浮弦。自述半年前患感冒,药后即觉身痒,虽屡经中西医治疗无效。辨证属于表邪久郁肌肤,不得宣泄;治宜轻解表邪,祛风止痒。

方药:麻黄3g,桂枝10g,白芍10g,杏仁10g,白鲜皮3g,蝉蜕6g,鲜浮萍30g,甘草6g。

服上方2剂后,病家喜来告余,药后身热,微微汗出,半年痒疾从此痊愈。

案2

案2  朱某,男,63岁。素有高血压病史,曾因中风,半身不遂,住院治疗达半年之久,因周身瘙痒数月,服氯苯那敏(扑尔敏)、注射胶性钙等无效来余处诊治。

诊其皮肤散在极细小的白色疹子,形似痱子,思其乃久病缺乏运动,阳气不得伸展,郁于肌肤所致。遂以辛温宣泄、通络止痒为法。

方药:麻黄6g,桂枝6g,蝉蜕6g,苦参15g,蛇床子15g,浮萍20g,荆芥12g,防风12g,木通12g,甘草6g。

2剂即愈,痒疾不再扰人矣。

案3

案3  张某,男,44岁。因暑假回乡参加打谷,返家后即觉周身奇痒,非搔至皮破、出血、流黄水则痒不稍减。查其周身遍布湿疹,颜色鲜红如血,舌红,苔黄腻,脉浮洪。辨证为感受暑热毒邪,复用冷水洗澡,毛窍闭塞,热毒内蕴肌肤入营,宣泄不及所致。遂以解毒除湿、泄热凉血止痒为法。

方药:金银花30g,连翘30g,薏苡仁30g,土茯苓30g,赤芍20g,紫草30g,牡丹皮15g,生地黄20g,黄连10g,熟大黄10g,黄芩12g,麻黄6g,石膏25g,白鲜皮30g,甘草6g。

连服3剂后,患者专程访余致谢,言湿疹全消,瘙痒亦不复作。

按:在临床实践中,凡遇以上病例,均可于处方中加麻黄以建功。究其麻黄何以能止痒?在于痒之一疾,多为人体感受风、寒、湿、热、毒等病邪,郁于肌肤腠理,宣泄不及或宣泄无处所致。麻黄为辛温之品,功能散寒祛风、发汗解表、开泄腠理,从而使郁积于肌肤腠理之邪得以从汗而解,透泄于皮肤之外。病邪既去,痒复何作?且据《神农本草经》,麻黄能破癥坚积聚,故有活血通络作用,有利于各种疹子、斑块、疹疖的消散。因此,麻黄确实是治疗多种皮肤瘙痒的妙药。

灶心土治疗消化道溃疡

图片

灶心土,为农家烧柴草的灶或窑心里取出的烧结的土块,用刀削去焦黑部分及杂物,即为药用灶心土。灶心土辛温,归脾胃经,功能温中散寒、降逆止呕、收涩止血、温肠止泻。《名医别录》谓其:“主治妇人崩中,吐下血,止咳逆,出血,消痛肿毒气。”《本草便读》谓其:“功专入脾胃,有扶阳退阴,散结除邪之意。”并说凡诸血症,由脾胃阳虚而不能统摄者,皆可用之,《金匮要略》黄土汤即此意。在临床中,对辨证属脾胃虚寒不能统血所致的吐血、便血,中焦虚寒、胃气不降所致的呕吐及脾虚久泻不止等症,在辨证施治的基础上于处方中加入一味灶心土,常常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兹举数例与大家分享。

案1

 唐某,男,56岁,因反复呕吐清水3年来院诊治。观患者面色萎黄,频频呕吐清涎,脘腹冷痛,喜温喜按,纳呆,腰以下常冷,大便溏,小便清长。曾在某医院诊为神经性呕吐,中西药治疗效果不显,舌淡,苔白滑,脉数无力。此乃中焦虚寒、命门火衰所致,胃气不降即呕,脾肾阳虚,运化功能不足则脘腹冷、纳呆、便溏,命门火衰则腰以下逆冷,治当温阳散寒、降逆止呕。方用桂附理中汤加灶心土。

方药:肉桂(研末,冲服)3g,制附片(先煎)6g,党参20g,白术12g,干姜10g,灶心土(布包煎)50g,姜半夏10g,茯苓6g,陈皮6g,丁香6g,砂仁(杵,后下)6g,甘草6g。

3剂后,患者复诊,气色转佳,呕吐只偶尔发生,纳食转香,大便已不溏,效不更方,前方加减治疗月余,呕吐止矣。

案2

 王某,女,44岁。因腹痛腹泻,口干咽干,便中带脓血、黏液半年多,来院诊治。患者面色㿠白浮红,少气懒言,四肢欠温,纳差,小腹胀痛,痛即欲泻,肛门坠胀,便后痛减,舌红少苔,脉虚数。曾在某医院做肠镜诊为溃疡性结肠炎,住院治疗月余,出院后仍便脓血不止,曾多方求医,中西药服数月均无显效。血红蛋白仅29.8g/L,白细胞11×109/L,其中中性粒细胞比例80%,淋巴细胞比例17%。此为湿热蕴积肠道,热壅血瘀,热毒腐蚀肠膜所致。由于病程日久,脾阳受损,阴血亦伤,故治宜益气养阴、清热解毒、凉血止血,方用葛根芩连汤合茜根散加减。患者服3剂后,复诊大便次数减少,精神稍好,但大便脓血黏液如故。前方更进6剂,脓血仍未止。遂细问患者大便及腹痛情况,言大便紫暗不鲜,腹痛喜温。联想患者面色㿠白,少气懒言,遂断定此证为湿毒未尽而脾阳亦虚,应当清化湿毒兼温阳摄血,当即在前方基础上加灶心土(布包煎)90g,患者连服6剂后复诊,精神大为好转,言大便脓血基本止住,小腹已不作胀,大便仅偶尔带血,纳食转香,口干咽燥亦好转。遂予前方加减进退30余剂,后以调理脾胃收功。至今24年未复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