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历史的女人 / 待分类 / 1943年,她出现在日本据点,因其太美,令...

分享

   

1943年,她出现在日本据点,因其太美,令日军队长放弃邪念,握手时知其是女特工却忍住没揭穿

2021-11-29  说历史的...

    (说历史的女人——第1758期)

    本文所述事件发生于1943年9月——10月中间。

    在荆沙三角地带资福寺据点,当时,该据点是中日两军的交界地点。附近驻防的中国军队有三种,第一种是国民党军,第二种是新四军,第三种属于地方武装。而驻防的日军有约两百名的警备队。双方多次抢夺,几度易手。也正是因此,导致躲在据点炮楼里的日军,不敢轻易外出。

    我方为了获得据点内的军事情报,曾经派遣情报人员或特工前往日军的驻防范围内进行秘密走访调查。在史书《常德作战》中,曾经记载了一次“新四军女特工事件”。具体情况,下文详述。

    来自网络的民国剧照

    话说1943年秋,一位气质高贵的漂亮女子出现在日军控制的街面,汉奸忽然看到这名鹤立鸡群的陌生女子,觉得可疑,就立即去报告给该地驻防炮楼的日军警备队队长千田薰少尉。

    但是,就在千田薰少尉准备派兵去抓捕那名女子的时候,在街上担任情报联络员的郭家顺(一个极其擅长讨好日军的街头百姓),也来到炮楼找千田薰少尉报告,说有一名不寻常的女子专门来此拜访千田薰少尉队长,问其是否接见。

    两拨人都来说此女子,引起了千田薰少尉的兴趣,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当千田薰少尉问及女子的情况时,郭家顺说这个女人不但是个容貌美丽的女人,而且是一个“高贵的妇人”。(此说出自《常德作战》)千田薰少尉听罢郭家顺的描述,心里顿时升腾起强烈的好奇之欲望。

    第二个原因是资福寺据点的日军,与别处驻防的日军不同,因为据点特殊,战事紧张,基本不能外出,尤其是驻防炮楼的日军更是整日蜷缩于内(炮楼内的年轻日军自称是在“青春监狱”)。

    我们都知道,二战时期,日军的慰安妇制度使用极其广泛,但是因资福寺据点紧靠前线,所以没有慰安妇。不仅如此,在这里连异性都见不到。

    所以,听闻有奇美的高贵女子来访,不仅千田薰少尉,整个炮楼的日军,都充满了好奇,期待一见。根据《常德作战》记载,当时千田薰少尉答应见这个女子一面的理由是“在女性饥馁的兵营,让士兵们有养眼的机会”。但是实际上呢,千田薰少尉自己的内心也产生了极大的骚动(见《常德作战》)。

    就这样,这名女子出现在了日军的据点内。

    以下该女子的装束情况,主要来自千田薰少尉的回忆记载。

    这名女子二十三岁左右的样子,上身穿着三分袖的粉底带花纹的国服,下边穿着两边开气的裙装。摩登,又典雅。

    千田薰少尉不仅感叹,她是一位“贵品的女子”。正是因为该女子身上典雅、高贵、纯净的气场,让千田薰少尉心中的邪念一扫而过。因为根据千田薰少尉的回忆,在见该女子之前,他曾经抱着是一名风尘女子要来炮楼谋营生的欲念。从这一点上看,这个千田薰少尉倒是真诚。

    总之,在见到该女子之后,千田薰少尉不仅放弃了心中那肮脏邪恶的欲念,而且连和该女子说话的时候,都刻意表示出绅士和斯文来。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千田薰少尉因为牙齿问题,在门牙那里装了金牙。如果一笑,或者一张口比较明显,那颗金牙就会暴露出来。所以,为了在该女子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他连说话都特别注意,其目的是不把金牙暴露出来,让那女子看到。

    此一节,说来也颇为令人感到可笑!

    接着,千田薰少尉把该女子让进哨所,让人安排了饭食。

    当然,千田薰少尉也不是傻子,他对该女子的情况还是做了一番了解。

    据当时该女子的自我介绍,她叫祝玲瑛,现年23岁,家住在郝穴东边的熊家河村,父母都是务农,如今出来是因为丈夫去世,所以到丈夫的亲戚家里去,可是因为战乱,人们居所不定,竟然在这里没有找到。最后,她大胆地说出了一个诉求,想请千田薰少尉队长帮忙找寻。

    有关祝玲瑛的自报家门,日军哨所像是炸了锅,士兵像开会一样纷纷讨论,有的人怀疑这个女子是中国军方的特工,有的则反驳说她不是。有的说她长得如此贵气十足,不可能是农家女子,但立即就有日本士兵反对说她可能出身大地主家庭。总之,这名女子给炮楼带来了极大的震动。

    当时在资福寺据点警备队中担任反间谍的日军仲须军曹,以及警备队中的日军翻译官田中,都对祝玲瑛进行了一番面谈。当然,这表明上是面谈,看似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但是实际上是想通过这些盘问以窥探祝玲瑛的真实身份。但是面对日军反间谍人员和翻译官的盘问,她对答如流,神态自若。最后,这两名日军经过盘问后,向千田薰少尉汇报的结论是:

    “祝玲瑛不是间谍,而是中国一个很有名望的家庭的成员,需要以礼相待。”

    虽然下面给出的结论,让千田薰少尉略微安心,但是他对该女子仍然心存疑窦。可是疑窦归疑窦,当时千田薰少尉回忆说,他尽管有疑窦,但是自己的注意力早已被该女子的美貌和气质吸引,心中头等关心的事情不再是她是不是间谍,而是“不能就让她这样走了”。(见《常德作战》)

    但是该如何处理该女子?在哨所内士兵都焦灼地等着千田薰少尉下令留下该女子的命令时,其实千田薰少尉心里很矛盾,一是他感到该女子身份可疑,二是他又不愿抓捕这么一个光彩照人让自己内心已经折服、以至于放弃邪念的女子。

    就这样,在矛盾的心理作用下,千田薰少尉令厨师准备了丰盛的晚宴,当时那个郭家顺作为陪客,也吃了饭。并且还有酒。总之,根据当时的饭食描述,对于最前线的日军而言,其丰盛程度,只有在接待贵客时才有。

    可是曲终总要人散,天下也没有不结束的宴席。所以,饭在愉快的氛围中,很快就吃完了。但是直到吃完了饭,千田薰少尉才想到了一个处理该女子的办法。他让该女子夜里暂时在郭家顺夫妇家里安歇,明日如果上路回家,他自会送行。

    千田薰少尉心里的算盘是这样的:倘若该女子身份是特工,那么她就肯定是急于离开,因为她已经进入哨所,对哨所的情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得到了自己该得到的情报。所以,当她离开时,她就会被千田薰少尉安排在暗处的日军抓捕。

    但是,千田薰少尉的计算落空了,因为该女子没有夜里匆忙逃走,而是在郭家顺家里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千田薰少尉队长来到郭家顺家里时,见了该女子。她不仅没有离开,而且睡得很好,精神饱满。

    这时候,千田薰少尉的心里已经再起疑窦,因为他对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还是很了解的,一般中国老百姓很少离乡和远游,偶尔离乡,也经常会有陌生地方睡眠不好的情况。但是该女子,却没有。这就说明她经常四处游走,绝对不是一个寻常百姓家里的女子。

    千田薰少尉在内心推测,该女子必是新四军的女特工。

    在该女子离开的时候,千田薰少尉提出了一个请求,那就是握手。

    但是在握手的一刹那,千田薰少尉的心里再次咯噔了一下,因为他敏锐地感到——他握到的是一只经常握枪的手,而非寻常女子的手。

    千田薰少尉历史资料照片

    但是,他并没有当场点破。究其原因,根据千田薰少尉的回忆,他给出了两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是,千田薰少尉认为靠抓捕一个让自己内心折服的女子,去换取战功,是可耻的行径;

    第二个理由是,千田薰少尉认为该女子没有对据点警备队或者日军造成任何损害,所以没必要抓捕她。实际上,这一条理由不过是千田薰少尉的自我安慰罢了。因为情报早已被该女子带走。

    说了这么多,这名女子到底是谁?

    她叫舒赛,原名祝振客、祝成龙。其父祝甘亭,乃辛亥功臣。

    舒赛生于1917年,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舒赛(右)

    1943年的时候,她已经26岁。但是因其容貌美丽,被千田薰少尉认为是23岁的样子,也算正常。

    舒赛历史资料照片(左一)

    舒赛当时是江陵县公安局局长,1943年5月之前在云梦县抗日政府公安局担任局长,5月调任江陵县。舒赛不惜生命冒险前往日军据点搜集情报,原因是1943年2月,日军进攻江陵县等地,这些地方驻防的国民党军接连溃败。国民党军队溃败后,这些地方都落入日军控制范围。该年4月,李先念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五师的师长,派出15旅45团进入江陵县等地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此后,为了拔掉这里的主要据点资福寺,所以就要打探资福寺的情报,于是“新四军美女侦察员员”舒赛亲自出马了。

    舒赛历史资料照片

    在这里,有一个疑点需要说明一下,上面已经说了舒赛是江陵县公安局局长,为何却称其为特工呢?其实是有历史原因的,因为在当时,因为战事工作需要,江陵县公安局有两块牌子,一块是公安局,一块是社会部,社会部又叫锄奸部(内部叫法)。根据《日军侵占荆沙前后的江陵党组织》以及《江陵民主革命斗争记略》记载,当时的公安局其实就是针对日伪军的密侦组而专门设立的机构。公安局下面还有一个武装机构叫手枪队,主要是对付日伪以及汉奸等反革命者。此外,社会部的工作范畴,或者说其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秘密侦查敌情,搜集情报。

    舒赛

    因此,不管是在我方的历史文献中,还是在日军的回忆文献中,舒赛都是作为一个特工人员而存在的。作为“楚天奇女、抗日女杰”的舒赛,在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担任过中南军政委员会民政部副部长、中央军委复员委员会工作组组长、中央建工部人事司处长等职务。后在十年期间,遭到迫害,1971年在山西去世。87年,被恢复名誉。

    (文/说历史的女人·绿火)

    1949年2月,舒赛在北京(当时还叫北平)工作照。

    (备注:舒赛之所以能够得到礼待,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根据《常德作战》日军第十三师团一名日本老兵船头正治的回忆:千田薰少尉与其他日本军官不同,他出身书香之家,本人最大爱好也是读书,在带兵过程中也从来不殴打士兵,且为人较正派。这大概是他见到舒赛后,被其高贵气质所折服,放弃心中邪念之重要因素之一)

    参考资料《常德作战》(1983年日本图书出版社出版)《江陵民主革命斗争纪略——抗战篇》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