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柳永 / 他是北宋情歌王子,但烂词太多,仅一首词...

分享

   

他是北宋情歌王子,但烂词太多,仅一首词被王国维看重,惊艳千载

2021-11-29  江山携手

如果北宋也有娱乐圈的话,那么柳永绝对是娱乐圈中当之无愧的情歌王子。在北宋,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宋词到了柳永这里,由短小精悍的'小令’变为铺陈舒缓的'长调’,就像汉代的辞赋一样,可以将写景,抒情,叙事融合在一起,娓娓道来。一如他的《鹤冲天》中说的那样,他的词可以配上几杯淡酒,浅斟低唱。

然而在柳永的词作中,多数都是与美女爱情有关的内容,品格不高,直白露骨,俗艳无比,因此后人也评价说柳永烂词太多,实在让人难以读下去。据说王国维看了那句“愿奶奶、兰心蕙性,枕前言下,表余心意”之后恶心的不得了。不过,在柳永众多描写离愁别绪的词作中,有一首词作却令王国维十分喜爱,并用之形容立业治学的第二层境界,可以说是惊艳千载。


这首词就是 《蝶恋花》。下面,让我们走进它: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


上片“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又是一个愁煞人的春日,春风细细,轻轻地吹着,充满了温柔甜香。然而越是这样,越是叫人心乱。诗人站立在高处,风掀起他的衣角,也牵起他内心最深处的牵挂。伊人不在,任凭何处都是天涯海角,任凭春日再缱绻也是落寞与孤寂。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萋萋春草,漫无边际的铺展,在沉沉暮霭中朦胧如雾。夕阳斜斜地笼罩着高楼也笼罩着诗人,此时诗人就像是一尊雕塑,斜依着栏杆,形单影只。他心里充满愁思却无从说起,只有对着斜晖脉脉无言独立。


下片“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这样的傍晚,所有的相思都已沉淀心底,所有的思念都已化成伤怀的寓意,登高望远皆是枉然。罢了罢了,既然不能在挎包人春日将她忘却,便再一次在风中,在高楼上斟满酒杯,淋漓尽致地醉一次吧。

或许,醉到不省人事真是治疗相思的最好出路。醉到浑然不知,醉到忘了自身也忘了往事,醉到醒来之时已是另一个春日。酣醉忘忧,高歌纵情,看似潇洒,然而有谁知道其中滋味。借酒浇愁,勉强欢乐其实是另一种难言的疼痛。


末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此词的千古名句。在相思这条路上,从来就寻不见柳暗花明,纵然走到路的尽头,依旧是海角天涯无人相伴。然而,还是有太多太多的人,像虔诚的信徒一般,默默的让相思在生命的年轮里绕了一圈又一圈。纵然人比黄花瘦,依旧无怨无悔。

这首词妙以“春愁”为中心来说相思,但是却又迟迟不肯说破,只是从字里行间向读者透露出一些消息。眼看要写出来了,却又停住笔,调转笔墨写饮酒欲醉,真是影影绰绰,千回百转,直到最后一句才揭示了“相思”的主题:原来是为“伊人”啊!最后,词的感情达到高潮便戛然而止,真是余味悠长,十分感人,不负柳永情歌王子的美名。

(注:文中图片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作者删除。在此,感谢图片的提供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