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人 / 心脑血管科 / 老中医来春茂和他的“畅销药”

分享

   

老中医来春茂和他的“畅销药”

2021-11-30   平凡的...

《侯氏黑散》是一张治疗脑血管病后遗症的好方子。我在临床实践中运用本方,屡见功效。如此良方,不可湮没。

1930年代,我串乡治病,所经之地穷乡僻壤,饮片不便携带,并且汤药价钱昂贵,群众需要简、便、廉、验的医疗方法,故我所带的都是丸、散、膏、丹。
《金匮》侯氏黑散,适应症较为广泛,能治疗多种杂病,投之即能应手取效,故颇受欢迎,为畅销药。

组成:野白菊120g,白术30g,防风30g,桔梗24g,黄芩15g,细辛、干姜、党参、茯苓、当归、川芎、生牡蛎、矾石(白矾)、桂枝各9g。
用法:共研细末合匀,收贮勿泄气。每次服3-5g,早晚各服1次,温开水送下。
适应症:
1.眩晕:视物旋转欲倒,目开即觉天翻地覆。
2.头重:头痛沉重,悠悠忽忽,有空洞感觉。
3.脑冷:头痛,脑内觉冷畏风,常欲蒙被而睡,面容惨淡忧郁,四肢不温,称为“厥阴头痛”。
4.颜面麻痹:半边颜面突然失去知觉,口眼喎斜,病在左,歪向右,病在右,歪向左。
5.眼目病:
(1)胬肉攀睛:内眦生瘀肉,色黄赤如脂,日久渐厚,掩及黑睛。
(2)流泪:泪下无时,迎风更甚。若久流不止,能使昏暗难辨物色。
(3)目干涩:用脑过度,感觉两目干涩,睑皮沉重。
(4)目痒痛:涩痛多眵泪,羞明难睁,视物昏糊,胞睑内满布红色细粒,名为“椒疮”(即“砂眼”)。
(5)夜盲:入暮不能见物,到天明恢复正常,名“雀目”。用本方醮煮熟猪肝或羊肝。
(6)暴盲:平素眼目无病,忽然目盲不见,都属暴盲。多伴见情绪紧张,为怒气伤肝。
(7)老年性白内障。
6.半身不遂:上下肢偏左或偏右发生瘫痪,称为“半身不遂”,又名“中风”、“偏枯”。前人以为风从外入发生瘫痪者,为真中风;如风自内生发病,为类中风。无论真中风、类中风,皆以气血亏虚,痰多热伏,久病体弱,风邪得以乘之,阻碍经气,形成半身不遂。

图片


7.胸痹:胸痛偏左,骤然发作如针刺,伴有气闷窒塞,每次时间极暂,在受寒、劳动和精神刺激后最易出现,脉象细数或呈结代,属于“真心痛”、“厥心痛”、“胸痹”。以胸骨后,心前区出现发作性或持续性疼痛或憋闷,疼痛常放射至颈、臂及上腹部为特征。本病多因思虑过度,劳伤心脾,饮食不节,痰饮内生,情志不畅,肝郁阴伤等引起,而以年高肾气亏虚者多见。
8.预防中风:凡人年过50岁以后,自觉手指或单侧上下肢半身发麻或木,经常头目眩晕,上重下轻,行动飘然不稳,皆为中风先兆,倘再加言语蹇涩,唇舌发麻,中风为期不远,少则一、二月,长则一年之内,如能服用本方,将息得宜,尚可防止。
体会:“案昔贤有言:治风先养血,血生风自灭。此方用补气血药于驱逐风寒湿热剂中,俾脏腑坚实、荣卫调和,则风自外散也。君以菊花之轻升,清头部之风热,佐以防风祛风,白术除湿,归芎补血,参苓益气,桂牡行痹,姜辛驱寒,桔梗涤痰开胸,黄芩泄火解郁,矾石解毒,善排血液中之瘀浊,且能护心,俾邪无内凌……外台取治风巅者,亦以清上之力宏也。后人火气痰寒类中诸治法,皆不能出其范也……”(《金匮要略方论集注》)
仲景创方,寒热合成于一炉,以治疗寒热错杂,虚实互见,阴阳紊乱之证,配伍得宜,义理精深。方中药物共14味,菊花剂量占百分之四十强。考菊花功能轻清凉散,甘凉益阴,苦可泄热,对外感风热头痛目赤,或肝阳上亢,肝风内动引起的头痛目眩,均能平肝熄风,清热止痛。单味泡水代茶,有降血压功效。
综观全方功能,具有扶正养血,健脾安中,平肝明目,化痰除湿,清热降压,蠲痹止痛,软坚散结,驱风通络,填窍熄风诸作用,故可治疗多种疾病,如高血压病、冠心病、眩晕、瘫痪(脑血管意外后遗症及风湿关节炎所引起)、眼疾如角膜溃疡、迎风流泪、沙眼、翼状胬肉、角膜云翳、老年性白内障等,并可预防高血压中风。本方宜较长期服用,始可显效。散剂服用方便,药价低廉为其特点。
附:病例一:眩晕
黄xx,女,42岁。早晨起床时自觉房屋动摇,天旋地转,不能站立,随即闭目卧床,并伴耳鸣恶心,如此继续三四天,经某医院诊断为美尼尔氏综合症,住院治疗月余缓解出院。
自诉头晕发作已二年多,经住院治疗后,仍间歇发作,每月大约发作一二次,月经来时尤剧,查血压及病理反射均正常。
辨证:情志抑郁、气郁化火、耗伤肝阴、肝阳上亢、冲任失调、引起眩晕,曾服过天麻钩藤饮加味、杞菊地黄丸、归脾汤等方,症状有所减轻,但未能根除。
拟侯氏黑散原方二料,嘱每日服两次,每次6克,一周后复诊,眩晕已基本缓解,要求再加工三料带回原地服用。服本方后迄今两年眩晕未再复发。
病例二:偏瘫
洪xx,男,60岁。患者中风已年余,右侧仍偏瘫,右下肢可勉强依杖行动,右上肢软弱无力,不能抬举,血压140/100mmHg,语言謇涩、身重困顿、眩晕、耳鸣、多梦、舌苔干微黄、舌尖赤、脉虚大,予侯氏黑散嘱服用二月再作观察。
复诊:服用半年,患者说:“服药二月自觉各症减轻,因此照方自配服至迄今”,现已行动自若,上肢亦灵动可握拳和执笔写字,语言清晰,惟仍感疲倦,饮食少思。处予六君加减调理脾胃以巩固之。
病例三:翼状胬肉
李xx,男,45岁。患高血压病已三年,经常自觉头痛眩晕,目珠涩痛。
右眼胬肉攀睛,经某医院眼科施行翼状胬肉切除术,相隔二月又复发,左眼亦有胬肉发现,且发展迅速,伸向瞳神,影响视力,来我院求诊。
初诊:白睛双眼有赤脉如缕,生出胬肉,呈三角形,向角膜伸展,血压165/110mmHg。烦躁不安,咽干舌赤,夜梦纷繁,证属肝阳上亢,心火内动,上犯于目,气血瘀滞所致。治宜平肝清热,活络退翳,养阴明目。
处予侯氏黑散加侧柏叶30克(同大黄拌蒸三次),炙香附30克研细合匀,每日服三次,每次5克,温开水送下。
此方系《银海指南》柏香丸,又名代刀散,治胬肉攀睛或血眼生疣。
复诊:经服上方,双眼翼状胬肉基本消退,血压亦正常。
病例四:老年性白内障
李xx,男,64岁。双眼视力下降,眼前有黑影数个随眼移动,左目黑影尤多,自觉头眩目昏涩,经xx医院治疗二月多,逐渐饮食减少,腹胀痞满,神疲气衰,自动出院。
初诊:双眼视物如隔轻烟薄雾,并见黑星飞舞,经我院眼科检查为晶状体混浊老年性白内障,患者出示省各医院眼科检查诊断均同。
观其面色不华,夜不安寐,手足心热,舌尖边赤,脉细数,证属肝肾阴虚,亟需育阴养肝,滋水明目。惟饮食少思,每餐一两左右勉强吃下,即感撑闷,大便结燥,为当前主要矛盾。
即处予香砂六君加减,服至十余剂,胃纳大开,大便正常,后服杞菊地黄丸加减,熟地用量达30克,亦未见滋腻碍胃,饮食已如常人,视物较前清晰,看远处未见黑点遮挡。
于7月12日增服侯氏黑散,每日三次,每次3克,开水送下,自服本方后右眼黑点已消失,左眼尚存在,但感到黑点比以前缩小,视物亦清亮得多,眩晕、手足心热均愈,能睡眠八小时,晨起能跑步运动,体重增加。患者言,已恢复三年前情况,症状基本控制,再予黑散出院长期服用。
附记:陆渊雷说:“此方重用白术之吸收,桔梗之排脓,而引之以上行之菊花,以治脑中出血灶,佐以祛风养血、消痰降逆之品,而行之以温酒,以治不遂之神经,似是中风正治之方。自唐宋以来医书,未见此方之治验,知黑散之不用久矣。”
清·喻嘉言对本方极为推崇。他认为,中风之证,仲景方首推侯氏黑散为主方,并立论阐述之。张山雷在《中风斠诠》中对本方持否定,认为此方杂乱无章,非仲景方,系后人附入《金匮》之中。对古人著作的认识,见仁见智,各有体会,不足为怪。
我在临床实践中运用本方,屡见功效。如此良方,不可湮没。但对“初服二十日用温酒调服、冷食六十日”等说没有采纳,仅按照一般常用法。
此方用之得当,忽四肢痿软,不能收持而仆地。或忽手足瘫痪,不痛不痒,卧床不起。或突手足麻木,肢体不遂,且时而瞳孔反射消失,昏睡,呼不应。西医称横贯性脊髓炎皆能治之。予十余年来遇此患者治愈不下百例。最快三、五剂。
《侯氏黑散》是一张治疗脑血管病后遗症的好方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