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4... / 6440杜甫五古《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读记

分享

   

6440杜甫五古《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读记

2021-11-30  小河西

杜甫五古《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读记

(小河西)

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

客从西北来,遗我翠织成。开缄风涛涌,中有掉尾鲸。

逶迤罗水族,琐细不足名。客云充君褥,承君终宴荣。

空堂魑魅走,高枕形神清。领客珍重意,顾我非公卿。

留之惧不祥,施之混柴荆。服饰定尊卑,大哉万古程。

今我一贱老,裋褐更无营。煌煌珠宫物,寝处祸所婴。

叹息当路子,干戈尚纵横。掌握有权柄,衣马自肥轻。

李鼎死岐阳,实以骄贵盈。来瑱赐自尽,气豪直阻兵。

皆闻黄金多,坐见悔吝生。奈何田舍翁,受此厚贶情。

锦鲸卷还客,始觉心和平。振我粗席尘,愧客茹藜羹。

此诗作于广德二年(764)。时杜甫或在严武幕任职。太子张舍人即太子舍人张某。名不详。【《唐六典》(卷26):(太子右春坊)太子舍人四人,正六品上。太子通事舍人八人,正七品下。

张舍人从西北来,送杜甫织成褥段织成乃高级丝织物。一般为帝王或公卿大臣用。《宋书-礼志》(卷18):诸织成衣帽、锦帐、皆为禁物。《合欢》(晋-杨方):寝共织成被,絮用同功绵。”“褥段即褥缎。也即制作被褥的绸缎。织成褥段即制作被褥的高级丝织缎面。见此贵重礼物,杜甫有感而作此诗。

客从西北来,遗我翠织成。

开缄风涛涌,中有掉尾鲸。逶迤罗水族,琐细不足名。

客云充君褥,承君终宴荣。空堂魑魅走,高枕形神清。

开缄:(jiān):开拆(函件等)。《久别离》(唐-李白):况有锦字书,开缄使人嗟。

掉:本义摇,摆动。《说文》:掉,摇也。《续古》(唐-白居易):上有和鸣雁,下有掉尾鱼。

不足:不能。《荀子-正论》:浅不足以测深,愚不足以谋知。

终宴:《公宴》(魏-曹植):公子敬爱客,终宴不知疲。《九日侍宴乐游苑》(梁-何逊):禁林终宴晚,华池物色曛。

承:侍奉。荣:快乐。承荣:承欢。侍奉使之高兴。

形神:形貌神情。《抱朴子-任命》(晋-葛洪):“恬愉静素,形神相忘。《春旦直疏》(唐-王绩):怀抱暂无扰,自觉形神清。

大意:张舍人从西北来,送我一匹青翠的织成。打开包装后似有风涛涌出,缎子上绣着一条摇尾鲸。还绵延罗列着许多水族,细小琐碎不知其名。张舍人说可供您制成坐褥,可使您饮宴自始至终很高兴。空空的草堂中有鬼神走动,有这坐褥,您可高枕无忧形神俱清。

领客珍重意,顾我非公卿。留之惧不祥,施之混柴荆。

服饰定尊卑,大哉万古程。今我一贱老,裋褐更无营。

煌煌珠宫物,寝处祸所婴。

领:理解;接受。《礼记-乐记》:领父子君臣之节。《三国演义》:李典领命,自去典兵埋伏。

施:用。《玉台新咏-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

程:法式,法度;典范;章程。《吕氏春秋-慎行》:后世以为法程。《汉书-高帝纪》:张苍定章程。

裋褐shù-hè:粗陋布衣。《列子-力命》:朕衣则裋褐。过秦论》(汉-贾谊):夫寒者利裋褐,而饥者甘糟糠。

营:营求,谋求。《魏书-李崇传》:性好财货,贩肆聚敛,家资巨万,营求不息。《题道济上人房》(唐-刘商):何处营求出世间,心中无事即身闲。《卖炭翁》(唐-白居易):问我得钱何所营。

珠宫:指龙宫。《九歌-河伯》(先秦-屈原):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王逸注:言河伯所居。

寝处:坐卧,息止。《孔子家语-五仪》:夫寝处不时,饮食不节,逸劳过度者,疾共杀之。

婴:缠绕;遭受。《后汉纪》(晋-袁宏):今我元元,婴此饥馑。《前出塞》(唐-杜甫):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别赞上人》(唐-杜甫):还为世尘婴,颇带憔悴色。

大意:接受感谢您关心之盛情,不过我并不是高官公卿。留着恐怕不详,用的话有混同于柴荆之中。服饰可以判定尊卑,从大处说这是历来的规矩。今天我一个贫贱的老者,粗布衣服之外更无它求。如此光辉灿烂的珠宫之物,置于寝处或带来祸害。

叹息当路子,干戈尚纵横。掌握有权柄,衣马自肥轻。

李鼎死岐阳,实以骄贵盈。来瑱赐自尽,气豪直阻兵。

皆闻黄金多,坐见悔吝生。

当路子:有权势居要位的人。《咏怀》(魏-阮籍):如何当路子,磬折忘所归。

衣马肥轻:形容富贵奢华。《论语-雍也》:乘肥马,衣轻裘。《秋兴》(唐-杜甫):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

李鼎:唐大臣。《旧唐书-肃宗纪》:(上元元年)十二月庚辰,以右羽林军大将军李鼎为凤翔尹、兴、凤、陇等州节度使。(上元二年)六月癸丑朔。己卯,以凤翔尹李鼎为鄯州刺史、陇右节度营田等使。《册府元龟-牧守部-贪黩》(卷700):李鼎自凤翔入为卫尉卿,宝应元年贬为思州长史员外置,坐赃也。鼎守凤翔,以贿闻。虽去职,奸状皆露。既行,赐死于路。

歧阳:岐山之阳。借指凤翔。

骄贵:《行路难》(唐-武元衡):君不见道旁废井傍开花,原是昔年骄贵家。

来瑱(zhèn):唐大臣。《旧唐书-来瑱传》(卷114):“来瑱,邠州永寿人也。瑱少尚名节,慷慨有大志,颇涉书传。宝应元年五月,代宗即位,因复授瑱襄州节度、奉义军渭北兵马等使,官如故。八月,瑱入朝谢罪,代宗特宠异之,迁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依前山南东道节度、观察等使,代左仆射裴冕充山陵使。时中官骠骑大将军程元振居中用事,发瑱言涉不顺,王仲昇贼平来归,证瑱与贼合,故令仲昇陷贼三年。宝应二年正月,贬播州县尉员外置。翌日,赐死于鄠县,籍没其家。”

悔吝:灾祸;悔恨。《易-系辞上》:悔吝者,忧虞之象也。春日赴襄阳途中言志》(唐-崔湜):常恐婴悔吝,不得少酬私。

大意:感叹当权者,现在还是战乱频仍。一旦手中有权,马上就要马肥衣轻。李鼎因凤翔事发而死,实是因为太多显贵和骄横。来瑱被赐自尽,因为恃仗兵马太过豪横。都是听说黄金很多,眼看着灾祸发生。

奈何田舍翁,受此厚贶情。锦鲸卷还客,始觉心和平。

振我粗席尘,愧客茹藜羹。

田舍翁:年老庄稼汉。《宋书-武帝纪下》(卷3):孝武大明中,坏上所居阴室,于其处起玉烛殿,与群臣观之。床头有土鄣,壁上挂葛灯笼、麻绳拂。侍中袁顗盛称上俭素之德。孝武不答,独曰:'田舍公得此,以为过矣。’”《秋浦歌》(唐-李白):秋浦田舍翁,采鱼水中宿。

厚贶(kuàng):丰厚的赠礼。《顺宗实录》(唐-韩愈):士宁常德之,故致厚贶。《酬贺四赠葛巾之作》(唐-王维):野巾传惠好,兹贶重兼金。

振:抖动;摇动。《广雅-释诂一》:振,动也。《七月》(先秦-诗经):“六月莎鸡振羽。《渔父》(先秦-屈原):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

茹:本义吃。《方言》:茹,食也。《礼记-礼运》:饮其血,茹其毛。

藜羹:用藜菜作的羹;泛指粗劣的食物。《庄子-让王》: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糝(sǎn)。成玄英疏:藜菜之羹,不加米糝。《咏贫士》(晋-陶潜):弊襟不掩时,藜羹常乏斟。

大意:奈何我一个田舍翁,哪能受此盛情?把绣鲸的织成卷好还客,心理顿觉平静。抖掉我粗席上的尘土,很惭愧请您喝我家的野菜粗羹。

这首诗分四层。首层10句。写舍人赠锻。舍人从西北来,送我一卷翠绿织成。展开看似风涛涌动,中间绣有摇尾鲸。还绣着许多水族,琐碎细小不知名。舍人说,可供您制成坐褥,饮宴期间您会高兴。空堂中如有鬼神走动,有这坐褥您可高枕无忧心神清。(赠物贵重。)接着10句为第二层。写不接受赠物之理由。谢谢您盛情,可我非公卿。留着怕不祥,用着又不相配。历来有规矩,服饰有尊卑。一个贫贱老者,粗布衣裳就行。这么金光四射的东东,坐卧其上或有灾祸发生。(有这么严重吗?)再10句为第三层。写可能的灾祸。现战乱未已,许多当权者“衣马自肥轻”。李鼎被杀头,来瑱被赐死。一个因为“骄贵盈”,一个因为恃兵豪横。听说他们都有不少黄金,却眼看着灾祸发生。(的确严重。)末6句为第四层。我一个田舍翁,哪能受礼如此贵重?卷好后还给舍人,心中才觉“和平”。请坐在我的“粗席”上,与我一起喝野菜羹。(有道理。坐在“粗席”上,比坐在“织成褥段”上内心“和平”。)从一件礼物(数尺“织成褥段”),杜甫上纲上线,说到了当权者的贪腐。当权者虽然“黄金多”,但却“坐见悔吝生”。各位“当路子”,还是小心点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