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588 / 古玩收藏、鉴... / 古玩入门——陶瓷篇七(龙泉窑·哥窑)

分享

   

古玩入门——陶瓷篇七(龙泉窑·哥窑)

2021-11-30  RK588

北宋初已有了以浙江余姚为中心的烧制秘色瓷的越窑体系,龙泉窑受越窑影响,烧制与越窑相似特征的瓷器。南宋以后,龙泉窑形成了有龙泉自身特点与风格的青瓷,并有了很大发展。在龙泉县邻近地区,还有江西吉安的永和窑、福建泉州碗窑、乡窑等也烧龙泉风格的青瓷,形成了一个新的青瓷窑系。

龙泉窑在今浙江龙泉县境内,龙泉青瓷器形复杂,除盆、碟、盘、碗、壶等日用品外,还有各种文具及仿古的瓶、鬲、鼎、炉等,还有仿古玉器琮等,风格淳朴,器底厚重,具有稳重感。

龙泉青瓷胎质一般细密洁白,釉汁透明,釉色淡青中略带灰。龙泉青瓷的代表作通常指南宋晚期烧制成功地使青瓷釉色之美达到顶峰的粉青和梅子青。粉青釉层厚而透明,釉面光泽,外观柔和而淡雅,有如青玉,梅子青釉层比粉青釉层更厚,略带透明,色调可与翡翠比美。

龙泉青瓷的装饰普遍使用刻花、堆塑和贴花,纹饰题材内容有飞凤、云鹤、各类花卉等。龙泉窑器也是我国古代外销瓷的大宗之一。

属于龙泉窑系的还有哥窑、弟窑和官窑。据传,当时南宋龙泉窑烧瓷髙手章生一和章生二兄弟在浙江龙泉建窑烧瓷,兄弟俩所烧之瓷各有特色,后人称之为“哥窑”、“弟窑”。

(1)哥窑

为宋代五大名窑(官、哥、汝、定、钧)之一,但是哥窑窑址至今未发现,哥窑传世品也难以与考古材料相印证。曾在浙江奉化溪口等地发现黑胎青瓷,造型釉色与传世哥窑相似,有人认为可能是传说的哥窑,也有人认为是仿官窑之作。哥窑问题至今仍是我国陶瓷史上一大悬案。

图片

金丝铁线:故宫博物院哥窑瓷器展  地点:故宫博物院·延禧宫西配殿

哥窑以纹片著名,纹片多为黑色,俗称“金丝铁线”,纹片还有“鱼子纹”和“百圾碎”的俗称。釉色有粉青、浅清、月白、米黄等,由于胎骨为紫黑、铁黑,器口釉薄底足无釉的地方露岀了胎骨本色,犹如 铁质,故称其为“紫口铁足”。

图片

哥窑葵花洗宋,高3.5cm,口径12cm,足径8.8cm故宫博物院藏

洗呈葵花瓣式,洗心微向内凸起,通体施灰色釉,釉汁厚润,釉面满布开片,纹片大小相间,大片的纹线呈铁黑色,小片的纹线呈金黄色,故有“金丝铁线”之称。

洗在古代生活中用途广泛,有盥洗用具,亦有文房用具或陈设品。其形制广口,折沿,宽唇,深腹,平底。汉至晋代流行在器物内底刻鱼纹,有陶、青瓷制品。宋代南北瓷窑普遍烧造。

图片

仿哥釉叶式洗清乾隆,高2.4cm,长17.7cm,宽12.8cm故宫博物院藏

洗为树叶状,叶边卷起,宛如一片飘浮在风中的树叶,动感极强。通体满施仿宋代哥窑釉色,釉面有不规则的纹片。底书青花“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篆书款。

图片

哥窑碗宋,高7.5cm,口径19.8cm,足径5.6cm故宫博物院藏

碗敞口,浅圈足。釉面布满细碎的开片纹,深浅不一,如网如织。

图片

哥窑八方碗宋,高4.2cm,口径7.8cm,足径2.8cm故宫博物院藏

碗呈八方形,八方形圈足,足微外撇。碗里外满施釉,外壁施釉较厚,开片较大,为冰裂纹,是宋哥窑器物中的珍品。

图片

图片

哥窑青釉菊瓣式盘宋,高4.1cm,口径16cm,足径5.6cm,清宫旧藏故宫博物院藏

盘通体作14瓣菊花形,,中国古代艺术家和陶瓷工匠善于从大自然动、植物中获得灵感,蛙形、虎形、葵花形、菊花形等造型屡见不鲜。

图片

图片

哥窑青釉葵瓣口盘宋,高4.1cm,口径20.2cm,足径7.5cm故宫博物院藏

盘呈六瓣葵花式,浅腹,坦底。圈足露胎处呈黑褐色。

宋代官窑、哥窑和龙泉窑的器物,往往在足部无釉处为黑褐色,即所谓“铁足”。原因是此类器物胎骨含铁量特高,在还原作用较强的足部露胎部分就呈现黑褐色。

图片

哥窑青釉弦纹瓶宋,高20.1cm,口径6.4cm,足径9.7cm故宫博物院藏

弦纹瓶是典型的哥窑产品,造型端庄秀美,哥窑瓷器传世不多,现主要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

图片

哥窑青釉鱼耳炉宋,高9cm,口径11.8cm,足径9.6cm故宫博物院藏

鱼耳炉因可用来焚香且炉身两侧置鱼形耳而得名,是宋代哥窑瓷器中的名品。

此炉造型仿商周青铜礼器簋,属于清宫旧藏品,清代乾隆皇帝曾对其颇为赏识,摩挲把玩时曾拟诗一首,由宫廷玉作匠师楷书镌刻于炉底。

图片

图片

仿哥釉八方高足杯明成化,杯高9.7cm,口径8cm,足径3.9cm故宫博物院藏

这件仿哥窑八方高足杯为成化时期新创品种,其形制玲珑俊秀,装饰典雅精美,富有成化器的特色。釉面虽仿宋代哥釉,但其釉质肥润,平整光亮,光泽度较强。

图片

哥窑渣斗南宋-元,尺寸 高2.8cm,口径16.8cm,底径9.6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釉蟾蜍砚宋,宽12.4cm,长14.6cm,高4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砚形作蟾蜍蹲伏式,周侧隐起为双眼及股脚结曲状。蟾背为圆形无釉之砚堂及月形凹下之墨地。蟾蜍式砚在唐代已有之;至宋代,端砚、歙砚通用的砚式中,亦皆有“蟾蜍样”的名称。此砚收入《西清砚谱》卷二十二。

图片

哥窑 贯管瓶时代不详,高21.5cm,口径7.5cm,底径7.3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窑 贯耳瓶时代不详,高18.5cm,口径7.3cm,底径6.8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窑 贯耳瓶时代不详,高18.3cm,口径8.2cm, 底径8.3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青瓷渣斗式尊南宋-元 ,高9.3cm, 口径12.1cm,足径8.4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六瓣花口,口沿加嵌铜扣,宽颈,扁圆腹,矮圈足。内外施青釉,釉色米黄泛根据明人王宗沐《江西省大志》所记,嘉靖年间御器厂烧制的“桌器”中存在“渣斗”,暗示渣斗使用于餐饮之列。

图片

仿哥窑 瓷洗时代不详,高4cm,口径24.8cm,底径17.4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仿哥窑 瓷洗时代不详,高5.2cm,口径20.7cm,底径10.5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仿哥窑 渣斗(水盛)时代不详,高10.5cm,口径6cm, 底径6.5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青瓷单把杯元 ,高3.6cm, 口径7.9cm,足径3.1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漏斗形杯身一侧按置一个把手,平底内挖出一圈卧足。垫烧,内外施青釉,颜色青中带灰。不仅如此,造型相同的单把杯也有龙泉窑青瓷、景德镇霁青釉、青白釉,以及杭州市窖藏和北京故宫收藏产地犹待确认的白瓷等作品,明显地反映出单把杯流行于元朝。

图片

哥窑 米色圆碟明,高2.7cm,口径15.5cm, 底径5.6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青瓷盖罐口径12.6cm,底径8.6cm,通高10.5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青瓷碟元,高3.4cm,口径13.2cm,足径8.3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窑 灰青三足小圆炉宋 ,高5.3cm,口径9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釉双莲房水注明,高7.2cm,水盛面径8.0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青瓷笔捵南宋-元,高1.2cm,长12.5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窑瓷水盛时代不详,7.7公分 高4.0公分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水盛敛口,深弧壁,平底。全器施灰青釉,釉面满布清晰开片,黑色线纹间有浅褐细线。带碧玉水匙。

图片

哥窑型灰青匜式洗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仿哥窑洗时代不详,纵长7.1cm,横长5.7cm台北故宫博物院

“芝为华彩玉为肌,火气全无古气披,恰是白描吴道子,观音妙相手中持。”

这是清代好古天子乾隆帝夸奖哥窑的一首诗。在他赞美瓷器的近 200 首诗中,描写哥窑的就近 20 首。清代丁观鹏所绘《弘历鉴古图》中摆满古物的案台上,就摆着传世哥窑的瓶、炉、盘等器皿。被列为“宋五大名窑”之一的哥窑,在陶瓷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自命风雅的乾隆,对哥窑瓷器自然也是倾心不已,将其视为珍品。

图片

丁观鹏《弘历鉴古图》(又名《弘历是一是二图》)绢本、设色76.5cm×147.2cm故宫博物院藏

2017 年秋,一件元代哥窑倭角方洗出现在北京保利“佞宋”专场中。在哥窑研究者、英国伦敦东方陶瓷会员黄骥看来,这件方洗的器型、釉色、纹片、功能所体现出的综合气质符合任何一个爱瓷人心中的“宋哥窑”。同样器型的作品,大维德基金会藏一件,仇焱之旧藏一件。他认为,器物标注的虽是元,但应该是在宋代,和他一样将这件器皿的时间定格于南宋基本成为藏家和研究者的共识。

哥窑倭角方洗历经数位名家递藏,并可见于多次极为权威的展览出版之中,著名者如关善明之“沐文堂”,“敏求精舍三十周年展览”也展出了此器。在如今的拍卖市场上,觅得这样一件有着如此清晰来源记录的哥窑精品实为难得。

图片

元 哥窑倭角方洗(“沐文堂”旧藏)

该方洗估价300万~ 350万元,以260万元起拍,在多位买家的多轮竞价之后,加佣金以2645万元成交,超最低估价10倍之多。回顾上一次在2003年伦敦苏富比217万元的成交价,可谓一次价格的飞跃。

哥窑之魅:历代膜拜

哥窑目前受关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正在举办的“金丝铁线—故宫博物院哥窑瓷器展”及相关研讨会,该展将大众对于哥窑瓷的热情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展览基本上把故宫藏的百余件传世哥窑全部展出,这是历史上没有过的,也是首次举办这样的展览。故宫博物院器物部主任、陶瓷研究所所长吕成龙介绍,其中不乏灰青釉胆式瓶、灰青釉凸弦纹瓶等,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图片

哥窑灰青釉胆式瓶 (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哥窑灰青釉菊花式盘  故宫博物院藏

哥窑具有宋瓷器形端庄、釉色酥润含蓄的特点,于静谧中散发出不饰粉黛、洗去铅华的自然之美,充份体现出哥窑一系最为人称许的审美特征。崔凯将哥窑之美概括为“残缺美”—本来是釉料、控温的失误之处,却孕育了哥窑自然天成、无可比拟的美。“从精神气质上,哥窑恰如其分地符合禅宗孕育出美的 7 个要素:不均齐、脱俗、自然、简素、静寂、枯槁、幽玄。”宋哥窑在后世备受青睐,明清至今,一直作为名瓷而进行仿烧,尤以明清仿制居多,且各具风格,被称为仿哥窑或仿哥釉,但其工艺均无法媲美宋代哥窑。

图片

浙江省龙泉市查田镇溪口村瓦窑垟窑址出土的青釉器残片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从目前的考古发掘和传世实物来看,景德镇在明宣德年间就已成功仿制哥窑瓷器,除个别形神兼备、几可乱真的仿品外,其他一般均以青花楷体署本朝年款。明中后期摹古成风,精仿哥窑颇具宋代遗韵。明晚期的文人士大夫特别重视哥窑瓷器,尤其作为文房摆设。文震亨的《长物志》中就提到:“堂中插花,乃以汉之铜壶、太古尊、罍或官、哥大瓶,方入清供。”也是受到这种风尚的影响,明晚期出现了大量哥窑仿品,甚至将前代器物人为染色,做成哥窑瓷器的效果。

图片

清雍正至宣统仿哥釉八卦纹琮式瓶(一组)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御窑厂于康熙朝开始仿哥窑,乾隆时期的仿品最多,品质也最好,他甚至颁发多道谕旨,要求仿烧力求似真。在此之后,几乎历朝都有仿哥窑。黄骥介绍,明清时期的仿哥窑瓷器,一般注重仿制瓷器的釉色和开片,造型则比宋哥窑更为多样,其中尤以雍正、乾隆朝的仿制水平最高;另一类是纯粹摹古的作品,现在已经很难判断其与宋哥窑的区别;还有民窑仿制的哥窑,但品质就大打折扣了。

图片

宋 哥窑灰青系耳三足炉通(台北故宫藏)

民国至今日,收藏家对哥窑更是趋之若鹜,仿制品大量产生。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孙瀛洲曾指出,民国时期有大量伪刻“乾隆御题诗”的汝、官、哥、钧、定窑作品被洋人高价买走。甚至在大维德如此重量级藏家手上,也有一件民国伪刻“乾隆御题诗”官窑碗。

生世之谜:迷雾重重

“哥窑”一名最早见于明宣德年间的《宣德鼎彝谱》,其中记载:“内库所藏柴、汝、官、哥、钧、定各窑器皿……”由于柴窑被认定为五代所烧,故后世将“官、哥、汝、定、钧”列为宋代五大名窑。

图片

南宋 哥窑葵口盘(临宇山人旧藏)

由于缺乏同代文献,且后代记录也只是一鳞半爪,文献之间还互相矛盾,因此直到今天,哥窑的身世仍旧是个不解之谜。到目前 , 考古实物及文献仍旧无法一一对应,哥窑生世迷雾重重。崔凯表示,在“金丝铁线一2017 年故宫博物院哥窑学术研讨会”后,与会者对产地有了大致统一的意见:传世哥窑的窑口应该是杭州,而不是龙泉。如果这一共识成立的话,直到明代的文献才把哥窑当作单独的瓷器窑口出现,那么哥窑这个窑口就不存在?业内还有另一种观点:传世哥窑可能是南宋官窑生产出来的一种品种,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窑口,哥窑是官窑瓷器里的一个品种。“这样一来,哥窑的身份就很尴尬了,这是学界长期存在争议的问题。”

“哥窑问题,千古悬案,各家观点,五花八门。”黄骥表示,关于窑址之争,有杭州凤凰山说,有龙泉说,有河南说,有景德镇说。“立场不同,目的不同,方法不同,结论千奇百怪。”不过,在他看来,哥窑研究的根基在于“传世哥窑”即清宫旧藏的这批哥窑,“传世哥窑”或是宫廷传承,或是清代帝王搜集,以及所有从清宫流入天津、山东、扬州、上海乃至海外的器物,它们流传有序,具有相同特征、自成体系。

图片

宋 官窑十棱葵瓣洗宽12cm

先后由英国藏家Harry Garner爵士及著名美国慈善家暨收藏家赛穆旼(Mortimer D. Sackler)医生递藏,于1952年在伦敦的东方陶瓷学会“汝窑及官窑”展览及1954年于威尼斯总督宫展出

在研讨会上,著名陶瓷鉴定专家耿宝昌将自己上过手,源于清宫旧藏的 60 多件“传世哥窑”的研究,总结出其特征:黑胎或深色胎,器型仿青铜器,紫口铁足,乳浊釉,釉面失透、如“粥皮”,釉面油腻,器物口沿常有一道较厚的釉层,俗称“釉环”。他还表示:别具特色的“传世哥窑”瓷器是宋代产品。

哥窑以其独特的“金丝铁线”卓立于几大名窑之中。“金丝铁线”即器身在烧制过程中,由于胎质和釉的膨胀系数不同,出窑后形成的纹片,俗称“文武片”“百圾碎”“墨纹梅花片”“叶脉纹”。崔凯将哥窑的这种特质称为“残缺美”。

陶瓷界先辈孙瀛洲在其《元明清瓷器的鉴定》一文中也提到将“攒珠聚球”作为判断哥窑真品的标准之一。“如官、哥釉泡之密似攒珠,……这些都是不易仿作的特征,可以当作划分时代的一条线索。”“攒珠”指的是哥窑瓷的釉内气泡细密得像一颗颗小水珠一样,满布在器物的内壁和外壁。

图片

清雍正 仿哥窑纸搥瓶高16.8cm

按照可靠的标准来看,“传世哥窑”现主要藏于北京、上海、台湾及海外各大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共有 63 件传世哥窑,其中 57 件是一级品 ( 国宝级 ),珍品比例非常高。大维德收藏的30 多件官、哥窑,也是故宫旧藏。再加上流散在海内外的,已知有记载的,总数也不过二三百件左右。因此,能在市场得到藏家公认、市场流通的哥窑瓷器少之又少。

哥窑之价:偶有惊喜难出头

传世哥窑研究虽然迷雾重重,但其所蕴含的深厚历史、文化及艺术价值却为世所公认,珍贵性毋庸置疑。在拍卖市场,只要有哥窑现世,必定是国宝级的,但它的价格却与其艺术价值严重不符。缺乏统一的认知,是导致哥窑的整个市场价位呈现一种低迷状态的主要原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