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36行对联 / 戏台联“尧舜生/四书白”琐议

分享

   

戏台联“尧舜生/四书白”琐议

2021-11-30  文山书院

图片

傅海青总编辑向姚苏丹先生授匾“最美对联人”

八旬翁姚苏丹先生荣获“最美对联人”

他是我们身边的宝  ——记最美对联人姚苏丹先生

戏台联“尧舜生/四书白”琐议

姚苏丹


这是一副有名的戏台联,在现代联著中多有记载和评议。不同版本中,题目、作者和联文也有差异。现录出笔者手头的几个版本的有关文字进行探讨。

《北京名胜楹联辑注》(唐棣华  1988年)
圆明园戏台三联·其三: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伊尹太公,便算一只耍手,其余拜将封侯,不过摇旗呐喊称奴卑;
四书白,六经引,诸子百家科诨也,杜甫李白,会唱几句乱弹,此外咬文嚼字,大都沿街乞讨闹莲花。
——佚名
这上联把历代的政治家几乎全部加以讽刺;下联给古代文化和文人也都一一加以嘲笑,文笔虽写得轻松而有风趣,却有玩世不恭之嫌。

《中国名联辞典》(荣斌  1990年)
圆明园·戏台 
联文同《北京名胜楹联辑注》(“喊”误作“口+感”。)

《名联三百副评注》(白雉山  1995年)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其余创业兴基,大都摇旗呐喊称奴婢;
四书引,六经白,诸子百家杂说也,以外咬文嚼字,不过沿街乞食闹莲花。
【作者简介】纪昀……
【简  评】此乃御用戏台联,落笔居高临下,口气之大,当推古今戏台联第一。文采风流,不愧名家之作。
【简  注】此系北京圆明园御用戏台联。……

《奇趣妙绝对联1001》(常江  常治国  王玉彩  韩志荣  1995年)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其余创业兴基,大都挥旗呐喊称奴婢;
四书引,六经白,诸子百家杂说也,以外咬文嚼字,不过沿街乞食闹莲花。
见《南亭四话》。北京紫禁城内戏台悬有此联,传为乾隆帝弘历所撰。……联语用排比手法,上联说明戏曲演唱者角色行当,下联叙述演唱的主要内容。戏台对联中,要论洒落有致、博大精深的话,似乎没有超过这副对联的.

《古今绝妙对联汇赏》(余德泉  孟成英  1998年)
《南亭四话》谓紫禁城内戏台有一联,其首尾为:
联文同《奇趣妙绝对联1001》(“挥”作“摇”)
此联梁章钜《楹联丛话》有载,谓在圆明园戏台,多书亦作如是载。梁章钜说:“或以为自大内传出者,近之。”从口气看似非弘历不敢如此着笔,但若真为弘历所题,梁章钜不能不明言道及。联文亦与前有差异。全文为: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伊尹太公便算一只耍手,其余拜将封侯,不过摇旗呐喊称奴婢;

四书白,六经引,诸子百家杂说也,杜甫李白会唱几句乱弹,此外咬文嚼字,大都沿街乞食闹莲花。

(笔者注:《楹联丛话》原文:“弹”为“谈”,“沿”为“缘”。)

此联用语,比前联准确,前联似为记忆所得耳。

图片

《中国楹联史》(任国瑞  付小松1999年)
纪昀题京师戏馆联则应视为他真正的代表作: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脚耳,汉祖唐宗,也算一时名角,其余拜将封侯,不过掮旗打伞跑龙套;
四书白,五经引,诸子百家杂曲也,杜甫李白,能唱几句乱弹,此外咬文嚼字,都是求钱乞食耍猴儿。
此联根据戏馆舞台的特点立意,同时纵观历史,放论文化,其落笔居高临下,有睥睨古今、雄视天下之势。短短几十字,把历代叱咤风云的帝王将相,代表中国文化的一些神圣经典,一笔带过,甚至有些鄙夷不屑。这既体现了作者的眼界和学识,更表现出强烈的愤世嫉俗感情。清代李伯元在《南亭笔记》卷五中评价说:“此联世传为晓岚先生之作,上下古今,包罗一切,其手笔之大,眼界之宽,询有非先生不办者。”
综合对照各本,此联名称基本无问题,作者分歧较大,联文总体意思一致,但个别文字有出入。
联名,当是“圆明园戏台联”,似无疑义。联著和网上虽还有“戏台联”“大内戏台联”“紫禁城内戏台联”“御用戏台联”“京师戏馆联”等说法,但都是笼统的称呼,和具体的“圆明园戏台联”并不矛盾。
作者,是需要认真讨论的关键。现代重要著作中有几种说法:纪昀作(《名联三百副评注》《中国楹联史》);乾隆作(《奇趣妙绝对联1001》);不肯定(《古今绝妙对联汇赏》)和佚名(《南亭笔记》《北京名胜楹联辑注》)。主要分歧实际上也就是源于《《南亭四话》》的纪昀说和源于《《楹联丛话》》的乾隆说。此外,网上还有“出自清宫某太监之手”一说。
纪昀作的说法,笔者不认同。第一,李伯元(1867-1906),《南亭笔记》晚于梁章钜(1775-1849)《楹联丛话》一百来年,且只是从世间传闻(世传)所得,而梁章钜是认得纪昀并称之为“纪文达师”的,而且又是着力于研究对联的,此联若是纪昀所作,他怎会不知。第二,封建君主制时代,皇权等级制度是非常严酷的。臣下逾越君臣关系的言行称为“僭越”,是不赦之罪。而联中如此藐视历代帝王,且历历数来,犹如阮元批评孙髯翁《大观楼长联》时所说,“岂不骎骎乎说到我朝。”这其中的利害,纪昀也不会不知道。(“伴君如伴虎”,纪昀和乾隆的关系不会是《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所说的那样亲密无间。而且,就是在《铁齿铜牙纪晓岚》这种戏说历史剧中,当纪昀对乾隆有冒犯时,乾隆也是毫不客气,甚至要下杀手的。)因此,我认为此联作者绝不会是纪昀。

图片

那么,作者是谁呢,应该就是乾隆。梁章钜为什么不明说?事关天子,不可造次。况且,“似此大识力,大议论,断非凡手所能为。或以为自大内传出者,近之。”已经近乎明言了。至于说“某太监”所作,不过是把传者当作作者了。
联文,各本的内容以至手法基本一致,但文字仍有不少差别。似乎也可以探究一下。首先,长短两者,如《古今绝妙对联汇赏》所说“此联(指《楹联丛话》所载的较长的那副)用语,比前联(指《南亭四话》所载的较短的那副)准确,前联似为记忆所得耳”。笔者同意以长者为佳这个说法。尤其是《北京名胜楹联辑注》和《楹联丛话》都言明是“圆明园戏台联”,字数、句数相同,当不至于有差错。所以当以长者为主。
但长者中,几个版本仍有不同。今再分别重录于下,加以比较。

《楹联丛话》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伊尹太公便算一只耍手,其余拜将封侯,不过摇旗呐喊称奴婢;
四书白,六经引,诸子百家杂说也,杜甫李白会唱几句乱谈,此外咬文嚼字,大都缘街乞食闹莲花。

《中国楹联史》转引《南亭笔记》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脚耳,汉祖唐宗,也算一时名角,其余拜将封侯,不过掮旗打伞跑龙套;
四书白,五经引,诸子百家杂曲也,杜甫李白,能唱几句乱弹,此外咬文嚼字,都是求钱乞食耍猴儿。

《北京名胜楹联辑注》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伊尹太公,便算一只耍手,其余拜将封侯,不过摇旗呐喊称奴卑;
四书白,六经引,诸子百家科诨也,杜甫李白,会唱几句乱弹,此外咬文嚼字,大都沿街乞讨闹莲花。

(《古今绝妙对联汇赏》转引《楹联丛话》,文字有误,不另录。)

图片


个人倾向于采用古代联书最早的《楹联丛话》和现代联书可能最早的《北京名胜楹联辑注》版本为主。因为它们是第一手资料,而非转录,可信度较高。不采用《南亭笔记》版是因为它不如《楹联丛话》早,文字又较粗糙。比如,“五霸七雄丑脚耳”的“脚”和“汉祖唐宗也算一时名角”的“角”就是实际的不规则重字。即使是被称赞“亦适见其新巧”的“'跑龙套’对'耍猴儿’”,其中“耍猴儿”也不是戏曲等文学艺术名词而显得和全联不协调。
在《楹联丛话》和《北京名胜楹联辑注》中,笔者又倾向于以《北京名胜楹联辑注》为主,理由是“乱谈”不是戏曲术语,不如“乱弹”;和“呐喊”相对,“乞食”不如“乞讨”(不仅是“乞食”是动宾结构,对仗不工,词的内含也偏小,不如“乞讨”。)。“沿”作“缘”,则可能是梁章钜追求文雅所致,而并非原文。——梁章钜追求文雅,可从他的集句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看出。《楹联丛话》有这样一段记载:“余因辑《沧浪亭志》得集句一联云:“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上系欧阳文忠句,下系苏长史句,皆沧浪亭本事也。”他明白说是集句联,下联集的是“苏长史句”,但苏舜卿原句是“近水远山皆有情”。可见他爱用文雅词语,以至改动原文。在记录这副戏台联时,他把别人凭记忆所得的“沿街”按自己的用语习惯记成“缘街”是非常可能的。
我历来相信梁章钜,认为“信”是《楹联丛话》的一个特点,为什么在这里又不完全按照他的记录呢?这并不矛盾。因为《楹联丛话》中他说:“余紫松提戎步云曰:“记得圆明园有一戏台联云”,清楚地说明了是听别人说的,而且别人还是“记得”的,这就很可能有讹误了。只有“卑”字未见和“婢”字通假,疑《北京名胜楹联辑注》有误。当为“婢”字。
此外,《古今绝妙对联汇赏》中云:一九八九年第六期《龙门阵》上,蔡逸先生在其《杜柴扉赠妓联及其他》一文中,作了一个重要补正,说这副对联梁章钜收在《楹联丛话》中,上下联都少了开头一句,是个“断头将军”。上联首句为“千秋事业付梨园。”下联首句为:“绝代文章供院本。”蔡认为圆明园戏台这副对联如果贴在某王府或省署戏台,就难免有狂妄、僭越之嫌而遭来非议。没有开头这两句,又与戏台不沾边,难知命意所在。有了这两句,就可以看出作者的本意,就是“千秋事业”放在戏中,“绝代文章”拿去装潢戏本来说的,而戏台又在天子座下,所以才有这种口气。补上开头这两句,就庶几可解了。个人认为,大内传出(即为天子所作),无所谓狂妄、僭越;贴在戏台上,当然是和戏及戏本相关,无须赘述。对联不是论文,难以面面俱到。所以,尽管加上开头的领起句有一定道理,但是不符合对联求简短和适合在实地书写张贴刻挂的要求。即使写作过程中曾有过这个版本,但终究是被淘汰了,没能在实地运用流传下来。
联文文字的探讨,似乎到此可以说尘埃落定了,但笔者还有一个不符合考据结果的非分之想:“称奴婢”,虽然符合清宫主子睥睨臣下的心态和习惯语气,更有助于确定此联为乾隆所作,但终是不属于戏剧术语,于全联用语不协调。如果准许综合各本所长择善而从,用《南亭笔记》版上联末尾的“跑龙套”来代替,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