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薛姨妈与贾母正面交锋,家常话里刀光剑影...

分享

   

薛姨妈与贾母正面交锋,家常话里刀光剑影,却被王熙凤的补刀扎心

2021-12-01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221:男才女貌,史太君有意结姻缘,有缘无分,薛姨妈忍耻诉详情

大观园初雪众人齐聚芦雪广联诗,展现出他们丰富高雅的日常生活,也让新来的薛宝琴和邢岫烟、李纹、李绮感受到豪门的风采和底蕴。

众人作完诗后,贾母闯进来打断诗会,带着众人去了藕香榭惜春那里看画,不想被王熙凤跟进来一番玩笑给拉走了。

这边众人跟着贾母出门,就看见薛宝琴和贾宝玉的白雪红梅名场面。

(第五十回)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众人都笑道:“少了两个人,他却在这里等着,也弄梅花去了。”贾母喜得忙笑道:“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一语未了,只见宝琴背后转出一个披大红猩毡的人来。贾母道:“那又是那个女孩儿?”众人笑道:“我们都在这里,那是宝玉。”贾母笑道:“我的眼越发花了。”说话之间,来至跟前,可不是宝玉和宝琴。

薛宝琴穿着凫靥裘雪中抱红梅,与贾宝玉一前一后出场,形成一副郎才女貌的名场面。贾母说比仇英的《双艳图》更好看,要注意她主动提起的“那画的哪里有这件衣裳?”

贾母将凫靥裘送给薛宝琴,前面咱们解读过,是作者故意借凫靥裘表述贾母对薛家女儿的看法。

凫靥裘用野鸭子头上毛织成,谐音野丫头。薛宝琴惊才绝艳,无论模样、气质和神采、学问堪称大观园之冠。即便黛玉、宝钗也颇不如一二分。

但再优秀的薛宝琴仍旧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就是她的商贾出身。在贾母这保龄侯尚书令的千金大小姐,荣国公诰命夫人的眼中,薛家女儿就是“野丫头”!后文史湘云也代贾母说出“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有桂花油”,挑明凫靥裘的寓意就是野丫头。

当然,我们要说凫靥裘属于作者有意借衣服表现贾母的心思,不能说贾母就那么巧有一件凫靥裘暗示来薛家女儿是野丫头。小说家言,必会制造出这种戏剧情节设定。

薛宝琴和贾宝玉被贾母称赞,是为后文伏笔。俊男美女一双璧人,贾母看着开心,才会顺延接下来的故事,引出凫靥裘背后的真正“戏剧冲突”!

毕竟,贾母借薛宝琴表达的态度,主要针对的对象是薛姨妈。

所以,贾母前脚刚回房,后脚薛姨妈就赶来。看似巧合,却是曹雪芹最为擅长的写作方式。抛出“问题”伏笔,马上就会给出解决的答案。

如果我们看不明白为什么贾母夸赞薛宝琴穿着凫靥裘,和贾宝玉站在一起“白雪红梅”那么好看,等薛姨妈出场就要知道答案在她身上。

(第五十回)忽见薛姨妈也来了,说:“好大雪,一日也没过来望候老太太。今日老太太倒不高兴?正该赏雪才是。”贾母笑道:“何曾不高兴!我找了他们姊妹们去玩了一会子。”薛姨妈笑道:“昨日晚上,我原想着今日要和我们姨太太借一日园子,摆几桌酒 ,请老太太赏雪的,又见老太太安息的早。我闻得女儿说,老太太心下不大爽,因此今日也没敢惊动。早知如此,我正该请。”贾母笑道:“这才是十月里头场雪,往后下雪的日子多呢,再破费不迟。”薛姨妈笑道:“果然如此,算我的孝心虔了。”

“忽见”二字特别有意思,就好像薛姨妈不该来,却偏偏来了。曹雪芹用这两个字,带出来每天都出现在贾母跟前的薛姨妈,这次出场的“使命”不一样,是他的有意安排,就为了延续“凫靥裘”的故事。

薛姨妈一来就说“应该赏雪”,老太太怎么“倒不高兴”?意思是这么好的雪贾母怎么没有兴致摆酒席赏雪玩乐?

妙在“雪”指薛,那么大雪,贾母偏偏“不高兴赏”没有张罗,由薛姨妈的嘴说出来,曹雪芹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就不言自明了吧!

作者清楚无误地表明贾母现在不高兴看到薛家人越来越多!与雪不雪无关。

薛姨妈问贾母“倒不高兴?”贾母回复“何曾不高兴!”二人不至于话不投机,却是立场角度完全对立。属于为作者情节服务的过场话。

薛姨妈还没“眼色”,说本来打算要请客的,结果听薛宝钗说贾母头天睡得早,心下不大爽就没请。这话又有意思。

第一场大雪,贾母就“心下不大爽”。于老人来说常有,三天两头有点心悸心慌都正常。问题是怎么那么巧赶在下雪天“心不爽”,透出贾母不高兴“雪”隐喻,是对薛家越来越忍无可忍的态度。

贾母后面说以后破费不迟纯属敷衍。“以后”这个词对客人来说并不善。正常客人一般都会很快就走,哪有那么多以后。贾母说“以后”对于赖着不走的薛姨妈,就是一种讽刺。

王熙凤此时见缝插针,借着薛姨妈话头说她姑母。“姨妈仔细忘了,如今先秤五十两银子来,交给我收着,一下雪,我就预备下酒,姨妈也不用操心,也不得忘了。”先掏钱再说话岂不是比空口无凭显得诚意。

王熙凤对薛家常住贾家,图谋金玉良姻的企图并不以为然。她拿薛姨妈开玩笑,其实与调侃刘姥姥没有本质区别,都不当一回事。

贾母打蛇顺棍上,借机半真半假地又调侃一顿。就像前文我们说薛姨妈回家还被小丫头死拖活拽过来陪贾母打牌逗乐一样。她选择寄人篱下失礼不走,就要承受主人的一些“过分”行事。薛家在贾家人心中,就是“刘姥姥”一样!

王熙凤还不算完,说贾母最是“有眼色”的,“试一试,姨妈若松呢,拿出五十两来,就和我分。这会子估量着不中用了,翻过来拿我做法子,说出这些大方话来。”

贾母有眼色,就是薛姨妈前面没眼色。王熙凤与贾母这一唱一和的家常话,话里话外拿着薛姨妈赖着不走的话题“开涮”!薛姨妈只能不懂装懂!

(第五十回)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只是已许过梅家了,因贾母尚未明说,自己也不好拟定……

曹雪芹弯来弯去最关键的一句话就在这里!

贾母突然询问薛宝琴的生辰八字。经过前面一系列的大铺垫,换成谁都会认为她想给贾宝玉求聘,否则何至于那么喜欢宝琴!

薛姨妈如此想不意外。但是真的合理么?并不合理!

首先,薛宝琴进京出嫁不是秘密,不可能不让贾家知道。贾母身边鸳鸯这些人岂能不听说,不告诉贾母,让她闹出这种乌龙笑话!

其次,贾母的态度,曹雪芹已经借凫靥裘表达得清楚。薛家姑娘是好,很珍贵,但对贾母来说就是“野丫头”,配不上她的宝贝孙子!贾母为什么要求聘?

最后,贾母问生辰八字,让薛姨妈以为是给贾宝玉求聘,是不是她自己知道。让薛姨妈体会的意思非常明确,不想要薛宝钗,这就足够了!有些话不用说透,一点就够!

薛宝琴不是贾母的问题,薛宝钗才是。借薛宝琴含沙射影薛宝钗,是贾母问宝琴生辰八字的原因。

薛姨妈认为贾母想求聘薛宝琴,就表明薛宝钗在贾母心中“出局”,贾母的目的就达到了。就算薛姨妈不说薛宝琴已经定亲,她也不会再有下文。

这一场“定亲”对话,“言外之意”大于话中意思。有意思在薛姨妈此后却当了“真”,四处宣扬。不但是她,贾家很多人也当了真,并引起了一系列的故事。后话暂且不说。

贾母“故意”问薛宝琴的生辰八字,代表她已经对薛家赖着不走忍无可忍。这只是一次短暂的交锋,很快会有一次更剧烈的冲突。

那么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故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